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遇刺

    灵台寺是天玄王朝的国寺,地位异常的尊贵。听恩芷说,天玄王朝的开国的高祖皇帝是个种,一生只娶了皇后一个女人。可惜皇后福薄,才被册封为皇后不过一年,便撒手人寰了。高祖皇帝悲痛绝,不顾群臣反对传位给了太子,自己去了灵台寺出家。因而原本一座不起眼的小寺庙便荣升成了国寺,香火不断。

    云清欢的母亲琴姨娘因为出生青楼,份卑,因而入不得云氏族谱。她死后连牌位都进不了云家的宗祠。好在那云亲王还没有泯灭人,出了香油钱,便将琴姨娘的牌位供奉在了灵台寺的偏堂中了。

    “恩芷啊,你见过我母亲对吧。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清欢坐在马车上,左右闲着没事儿,所以便拉着恩芷唠起了嗑来了。

    “姨娘是个很漂亮的人,弹得一手好琴,对下人们都特别好。虽然在欢悦阁做事不如在香菱院浅凤阁那样时时都有赏钱,可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却都喜欢呆在欢悦阁,因为主子好。而且奴婢觉得姨娘是个很特别的人。王府中的那些侧妃姨娘侍妾们,就算是王妃,也时时盼着王爷过去的。因为这王府与皇宫也是一样的,若是没有王爷的宠,在府中的地位就会有很大的不同。可是姨娘却一点都不在乎。奴婢有时候在想,姨娘大约当初也未必愿意进王府的。只是因为不想姑娘您生下来就没有父亲这才委屈自己做了姨娘。但是她似乎根本不在王爷这个人。王爷对她好与不好,于她来说,好像并无区别。”

    云清欢点了点头,不再接话。原还以为那琴姨娘就如寻常的青楼女子一样,是想要栓住男人,才让自己怀了孕嫁进了云王府。毕竟如花美眷终是敌不过似水流年,一个女人再美貌,总有老去的一天,谁也不能靠容貌吃一辈子饭。所以那些青楼女子总是要为自己的终做打算。虽然嫁进王府也不过就是侍妾姨娘,份不高,但到底也算是有了一个家。

    如今听恩芷这么说起,她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至少琴姨娘不是这样的。想来也是,若是她真如寻常的青楼女子一样,以她多年来在青楼征服男人的本事,怎么可能抢不过王府中那些个女人们呢?她只怕一开始就没有争宠的念头,只想着安安稳稳度吧。

    云清欢这样思量着,马车却猛然间停下了,恩芷才要打着帘子去看怎么回事,便听到前面的拉着的马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嘶鸣了起来。旋即整个车真个剧烈的晃动着。

    好在驾车的小厮技术还算纯属,才不至于出了大事。

    待马车稳了,恩芷立刻打了帘子探头出去问道:“怎么回事?若是摔倒姑娘了,可如何是好?”

    可是赶车的小厮却不回话,只紧紧的盯着前方,恩芷不解,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却见数十个穿着破旧衣衫的男人拦在前方,他们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手上那提着冰冷的大刀。

    “山贼?”恩芷惊呼道。

    云清欢一把掀了帘子望出去,果然看到数十个山贼拦在路上。

    “姑娘,这可怎么办啊?”恩芷紧张的快要哭出来了。

    而前面赶车的小厮也是吓得一动不敢动。

    打量着这两个人,云清欢知道眼前靠得住的只有她自己。她握着恩芷的手,尽量安抚她道:“恩芷你听着,这些人是山贼,这么做左不过是为了银子。来,将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恩芷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连忙将上带着的所有的银子都取了出来,又连着手上的镯子,头上的珠花,耳朵上的坠子统统都取了下来汇在了一处。

    云清欢也是如此,只是慕容瑾送的那支金镶玉蝶翅步摇她却只是取了下来藏到了怀中。毕竟那是别人送她的东西,后说不定还要被讨回去的,所以她不能丢。

    两个人将所有能看得上眼的东西都拿出来后,云清欢让恩芷坐在车子里不要动,自己掀了帘子轻轻拍了拍驾车的小厮的肩膀,轻声在他耳边交代道:“一会儿我把东西丢出去之后,你就调转马头往回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你听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如若你把握不住,我们就得死在这里!”

