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的名字

    越前龙马很奇怪,这么多天了,纤月始终是一个人,下课的时候很安静,没和任何人说话,有时候上课上烦了就会拿出素描本涂涂画画,尽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在画什么。

    “喂,你下午要去看比赛吗?”

    纤月闻声,疑惑的看向越前龙马:“你在和我说话吗?”

    越前龙马忽然有种抚额的冲动。

    看着越前龙马脸上那明晃晃的‘你是笨蛋吗?’的信息,纤月讪讪的笑了。

    “我的工作还没做完。”

    越前龙马指着抽屉里诸多被捏成团的纸张,很是不解:“就是这些?”

    纤月听了,脸憋得通红:“还,还没想好!”

    “切,madamadadanei!”越前龙马扭过头,不再言语。

    “下午,是龙马的比赛吗?”

    “嗯!”

    纤月瞬间绽放笑颜:“我要看!”

    越前龙马没有转头,只是郁闷的心却因她的一句话烟消云散。

    两人是一起走到网球场。

    越前龙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莫名的不想让她一个人,那种心就像他对卡鲁宾一样,可又有点不一样。

    “龙马,加油!”

    越前龙马看了她一眼,随后脚步坚定地走进场内。

    对战越前龙马的是海堂薰。纤月不懂网球,就算叶莉经常在她耳边念叨,她也不懂,她的世界里就只有画画,唱歌,网球什么的真的是一窍不通。

    “纤月,你怎么也来了?”叶莉惊喜的看着出现在网球场的纤月,而她此时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猫见到老鼠一样兴奋不已。

    “来看龙马的比赛。”

    “龙马?越前龙马!原来是那个小子啊!”叶莉眨巴着眼睛,笑得十分暧昧。

    纤月没有回话,仰头看了一下蔚蓝的天空,又看了一下越前龙马,思考了半响,方才把书包里的素描本拿出来,仔细的在上面勾画。

    叶莉站在她边,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叶莉姐姐,你看!这个怎么样?”

    “好漂亮!这个一定可以大卖!”叶莉搂着她的肩膀又蹦又跳,十分高兴。

    “但愿如此!”纤月把素描本放回书包,轻轻叹了口气。

    “比赛结束了,你要先回家吗?”

    “谁赢了?”

    “越前龙马。”

    “嗯!那我先回去了。”

    “不二,帮我送纤月回去!”待纤月走后,叶莉转看着一旁那只腹黑熊无力的吩咐道。

    不二周助笑得异常灿烂:“是,教练!”

    就这样,一个在前面走一个在后面跟。

    “周助,要载你一程吗?”不二由美子将车停到路边,笑问。

    “谢谢,姐姐!但是,我奉了我们教练的命令护送那个孩子回家。”不二周助指了指站在路边看着名牌店里面的衣服发呆的纤月。

    “啊拉,那不是玖兰家的小妹妹吗,要不,载她一起回家好了。”说动就动,不二由美子把车开到纤月旁边,浅笑盈盈的看着她。

    “玖兰,要和我们一起回家吗?”

    纤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大美女,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你是?”

    “不二由美子,你的邻居!”

    纤月恍然大悟:“不二姐姐,你好!”

    “和我们一起回家吧!一个人可是很危险的。”无从反抗的纤月就那样被带走了。

    “玖兰刚才是在看克莱尔小姐设计的服装吗?”后座的纤月一听,咬了咬嘴唇,脸色十分不自然。

    “那不是克莱尔做的!”

    不二由美子‘噢!’了一声,明显很有兴趣。

    不二周助坐在副驾驶上静静的看着两人的互动。

    “那个,怎么说呢?衣服上没有味道,那种很寂寞的味道。”纤月挠了挠头,搬出一个不像解释的解释。

    正巧碰到红灯,不二由美子从右手边拿出一本杂志,然后指着上面的三件礼服问道:“像这个?”

    纤月的眼睛顿时睁大:“怎么会?”惊觉自己失言,纤月立马收敛起失态的样子。

    “是!虽然暂时还没找到适合礼服的主人,但这三件礼服可是克莱尔的骄傲之作。”纤月接过杂志,伸手细细的抚摸,脸上满是笑意。

    “玖兰也喜欢克莱尔小姐?”

    “衣服,我喜欢她做的衣服。”

    “正巧,我也有几件,玖兰要看看吗?”

    “可以吗?”

    “可以。”

    “克莱尔小姐做的每件衣服都有它的含义,就像五月红梅,七月茉莉,八月栀子,还有雨后彩虹,虽然都是常见的,可用在服装上却是另一番味道,这三件礼服也一样。”

    “太阳礼服,月亮礼服,星星礼服,都含有光芒的意思,就像克莱尔的名字一样灿烂。”

    “对对!没想到,玖兰的想法和我一样!”不二由美子轻笑道。

    “我一直都很好奇克莱尔小姐到底是长什么样,能做出纯洁无暇的衣服,想象力丰富,应该是个很善良,心思细腻的女人。”

    纤月抿嘴笑了笑:“谁知道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月光命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