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下旨赐婚

    云清欢瞧着她小脸憋的通红,又不知道能说什么的样子,心下觉得自己有点以大欺小了,便暂时将睡觉的心思放了放,语重心长道:“恩芷,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别说云亲王还有一口气在,就算他真的死了,云王府也会安然无恙的。如今他是为了救皇上死了,皇家能亏待了云王府吗?不过就是换个人来做这个亲王而已。你我的子还不是一样的过?别说今儿出事的是云亲王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就算昨夜死的是皇上他自己,今儿也不过换个人登基重新为王而已。太阳一样会升起来,我们一样要吃饭睡觉,该干嘛干嘛。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恩芷虽然对她的解释半懂不懂,不过见她家姑娘是真的不在乎这事儿,也识趣的不多说了。

    而云清欢本就没睡饱,得了清静,自然翻补眠去了。

    晚膳后,云清欢左右无事,便随手拿了一本书翻看着。不一会儿恩芷进来了,带来了前面最新的消息。

    原来云亲王到现在还没有醒,若不是用人参灵芝这些珍稀的药材吊着,只怕最后一口气也留不住了。只是不管皇帝怎样下令,要求太医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活云亲王,到底也只能面对现实,云亲王的死只是迟早的事

    所以方才皇帝下令召在国子监读书的云亲王府世子云清宸回府,大有云亲王一走,便要他继承爵位的意图了。

    “可是世子才十八岁啊。虽然为人处世都稳重的很,可是云王府这么一大家子,他真的承担的起来吗?”恩芷显然还是觉得不安。

    云清欢倒是能理解她的感觉,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子总是依靠男人的。一个家里如果当家的男人死了,那就等于没了主心骨。这云王府的主心骨显然就是云亲王了。所以他若死了,这一家子人只怕各个都人心惶惶了。

    “老祖宗与王妃都已经从早到晚一步不离的守了一整天了。丽侧妃更伤心的晕倒了,这会儿已经被人送回丽景轩去了。”在恩芷的心中丽侧妃一直都是大好人,所以得知她晕倒的时候,也是有些担心的。

    云清欢却只是笑了笑,不以为意的接口道:“她们这样也是应该了。”

    恩芷如今已经知道她们姑娘是真的根本不在意他们王爷的死活了,所以到也不在意她事不关己的态度,又道:“皇后娘娘想来是有心想安慰王妃,所以请求皇上下旨将大姑娘指婚给了太子下,而且要即完婚。太子下不愿意,可是皇上因为王爷救驾有功,有心要给云王府恩典,所以当即下了旨,不容更改。太子下接了圣旨之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听说走的时候很生气的样子。”

    云清欢只轻轻的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心道:这下云王妃跟皇后总算达到目的了!从前太子与大姑娘的婚事虽说是皇上默许了的,但到底还是皇后的主意,皇上也没有下旨赐婚。今这圣旨一下,便成了板上钉钉了,再要更改只怕比登天还难。

    好在他们总是青梅竹马一起长的分,那慕容明轩如今虽然因为她而冷落的云清浅,迟迟不愿意与她成亲,可是多年的分总不至于说没就没的。何况那慕容明轩对她的感,到底是好奇不服输的成分居多,若真要说他慕容明轩喜欢她云清欢,她却是不相信的。所以如果她是慕容明轩的话,会聪明的选择顺从皇帝的意思。

    只是不知道慕容明轩会不会这么做就是了。

    “恩芷,你方才说丽侧妃伤心过度晕倒了?”云清欢忽然又想起了这茬,问道。

    恩芷原还在担心自己提到太子下的婚事,会引得自家姑娘伤心。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发现如今的姑娘跟以前的姑娘完全不一样了,对太子下的态度也是天差地别,根本不如从前那样在意太子下了。可是,她却还是有些担心,担心姑娘只是把对太子下的感藏在心底不说而已。

    所以方才她不得已要提起太子下的婚事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

    不过见自家姑娘平静的样子,她觉得自己是多心了,想来如今姑娘真的如那她自己说的那样,对太子下已经完全别无他想了。

    恩芷还记得那她跟着自家姑娘在花园里撞破太子下与大姑娘的事,虽然前因后果她不知道,可是听大姑娘的口气分明就是说太子下如今喜欢的是她们姑娘。那会儿恩芷真的特别的开心,因为那会儿她还以为自家姑娘多少还是对太子下有感的。可是别过太子下之后,她分明看到自家姑娘的脸上并无半分不同的愫。她觉得不解,所以就问了,“方才大姑娘的话,姑娘没听到吗?”

    然后她们姑娘就淡淡的一如寻常一样回了她一句,“他对我如何,与我无关。但我对他已经别无他想了。”

    只是这句话,当今天恩芷才完完全全的相信了。

    这样也好!虽然她来云王府才四年的时间,可是却见着她们姑娘因为喜欢太子下遭受了多少嘲笑与冷眼,如今总算是再也不用白受这些气了。

    再说她觉得如今的姑娘比以前漂亮多了,虽然还是那张脸,可是却明媚了,所以到生生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让人眼前一亮。这样的姑娘丝毫不比大姑娘灵姑娘她们差,反倒她私心还觉得她们姑娘更漂亮些。这样的姑娘,不愁没人喜欢。

    恩芷的这番心思虽然没有说出口,可是看着云清欢的眼神分明还是掩饰不住,所以云清欢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倒也没有多问,只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笑骂道:“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我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

    恩芷这才回神,连忙点了点头,“是,被她房中的夏荷扶回去的。这会儿也不知道好些了没。”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