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要到了

    “校庆要到了,学校要求每个部都要表演,你们的意见呢?”手冢国光看着手上的通知单,淡淡的问了句。

    “那我们要表演什么?”不二周助问。

    “演什么好呢?喵”菊丸英二皱眉苦想。

    “切!”

    “话剧怎么样?例如《灰姑娘》。”纤月举手提议。

    “驳回!”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们部只有两个女孩子。”大石秀一郎叹了口气道。

    “那就《白雪公主》。”

    “驳回!”

    “嘤嘤嘤嘤好桑心。”

    “唱歌怎么样?喵”

    “你觉得可能吗?”桃城武一脸灰暗。

    “嘶”

    “呜呜,万恶的学校!喵”

    “大家回去再想想吧,明天统一答案。”叶莉无奈的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可以回家了。

    “嗯。”

    “纤月,一起走吧!”

    纤月看了不二周助一眼,点头。

    越前龙马见此,只觉得心里憋得慌。

    “是你劝小裕回家的,对吗?”

    纤月摇了摇头。

    “不是吗?”不二周助很疑惑。

    “就像你说的,那是家,回家是应该的吧。”

    不二周助顿时笑开:“是啊!晚上到我家来吃饭吧,姐姐说,好久没见到你了。”

    “嗯。那我就打扰啦!”

    “纤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纤月微微愣住,转一脸惊讶的看着不二周助:“为什么这么说呢?”

    “虽然这段时间你依旧笑,可我总觉得少了什么。”

    “没有哦,我很开心啊!”

    “真的吗?”

    “真的!”

    “那你为什么要露出那种寂寞的表?”

    “没有啊!你看,我在笑不是吗?”纤月蹦跳着跑到前面,脸上满是笑容。

    “你的心在哭泣。”不二周助一针见血。

    纤月霎时停住,收回笑容。

    “不二,为什么不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做不到。”

    “就算没人喜欢我,我也可以活得很好!我想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好疼,疼到我快要死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谁可以帮助我?我不是善良的公主,不像樱乃那样善良。我,玖兰纤月,喜欢越前龙马。但,那是不可以的,龙马是樱乃的,妈妈这样说,所有人都这样认为。好不甘心!不二,好疼!我快要疼死了!怎么办?呜呜”纤月蹲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不二周助蹲下子,眼里满是心疼。

    “为什么要执着于越前?”

    “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会疯了的。”

    “不二,好疼!”

    “笨蛋!”不二周助将她轻轻拥入怀中,低声安慰。

    纤月哭得更大声了,好似要把心里的委屈发泄出来一般,哭得撕心裂肺。

    龙马,龙马,我喜欢你啊!

    “小不点,你伤了纤月的心,现在打算怎么办?喵”

    不远处,其他网球正选正对越前龙马进行严刑供。

    越前龙马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办?纤月哭得好伤心!”桃城武一脸担忧。

    “如果压抑太久,一旦爆发,纤月会疯了的。”河村隆弱弱的说了句。

    “嘶怎么办?”

    手冢国光一冷气,抿嘴不语。

    “小不点,你要负责!喵”

    越前龙马握了握拳头,目光晦涩。

    负责吗?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月光命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