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都是怪人

    只是云清欢却不知道他到底打算怎样处理这件事

    倘若他有心要帮丽侧妃一把,方才就应该提醒丽侧妃了才是,可是他没有,反倒还隐瞒的滴水不露。这让云清欢以为,他即便是知道了,大约也不愿管这档子闲事的。但是他偏偏又当面来揭穿她,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啊?

    不过大约是因为知道这个男人与慕容瑾是好朋友,所以她倒也不是太担心。也许没什么根据吧,但是她就是觉得慕容瑾的朋友应该不会伤害自己。

    “我相信紫御公子有这个能力,我也不否认我确实有心要她的命!但是,我这么做不过是回敬她此前对我的所作所为罢了。我不想害人,但是她却一心要我的命。紫御公子觉得对这样的人,我不该除之而后快吗?”

    紫御的表还是淡淡的,看不出什么绪,似乎并没有对她设计害丽侧妃这件事有多余的绪,只是事不关己的点了点头,“我是大夫,对药物总是特别敏感。方才这么一问,不过是担心九姑娘你无意用错的药,害错了人。既然是有心的,我便当不知道好了。”说完竟就扬长而去了。

    这到真让云清欢意外了,原还以为他即便不揭穿她的把戏,只怕也要劝她收手的。谁能想到,他竟真的只是问问,确认了之后竟啥事不管了。

    原来也是个怪人!

    见紫御走了,云清玄也不打算多呆,不过想着自己刚才听了不该听到的事,觉得就这么走了有点说不过去,便伸手在云清欢望着紫御背影的眼前晃晃了,引起她的主意后,才笑的一脸痞像,道:“看九妹长得如花似玉,没想到竟是蛇蝎心肠啊。看来也不用三哥我罩着你了,你自己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不过你放心好了,你三哥我记忆力不好,方才你跟紫御大哥说的话,我都忘了。”说着他故意冲云清欢挤了挤眼睛,揶揄道:“九妹你可千万别为了怕计划泄露了,就想杀了三哥我灭口哦。你三哥说话算话,真不记得了,不会威胁到你的!”

    说完都没给云清欢翻白眼的机会,就嬉笑着追着紫御跑了。

    云清欢瞅着门口走远了的两个人,一红一紫,都是风华绝代的人,可是格却都古怪的很。一个个知道了她要害人,竟然权当是故事听了,过了就过了。这内心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若是旁人,比如边的恩芷,知道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后,就算不揭发,好歹也该惊叹一番吧!

    “姑娘,您真的要杀,杀……了丽侧妃?”恩芷这才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的问道。在她的眼中丽侧妃可是云王府中难得的好人了。而且她们姑娘分明跟丽侧妃的关系很不错啊,方才还跟丽侧妃络的说话呢。怎么这会儿,竟说那香囊里竟是毒药呢?而且在单纯善良的恩芷心中,杀人是天大的事,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也是不该杀人的。

    云清欢转而看着恩芷,看到她的脸色苍白过分,嘴唇微微的在颤抖着,知道她是在害怕,害怕有人要死,更害怕自己的主子竟然是这种残忍狠毒的女人。

    “恩芷,我知道你不认同我的做法,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可是丽侧妃待姑娘一直都不算坏啊!”恩芷试图想要说服她。

    云清欢轻声笑了笑,“你真这么认为?”

    恩芷本来是很肯定的,可是对上了云清欢那双明亮清灵的眸子之后,她忽然不敢确定了,所以只是看着云清欢并不说话。

    云清欢接道:“恩芷,在你看来云王妃是怎样的人?”

    恩芷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问自己这么个不相干的问题,不过还是如实的回道:“王妃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进了王府之后又前后生下了世子跟大姑娘,份自然是尊贵无比,所以态度有些不可一世。府中的下人都怕在她院子里当差,一不小心出了错就会被罚。不是打就是骂,有时候还克扣月钱。所以大家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都不喜欢她。”

    云清欢点头,又问:“那你觉得她如果讨厌一个人的话,会怎么做?”

    “会直接教训那个人!”恩芷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云清欢笑了,“连恩芷你都知道云王妃的子是不会拐弯抹角的子,那么你相不相信我此前受到的种种陷害是云王妃的设计呢?”

    恩芷愣了愣,细细想了想前一段时间中,自家姑娘遇到的种种事,心中渐渐的明朗了许多。

    她本就是单纯的人,遇到什么事也不会去忘深处想。之前云清欢被人陷害,又被人刺杀,她都以为是云王妃的所作所为,因为只有云王妃跟自家姑娘的关系到了水火不容境地了。

    可是现在经云清欢这么一提,她觉得自己想的太单纯了。云王妃是痛恨她们姑娘,可是以云王妃的子,根本想不出那些拐弯抹角的把戏。她要害人,多半直接叫人动手打骂,哪里会这么费劲心思呢?

    “听您这么说,奴婢倒也觉得那些事不是出自王妃之手。可是这也不能证明就是丽侧妃要害您吧?”有些想法因为一直存在心底,一时间总是很难改变。所以恩芷始终不相信丽侧妃会害她们姑娘。

    “恩芷,你好好想想上一次太子下大婚的时候,我的种种行为举止,好好想想那段时间我接触过哪些人,再想想哪些人与我的接触顺其自然,还是有意为之。细细想想,你总会明白的。”云清欢并不急于解释,她知道人的心理总是很奇怪,越是听到别人的解释,心理有时候越会抗拒。需得自己真的想明白了,才能豁然开朗。

    听她这么说了,恩芷便认真的回忆起了年前慕容明轩大婚前夕的种种,也是因为有了云清欢的导,她也开始觉得丽侧妃在花园出现像是特意安排的。而且此前丽侧妃虽然对她们姑娘不算太坏,但是也没有多络,那次竟很是心的请了她们姑娘过去丽景轩选花样。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