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刑部大牢

    刑部的大牢素来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因而关在这里的人通常不死也要褪去几层皮。所以在进来这里

    之前,云清欢就做好了遭罪的准备。

    可是进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想错了。这牢房除了暗潮湿了点,竟根本半点不像以前在电视剧上

    看到的那么暗。牢房的那些看守侍卫态度虽然恶劣,可是却绝对不会故意刁难,因为在这里的子倒是

    比想象的要好过一些。

    “姑娘,如今该如何是好啊?昨在皇上面前,您为什么不指出纯姑娘呢?说来这纯姑娘怎么能这样

    陷害姑娘您,您分明与她无冤无仇啊!”恩芷好靠坐在云清欢的旁边,已经着急的直掉眼泪了。

    也是啊,如今她们可是钦定的死囚犯,是该哭的。

    云清欢从上找出了帕子递给了她,“如今有功夫想她为什么要陷害我,还不如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洗

    脱罪名。”

    其实姚语纯为什么要这么做,云清欢大约也明白了。说白了,还不是为了慕容瑾那个男人。云清欢真

    真觉得自己冤枉的紧,她跟那个男人有半毛钱关系啊?偏偏居然被姚语纯视为敌了。

    不过这姚语纯表面上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不屑于云清浅之流为伍,自有一股傲气却不叫人生厌,偏偏

    骨子里居然是这么狠心的人。见过敌互相陷害的,却没见过下手这么狠毒,一出手就要人命的。

    “可是皇上都下旨了,还不许老祖宗与王爷求,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洗脱罪名呢?”恩芷抓着帕子却

    根本顾不得擦眼泪,想着过不了多久,她家姑娘与她就都要首异处,她哭的更伤心了。

    云清欢靠着墙坐着,仰头看着房顶,心中自然也是万分担忧。虽然这刑部大牢并非想象中的人间地狱

    的样子,让她免受了很多的皮之苦自是万幸,可是她担着皇帝钦定要犯的名头,却也止了被所有人探

    监。如此一来,她想要为自己洗脱罪名真的是难上加难。

    昨形,她能保住命就已经是格外的恩典了,所以她不能奢求为自己开脱,何况无凭无据她也

    开脱不了。所以她只想留住青山,再图其他。

    反正只要她还活着,慕容明轩定然会帮她。还有云王府,虽然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昨突发

    那种事的时候,云王妃丽侧妃云清浅之辈都在暗自窃喜,可是云老夫人与云亲王脸上的焦虑却不是装出

    来的,他们确实想要救她,就如同前一次慕容明轩大婚被毁的时候一样,他们不喜欢这个九姑娘,可是生

    死攸关的时候,却会站出来帮她。

    可是如今那些人进不来,她也出不去。所以就算他们想要帮她找证据,只怕因为不知道真相,也无从

    下手。毕竟他们跟不知道姚语纯与她的恩怨。

    正为这种事焦虑着,云清欢忽然听到牢房外面有动静,她有些好奇,分明已经半夜了,即便是看守

    的侍卫也都守到了门外,此时怎么会有动静呢?

    “芳姨?”恩芷也觉得奇怪,因而就着昏暗的灯光朝外面看了看,却见正是云清欢母郁芳。

    云清欢也大惊,这里可是刑部大牢,重兵把守,郁芳一个妇道人家是如何在三更半夜闯进来的。看着

    她一袭黑色的夜行衣,黑色的布蒙着面,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大光明竟来探监的。

    郁芳也不废话,挥动着手上的宝剑向门锁砍了下去。

    见状云清欢连忙扑过去拦住了她,“芳姨,千万别!”

    郁芳收回了宝剑,有些诧异了看着她,半晌才道:“姑娘难道真想死在这里吗?”

    云清欢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出去拉过郁芳的手,笑道:“我当然不想死,可是却也不想这种方式逃出

    去。我们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与其往后都要过心惊胆战的子,不如洗脱了罪名,光明正大的从

    这里走出去。”

    郁芳微微一愣,旋即忽然笑了,“姑娘如今倒真的与从前大不相同了。你既这么说,想来已经有了脱

    的办法了吧。”

    云清欢点头,“我是有些想法,但是还得芳姨你肯帮我才行。”

    “有什么要我做的,姑娘你只管说就是了。芳姨既为了你连刑部大牢都闯了,还有什么是不能为你做

    的。”

    见她如此云清欢微微有些感动,握着她的手轻轻捏了捏后松开了,从自己怀里取出了一张纸递给了郁

    芳,“这是我凭记忆画的昨我带的那支步摇的图,我留意过了不管是做工还是手法都很精致,不是一般

    的作坊能做出来的。何况那有香味的宝石着实少见,若是有人送去订做的,相信那店家一定会有印象。”

