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斩首示众

    “解药拿出来!”皇帝早已怒火中烧,若不是为了取解药救治太后,他根本不会见云清欢,他会直接

    下旨,把这个臭丫头推出午门外斩首示众。

    “回皇上的话,民女没有解药。”云清欢淡淡的回道。

    皇帝恶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仿佛怎么都不相信她说的话,良久,皇帝开口了,“既如此,朕留你也

    无用!来人,云清欢谋逆太后,罪大恶极,立刻推出午门外斩首!”

    “皇上,云老夫人与云亲王求见!”传话的太监进来传话。

    皇帝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见!告诉他们,今的事朕不追究云王府的责任,但是谁若敢为这臭

    丫头求,就与这臭丫头同罪!”

    那传话的太监得了命令,连忙退了出去。

    只剩下云清欢也被得了皇帝命令进来的侍卫们拉起来,准备送外午门外。

    “父皇,手下留!”慕容明轩忽然闯了进来,而跟在他后的还有恩芷,“父皇,这件事儿臣以

    为另有隐。还请父皇明察。”

    “轩儿!”皇后抢在了皇帝之前先开口了,“这件事罪证确凿,云清欢难辞其咎,你不必再帮她开

    脱了。何况当初她毁了你与浅儿的大婚,本就死罪难逃。是你父皇仁慈才留她命至今,如今她不但不知

    悔改,竟连太后都敢谋害。这种人若是留她在世上,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呢。”

    “母后,一事归一事,从前的事已经过去了,该罚的也已经罚了,如今您又何必再提这件事火上

    浇油呢?”慕容明轩见皇后非但不帮着云清欢,还大有要颠倒黑白的意思,因而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你说什么?”皇后大惊,自己的儿子居然为了一个毁了他婚礼的女人对她如此无礼,他是吃错药了

    吗?“轩儿,这是你跟母后说话的态度吗?她云清欢谋害太后,是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的,难道母后也冤

    枉她了吗?”

    慕容明轩见与她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索不再多费口舌,转而向皇帝道:“父皇,儿臣可以作证,

    那支步摇根本不是九姑娘的所有物。九姑娘出东宫的时候,上所有的衣物头饰都是从儿臣宫里借来的,

    儿臣不曾借她这种东西。”

    “那也不能证明这东西就不是她的!”皇帝冷冷的接道:“既然是准备害人的,自然是不会轻易示人

    ,好让人发现端倪!”

    “皇上,皇上,那东西真的不是我们姑娘的,奴婢可以作证啊!”恩芷连连跟皇帝磕头,每一次额头

    都重重的磕到地上发出咚咚咚的响声才甘心,“那步摇是纯姑娘说要借给我们姑娘带的,纯姑娘说我们姑

    娘打扮的太素净了,显得不够尊重太后娘娘,因而在昭和外才将那步摇借于我们姑娘的。皇上明察啊!

    ”

    “够了!”皇帝却根本听不进去恩芷的话,“你是云清欢的近侍婢,你说的话不足为信。若是那步

    摇真的是从姚语纯那里借过来的,为何你们姑娘从方才到现在却只字未提?你这婢,不但不知悔改,还

    想陷害无辜的人,真是可恶。传朕旨意,连这个婢一起斩首示众!”

    “父皇!”慕容明轩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自成年以后,皇帝总是说他已经大了,往后若非重要场合,

    皆不用行大礼。所以慕容明轩这一跪,着实吓到了皇帝,其实也惊到了他自己。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无暇

    顾忌这种事。他拱手道:“父皇,恩芷的话不足为信,儿臣的话也许也片面的,但是有一个人的话,父

    皇却不能不信。儿臣是让东宫的宫女碧桃送九姑娘出来的。她应该唯一看到过这支步摇到底先前是带着九

    姑娘头上的,还是带着姚语纯头上的人。”

    皇帝见自己的儿子如此坚持,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便让人传了碧桃过来。

    碧桃一进大扑通就跪下猛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婢不知道九姑娘头上的步摇是用来谋害太

    后娘娘的,奴婢知道的话,一定会提前来禀明皇上的,还请皇上开恩,饶了奴婢不知之罪!”

    “腻胡说!”恩芷一愣,旋即猛的扑过去抓过碧桃的衣服,“我们姑娘跟你无冤无仇,你怎么这样诬

    陷我们姑娘呢?”

