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没有后悔

    夜晚,欢悦阁中,云清欢打发了恩芷跟所有的下人,独自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吹着夜风。

    短短的一天而已,她亲眼见证了两个人的死亡,而且都是死在她的手里。

    虽说她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从前的事报仇,也为了以后不用再处处提防着过子,可是她心中还是堵得慌,觉得自己太不择手段了。

    特别是在看赵嬷嬷一头撞在柱子上的时候,她几乎一瞬间后悔了,她几乎想要放弃了。

    “在忏悔吗?”

    一把冰冷的声音忽然划破了夜色传了过来,云清欢回头,却见一袭紫衣的紫御正立于不远处,表淡漠,却跟平里并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不一样,此时他的表如同他说话的声音一样,淡漠冰冷。

    云清欢低下头,没有辩解。她知道只有这个男人知道她从头到尾的计划。所以,她根本不用隐瞒。

    “看似是要害丽侧妃,其实目标却是她们两个。在装有天山雪的香囊上面做手脚,用的也是极罕见的药物。别说丽侧妃不懂医理,就算是摆在太医院也未必有人能看的出来。为了让她们反目成仇,你故意在外人面前做出与丽侧妃关系亲密的样子,就是为了王云王妃觉得丽侧妃对她不忠,进而对丽侧妃出手。你料定了,只要云王妃有心要除丽侧妃一定有办法。而你也算准了云亲王对丽侧妃的感,所以知道丽侧妃不可能死在云王妃的手上。”

    紫御淡漠的说着,好似不带任何感,但是云清欢却能从中听出他的愤怒。

    她轻轻的笑,点头,“是,就是这样。我为了陷害云王妃,还让人抓着赵嬷嬷的两个儿子,着他们吃下了毒药,威胁赵嬷嬷如果不按我吩咐的做,她两个儿子都会死。”说到这里云清欢微微顿了顿,好似是在回忆着当形,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其实赵嬷嬷对云王妃很忠心,她说她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呵!可惜,我不稀罕她的命,我要的云王妃的命。所以,这笔交易谈崩了。她为了她的两个儿子只能听我的。”

    紫御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说实话,他是有些生气的,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两条人命。云清欢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拿别人的命做筹码,未免太过分了!

    他初次见丽侧妃的时候,知道她上的香囊是有毒的,那个时候他选择事不关己,是以为那是云清欢与丽侧妃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何况他始终也要给慕容瑾面子。慕容瑾能将天山雪的香囊送她就足以证明在慕容瑾的心中,这个女人是有些分量的。何况她头上还带金镶玉蝶翅的步摇,那可是慕容瑾的母亲留着叫他送给自己心女人的。

    今在大厅中,他虽是实话实话,证明了赵嬷嬷提供的毒药与食物中的一样,也与丽侧妃上中的毒是一样的,但是他到底还是有所保留了,没有拆穿这个女人的把戏。

    他是又一次看在慕容瑾的面子上帮了这女人一把。

    可是他心中却始终是过意不去的!

    他是医者,虽然做不到医者父母心,更立了规矩,不救朝廷中的人。可是他却从不出手害人。今他虽然没有帮云清欢,可是那一番证词到底也有助纣为虐之嫌,这让他心中不舒服。

    所以他才会这半夜三更的离开了温柔乡,跑来这里质问。可是看到云清欢的样子,让他更不舒服了。

    “摆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给谁看呢?”紫御冷声道。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毒舌?可能是云清欢给他感觉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吧,所以他有些失望。失望一个十五岁的黄毛丫头居然这么有心机,而且还这么狠心。

    云清欢倒是不在意他的嘲讽,依然带着浅浅的笑意,“你误会了,我根本就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是她们一次一次想方设法要我的命在先。要不是我命大,都不知道去阎王报道过多少次了。我不知道她们害我的时候,有没有后悔过。但是当我打算反击的时候,我就没打算要后悔!我摆出这幅追悔莫及的样子,让紫御公子觉得碍眼是我的错,但是我不是后悔,我只是觉得有些悲伤而已。我只是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有所感触而已。”说着她深深抬了一口气,“如果紫御公子觉得我残忍,觉得她们死的冤枉,大可以出面指正我。我们都知道,只要紫御公子你开口,丽侧妃的死因自然能真相大白。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后悔。因为是她们我这么做的!”

    说完她不再等紫御开口,转进了屋子。

    紫御站在院子里看着她的影消失在黑洞洞的屋子里,久久的没有动弹。虽然云清欢嘴上说着不后悔,可是紫御看得出来,她其实还是对自己的做法产生了怀疑。

    “也许不该怪她的!”云清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紫御的后,同样看着云清欢住的那间已经没有灯火的屋子,“她虽是云王府的九姑娘,可是没少受过府中那些人的欺凌。如我一样是个爹不疼娘也不在的可怜人。可是我好歹不用住在这尔虞我诈的王府中,不用时时提防着有人来陷害我。她就比我可怜多了,母亲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儿好歹还有个商量的人。自从三年前她母亲死了,她在这王府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能好端端的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换我是她,换我们任何人是她,大约都会跟她一样吧。谁能忍受一天到晚被人算计而不反击呢?也是她聪明,若是换了旁人,就算想要反击,也未必能成功。”

    紫御回头,见云清玄的脸上张扬的笑容已经完全不见了,那张俊美异常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怜悯。紫御知道他不止是在怜悯云清欢的遭遇,也是在怜悯他自己。

    “好了!”紫御伸手搂过他的肩膀,像安慰弟弟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