    “姑娘的意思是,若是纯姑娘送去订做的,那店家一定记得她,就能为我们作证了是不是?”恩芷豁

    然开朗道。

    郁芳虽然没有说话,不过眼神中也流露出了赞许了神色。

    云清欢接道:“那有东宫的宫女碧桃!芳姨帮我查一查她家里有哪些人,若是查到了烦请芳姨将他们

    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叫人好好保护着才好。自然了,若是找了,这消息也一定要穿给碧桃才是。”

    “这是为何?那碧桃作伪证陷害姑娘,姑娘您还要保护她的家人,这是何道理?”恩芷不解的问道。

    云清欢只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恩芷的话,她知道郁芳明白她的意思。

    郁芳点了点头,“姑娘果然思虑周全,我这就去办,定然不会叫姑娘失望的。”说完郁芳带着宝剑离

    去了。

    留下恩芷依然是一脸的不解,“姑娘,您还没有……”

    云清欢收回了目送郁芳的视线,转而拉着恩芷重新在墙边坐了下来,笑道:“那碧桃自然不会是姚语

    纯的人,姚语纯再怎么聪明也算不到那我会落水,然后被太子带回东宫,更不会知道太子又会叫谁送我

    出去。所以撞上碧桃,被碧桃看到她头上的步摇是她计划外的一部分。但是她却有办法叫碧桃不敢供出实

    。这办法有很多种,我猜测的只是其中一种,她用碧桃的家人威胁碧桃就范。也可能不是这样的,但是

    如果是我,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我应该会直接用这种方法,因为既简单又万无一失。”

    恩芷听了这话,体不由的颤抖了一瞬,愣愣的道:“奴婢素里觉得陆姑娘与南宫姑娘总是处处针

    对姑娘您,因而格外的不喜欢她们。倒是纯姑娘,她们虽然也常常与她们一处,可是却从来没有为难姑娘

    ,反倒偶尔还会帮着姑娘数落陆姑娘她们两句,因而奴婢一直对她还有几分好感。如今才知道,原来她才

    是最狠心的一个!”

    云清欢只是轻轻的笑,并没有接她的话茬,对于姚语纯是什么样的人,她已经没有兴趣再追究了。那

    个女人既然想将她置于死地,那么她定然会血债血偿的。

    倒是那个郁芳,虽然是九姑娘的母,素里也是在欢悦阁中伺候着,可是在云清欢的印象中她是个

    话不多,冷冷淡淡,很不好亲近的人。

    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可是却总是穿一个灰色麻布的衣服,不带饰品不化妆,加上素

    来没什么好脸色,因而三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像四五十岁一样。

    加上她不喜多话,所以欢悦阁中的下人们也不愿意与她多说话。

    而云清欢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虽与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打照面的次数却是少之又少。听恩芷

    说,她素里除了在小厨房里给云清欢做饭,基本不出自己的屋子。

    起初大家都觉得她很怪异,可是时间长了大家也都知道她就是这种子,所以也就习惯了。

    “恩芷,你以前没有告诉过我,芳姨还会武功啊!”不只是会,能一个人独闯刑部大牢救人,还不被

    人发现,她的武功一定很高才是。九姑娘以前是习武的,云王府想来是不会为她请师父的,莫非她的师傅

    就是郁芳?

    恩芷经她这么一问,一下子也反应了过来,“姑娘您不说奴婢还没想起来呢,芳姨怎么会有武功?”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咯!”云清欢对恩芷的迟钝稍微有点不敢恭维,见过有人反应慢半拍的,可是还

    真没见过像恩芷这样,反应慢了好几拍的。

    恩芷点了点头,“奴婢不知道。奴婢是前几年被买进王府的,进了王府之后就被分去了欢悦阁,那会

    儿芳姨早已经在欢悦阁了。奴婢听说芳姨是琴姨娘的近侍婢,与姨娘是自幼的交。奴婢记得那几年姨

    娘在世的时候,她倒是时时陪着姨娘,人看着也比现在精神的多。后来姨娘走了之后,她整个人都变了,

    变的不喜欢说话,也不笑了,还便主动要求去小厨房。姑娘您从前觉得她看起来太严肃了,因而不喜欢她

    ,所以便由着她去了小厨房。”

    “不笑?”方才明明笑了。云清欢觉得这郁芳的上一定有什么秘密。不过看她对琴姨娘的忠心,以

    及今冒险救她来看,应该是可信之人。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