    那小厮原本已经吓的不敢动弹了,如今听了云清欢的交代,心中已然紧张不已。不过他不想死,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紧紧的盯着云清欢手上的包裹。

    云清欢见他的眼睛已经渐渐清明,也稍稍放心了一点。

    她跳下马车朝那些跃跃试的山贼款款施礼道:“小女子出门前并不知道会遇上各位爷,因而不曾多带贵重的礼物。这些是小女子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了,虽然不多,但是还够给各位爷打酒喝的。还请各位爷收了小女子的东西,能放小女子过去。”

    那山贼互相看了看,好像并没有想到一个滴滴的大姑娘竟然敢出来与他们谈条件。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其中一个人走了出来,哈哈笑道:“姑娘果然是聪明人,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好,既然姑娘这么识趣,那把钱留下,我们放你们过去便是。”

    虽然得了确定的答案,云清欢却并不放心,因为那些人的眼神不像是只要银子的样子。不过眼前她只能冒险一试了。

    “谢谢各位爷!”说着她扬手把放忙了银子和首饰的包裹扔向山贼,与此同时她利落的跳上了马车,大声提醒赶车的小厮,“快,掉头下山!”

    那小厮还算冷静,娴熟的调转了马车,飞快的赶着马车向山下跑。

    因为是下山的路,所以马儿跑的格外的快。看到如此,云清欢也安心了几分。她回过头想要看看那群山贼的形,这一看却真是不得了了。原来那群山贼根本没有管那包首饰银子,直接跟着他们的马车追上来了。

    奇怪!那些人不是山贼吗?怎么会不要银子?

    还有所谓山贼应该都三教九流之辈,有些大约只是寻常百姓,因为无家可归,才沦落到做山贼的地步。这些人通常不会武功,就算会,大约也只是三脚猫的功夫,哪有真正的高手会愿意做山贼的?

    可是单看这些人的轻功云清欢就能断定,他们都不是泛泛之辈。

    莫非,这些人根本不是山贼?

    云清欢思量的这短短时间里,已经有人追上他们的马车了。那驾车的小厮原就紧张的很,只因为有云清欢在一旁帮衬着,这才能好好的驾车。如今见有人提着刀追上来了,哪里还能好好驾车?慌乱之中,他竟赶着马车冲向了旁边的山壁上。

    云清欢见状想要挽回,怎奈她到底不会赶车,所以根本就拦不住。眼看着马上就要撞到山壁上,云清欢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拉住那小厮跳下了马车。他们才跳下来,那马车便直直的撞上了山壁,前面拉着的马被撞的血横飞。

    好在恩芷是坐在后面的车子里,虽然因为剧烈的撞击车也受了损伤,但是恩芷却并无大碍。

    “姑娘,这可怎么办?这些人看起来不要银子啊。”恩芷从马车上下来后,死死的拽着云清欢的衣服,吓的已经浑发抖了。

    云清欢拉着她与那小厮靠在山壁上,心中也是一片茫然。别说边还有两个不会武功的拖油瓶,就算是她自己一个人,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也不可能脱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假扮山贼?”如今她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看会不会有人路过救他们一把。

    只是那群人已经不打算多废话了,只冷笑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到曹地府问阎王爷吧!”音落,那群人挥刀向他们杀了过来。

    莫非是要死在这里了?

    云清欢的脑海中闪过了这样的念头的同时,她也做好了奋力厮杀的准备。可是还没轮到她动手,忽然一把空灵优美的琴音传了过来,云清欢下意识的寻声望过去,只见一个白色的影从山崖上临空翩然落了下来。随后云清欢也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只见他的影翩然若仙的在人群中穿梭着,片刻之后,那群山贼竟全部被点了,一动不能动了。

    完事儿之后,那人转过来看了云清欢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抱着琴如来的时候一样,驾驭这轻功翩然离去了。

    云清欢良久没有回过神来,若不是看到那些山贼被点了道不能动弹,她甚至会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真真就像是一场梦!

    那白衣少年真像神话中的男神,不管是他绝美的长相,还是他神秘的出现与消失都让人觉得不像现实中会有的。

    --------------------------------------------------------------------------------------------

    十更,三万字奉上,谢谢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