    “碧桃!”慕容明轩也万万没有想到碧桃会这么说。虽然他也没有亲眼看到那支步摇之前是带在姚语

    纯的头上,更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真的跟云清欢没有关系。可是他就是相信这个女人是无辜的。

    碧桃似是很害怕,战战兢兢的看了慕容明轩一眼,回道:“太子下,奴婢说的都是实话啊。奴婢亲

    眼看到是恩芷拿了那支步摇跟九姑娘带上的,还说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可千万不能忘了。奴婢当时只以

    为九姑娘是为了今能在寿宴上力压群芳才这么说的。奴婢万万不知道,九姑娘竟然有谋害太后娘娘的心

    思啊!”

    云清欢轻轻的闭上双眼,果然是这样。那姚语纯看起来就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既然敢拿太后动手,自

    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她敢堂而皇之的带着那支步摇出现在碧桃的面前,当然是有绝对的把握能确保碧

    桃不会揭穿她。也正是因此,她才从一开始就没有供出姚语纯来,她知道反正现如今她说不说出她来都改

    变不了现在的局面。

    皇帝淡淡的看了慕容明轩一眼,“你还有什么话说?”

    “父皇,这是谋,您一定要彻查才是!”慕容明轩虽然有心要帮云清欢,可是却苦无证据,因而只

    能退而求其次,先求皇帝彻查此事才行。

    “够了!”皇帝面色一沉,“现在躺在上生死未卜的是你的祖母,你不但不为她担心,反倒要为谋

    害她的人求,你这么做真让朕寒心!”

    “父皇,儿臣没……”

    “好了!”皇帝厉声呵斥道:“你什么都别说了。来人,将这两个婢拉出去斩首示众!”

    “是!”

    久候多时的侍卫们应声后立刻上来拉扯着云清欢与恩芷二人往外推搡。

    “姑娘,姑娘怎么办?该怎么办?”恩芷实在无计可施,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云清欢的上。

    怎奈,谋害太后的罪责实在太大,在没有证据的况下,连慕容明轩都无计可施,她云清欢一个无权

    无势的黄毛丫头又能怎样呢?正是因为看清了现实,云清欢才一直未曾开口辩解。

    不过即便她没有开口辩解,却也没打算认命。若是要她死,却是不能的!

    “皇……”

    云清欢才要张嘴说话,外面却进来了传话的太监,“启禀皇上,六王爷府上的长崎求见,说是六王爷

    有话带给皇上。”

    六王爷是太后亲生的皇子,因自幼体弱多病,所以素来不长出来走动。近几年似乎发病的频率越发的

    高了,所以终都在王府静养,除了偶尔进宫给太后请安,连皇帝一向都少见。

    因而他难得有话带来,皇帝自然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便传了长崎进来。

    长崎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其貌不扬,不过却能给人一种稳重敦厚的感觉。

    长崎向皇帝见了礼,道:“皇上,我们王爷现在正在寝看望太后娘娘,得知这边发生的事,便让

    属下过来带他求个恩典。王爷说,今是太后娘娘的寿辰,是大喜的子,纵然那谋害之人十恶不赦,也

    请皇上不要在今徒增杀戮了。王爷想请皇上暂时将人贩收押,待太后娘娘康复之再行刑也不迟!”

    皇帝虽然因为太后之事大为生气,可是六王爷的话也不无道理,若是在太后大寿之徒增杀戮,难免

    会不吉利。再说这六王爷与他虽是兄弟,可是素来没见过几次面,难得今开口求他,他自然也是要给他

    几分薄面的,因而摆了摆手道:“也罢,既然六弟都开了,朕就依他的意思就是了。来人,将这两个丫头

    关进刑部大牢,择斩首示众!”

    见皇上改了主意,云清欢便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能不立即处死就已经是很大的转机了,她已经不

    能再奢望什么了。虽然那刑部的大牢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加上她又是皇帝钦定的死囚,在那种地方一定

    生不如死。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找到证据洗脱罪名。

    只是不知道那六王爷怎么会忽然出面帮自己。当然,也有可能真的只是单纯的觉得今杀人对太后不

    吉利。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得谢谢这位六王爷的。

    在她拉着恩芷往外走的时候,看到慕容明轩正看着自己,那眼神中忧虑的神色丝毫不加掩饰。云清欢

    微微笑,这一笑没有任何算计的成分在其中,是真的单纯的只是想对他笑。

    因为她知道,方才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救她!

    “我会救你出来的!”

    错的时候,慕容明轩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她在他的边微微停了一瞬,轻声回道:“谢谢你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句谢谢云清欢说的真心实意,而慕容明轩也记的真真切切。

重要声明:小说《【完结】庶不奉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