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水鬼也有故事

    那女鬼停止哭泣,悠悠说道:“我本是农村子弟,自幼成绩便非常的突出,在我十七岁那年,我便考上了燕京大学。家中的长辈以我为豪,乡里乡亲更是交口称赞,我心中也有一股豪气,要去燕京好好读书,好好的回报我的家乡”。

    说道这里女子浑颤抖了起来,眼中更是有泪水不断的滑落,林翔和老道皆是知道这女子下面的内容定然与她的死有关,也不敢打扰。

    好在女子自制力还不错,抹了一把眼泪颤声说道:“我欢天喜地的去了燕京大学,在入学的第一天便遇到了一个男子,他见我是新生,便帮我安排好了一切,晚上又要请我吃饭,虽然我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看他高大帅气,温文尔雅便没有拒绝。”

    说道这里女子声音之中再次带上了一丝的哭腔“哪想到那人,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在送我回去的路上,竟然强暴了我”。

    林翔听到这里也不由大怒:“无耻之徒”。

    那女鬼接着说道:“我一个农村的女生,被人强暴,当时我已经万念俱灰,想要独自离开这个人世,可是念及家乡的父老和爸妈,我并没有选择去死,而是选择了报jǐng”。

    林翔知道一个女子对贞洁的看重,农村女子更盛,可是被人侵犯之后又有勇气报jǐng,可见当年这女子下了多大的狠心,不由颤声问道:“之后那?”

    女鬼说道:“没有想到报jǐng了之后才是我噩梦的开始,原来那个男子是燕京非常有势力的公子哥,我报jǐng了之后便被扣在了jǐng局,那男子赶到后竟是让人**了我。”说道这里女鬼已经泣不成声。

    林翔更是勃然大怒道:“人渣、败类”。就是在林翔体内寄居的老道见惯了世间生死别离的人物都在破口大骂。

    女鬼接着说道:“那人让人**了我之后,趁我昏迷竟是把我扔进了大河之中,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在世间,只知道随波逐流,来到了这里,由于心中怨气难舒,才会做出勾人魂魄的事。”

    听完女鬼的话,林翔已经怒不可遏说道:“难道就没有王法了,朗朗乾坤之下竟有如此的无耻败类”。

    女鬼听话林翔的话再次叩拜于地道:“请上仙为小女子做主”。

    林翔听到女鬼的话不由啊了一声,虽然自己刚才说的义愤填膺,可是这种事自己一介平民如何帮得到。

    林翔正待拒绝,脑海中老道的声音再次响起:“答应她,要不然根本无法救活二娃”。

    林翔听到老道的话不由硬着头皮道:“要是我遇到了他,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女鬼听到林翔的话,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而后她的影便慢慢的有些虚幻,只听女鬼说道:“害我的那人,名为叶枫然”。

    说完便消散在了天地间,唯有八道符箓从半空中飘落而下,林翔揉了揉眼睛,发现确实没有了任何痕迹,不由急道:“怎么让她跑了”。

    老道怒道:“什么跑了,她这是在世间无所牵挂,去yīn间投胎去了”。

    林翔道:“什么,就这样走了,那二娃怎么办?”

    老道叹了口气道:“二娃只能靠你救他了,老道这一缕残魂也将不久于人世。”

    林翔大惊道:“你说什么,你也将离去,怎么会这样?”

    老道:“今rì强行催动你的体,制服了那鬼魂,便无法在存活于世上了,你经历了如此多,想必也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没有鬼神,只是普通人无法接触到罢了。”老道还yù再说什么,可是东方的天空已经发白,那村中传出了一声嘹亮的鸡鸣声,老道的虚影便出现在了林翔的前,老道带着微笑,可是林翔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老道的影缓缓消散在空中,林翔便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多了很多玄而又玄的东西,更是有很多的记忆涌入自己的脑海之中,林翔知道这些皆是老道留给他的,他并没有反抗而是接受了这股记忆。

    一刻钟之后,林翔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嘴中喃喃道:“我还没有问你,为何道袍在水中却不湿,我还没有问你如何找到二娃的魂魄,没有想到你把所有的问题都给我解答了”。

    林翔摇了摇头,不在多想,而是从道袍中拿出一张符箓,在自己的眼睛上擦了一下,便看到了有些呆滞的二娃,拿出一个玉瓶林翔把二娃的魂魄收入了其中。便脱下道袍,穿上自己的衣服向着自己的村庄赶去。

    第二天,小村庄便有一个重磅消息传出,便是张大叔家的二娃在死过去的第三天奇迹般的醒了过来,虽然此事太过离奇,可是也不是没有先例,以前便有老人假死几天而后活过来的。

    村中的人非常的高兴,张大叔更是为了庆贺这个事,在村头的庙宇旁请了戏班子唱了一场大戏,他们以为是自己求神而得了灵验。

    林翔看着闹的庙会,心中想到“我不知道有没有神明,可是就是有也未必会在意这些事吧”。

    此时的林翔得到了老道的记忆传承,已经无比的成熟,不在有年少时的轻狂之sè,他知道老道已经活了几百岁了,还知道这世间有无比强大的一群人,他们是修行者。

    还有就是自己答应那女鬼的事,亦是一种因果,自己必定要为其完成。

    林翔看着闹的庙会,忽然间感觉到了异常的无趣,只好回家,回到家中,他便翻出了道袍中所有的东西。

    道袍中有符箓三十张,大都是攻击的符箓,还有三瓶丹药,林翔知道这三瓶丹药可以支撑自己修行道练气一层,自己在勤加练习一些老道记忆中的武术,便有了自保之力。

    暑假两月,匆匆而过,林翔每天除了修炼便是到河边打拳,这一rì他带着一些冥币和贡品在次来到河边倒了一杯酒道:“师父,我现在已经是练气一层的修为了,你放心吧,我一定继承你的遗志,除魔卫道,我也会记下‘正邪不两立,搏斗终生’”。

    说完便点燃了前的那些纸钱,再次倒了一杯酒道:“师父,走好”。

    而后说道:“师父,我就要去燕京读书了,怕以后不会时常来看你了”。

    ;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捉鬼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