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河中厉鬼好难缠

    “下水”林翔惊叫道。

    “不下水,怎么能引出那水鬼”老道不温不火的声音在林翔的脑海中响起。

    林翔不得以只好开始脱衣服,老道的声音再次响起“道袍不能脱”。

    林翔没有反驳老道的话而是把道袍里的衣服脱去,披上了道袍,林翔心中虽然生出了要捉住水鬼的想法,此时真正的要下水捉鬼,内心还是不可压制的生出了一种恐惧,两条双腿不住的打颤,以前不知这个世界上还有鬼神这种事物,虽然有时走夜路也会害怕,不过也不会太过离谱。

    这几rì来,林翔见识了那无的头颅,又遇到老道寄体,那接受多年反对迷信的心早已经不再强烈,林翔确定这是自己十八年来最忐忑的一次下水。

    平时和朋友来河中游泳那次不是一头扎进水中,这次却是一步一步的向着河水中而去。

    林翔家乡在黄河的南方,这条小河据说还是一条黄河支流的支流,虽然不算宽广,也有一百多米,小河的边上水浅,不过到林翔的大腿处。

    对于林翔的这种龟爬的速度,老道怒道:“快些,天就要亮了”。

    林翔想起二娃,不由加快了速度,到了河zhōng yāng,河水已经较深,林翔只好游了起来,林翔的游泳技巧很不错,不过此时的他的内心无比的恐惧,看上去到有些笨拙。

    时间缓慢的流逝,虽然不过是在水中片刻时间,林翔却是感觉像过了万年,在这河zhōng yāng多呆一秒也是一种煎熬。

    就在林翔在河zhōng yāng不断游动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到了一股yīn寒气息从河底传了上来,林翔浑汗毛轰然炸开,本就有些笨拙的动作竟是发生了停滞,不由的喝了一口河水,这才浑一个激灵,开始拼命的向着河边游去。

    可是令林翔惊恐的一幕出现了,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却是无法游出这小河的zhōng yāng,林翔虽然知道那老道定然有后招,可是此时还是忍不住的害怕。

    虽然惊恐,林翔还是没有放弃,仍旧在拼命的向着河边游动,一股yīn寒的气息从河底冒出,林翔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一凉,竟是被什么东西握住了。

    林翔在刚才发现无法游出河zhōng yāng的时候虽然惊恐也没有发出什么样的惊叫,此时再也忍不住,不由的惊叫一声,拼命的挣扎,不过他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昏了过去。

    就在林翔感觉自己在慢慢下沉的时候,老道的声音响起,林翔这次感觉老道的声音就是天籁之音啊。

    “道袍长袖之中有符箓,说个‘疾’字便可施展”。

    林翔连忙从道袍的长袖中摸出一张符箓,对着自己后的河面道:“疾”。

    他手中的符箓便瞬间化为一团蓝光,钻进了河面之中,只听河底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林翔感觉那向下撕扯自己的巨力忽然消失,自己脚踝的那股凉意也瞬间消失无踪,不由的连忙向着河边游去。

    还没有到达岸边,便感觉自己后yīn寒的气息大盛,不由的回头看去,那河面之上竟是出现了一个女子,女子满头长发胡乱的散落在肩头,林翔在那发梢间隐约看到了那苍白的脸庞,不由再次惊叫一声,向着河边游去。

    眼看就要到达河边,那女子却是出现在了林翔的前方,林翔尖叫一声,再次拿出一张符箓打了出去。

    一道蓝光出现,那女子发出一声惨叫,便消失在水面上。林翔虽然没有游到岸边,可是此时脚掌已经可以触地,河水不过到林翔的口处。

    林翔再次拿出一张符箓喊道:“你在哪,出来啊”。声音在河谷中不断的回,水面在月sè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银辉,没有人回答林翔,就是那时而鸣叫的青蛙此时也不知去了何处。

    林翔在受过惊吓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无尽的勇气,就连求助老道都忘了,竟是在这茫茫的水面喊了起来。

    忽然间,林翔感觉自己的脚踝再次一凉,还没有来得及打出手中的那个符箓,林翔便感觉一股大力拉扯住了自己的脚踝,林翔再也站立不住,倒在了河水之中。

    林翔沉入了水底,不过他并没有闭上眼睛,他看到了河水中那张惨白的脸庞,他一颗心快要从中跳出,心中竟是生出了无尽的恐惧,张嘴想要喊叫一声,回应他的却是一口冰凉的河水。

    那女子一直手抓着林翔的脚踝,竟是慢慢的向着林翔上爬来,林翔感觉自己浑冰冷,竟是无法在动弹一丝一毫,思维都停滞在了这一刻。

    可是就在那女子的头颅慢慢凑到林翔的脸庞之上时,林翔上道袍的八卦图案,忽然间爆发出一股强烈的金光,那女鬼一声惨叫,竟是被这股光芒打出了水面。

    林翔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可是他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子瞬间从水底窜出,更是瞬间打出了八张符箓,把那女鬼困在了符箓之中。

    林翔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正在岸边,那女鬼竟是不断的在其旁跪拜道:“上仙饶命”。

    林翔这才明白,刚才自己的子并不是自己掌控,定是那老道制住了这女鬼。

    林翔看着被困在符箓之中的女鬼心中已经不再害怕而是厉声道:“你为何要害人?”

    女鬼战战兢兢道:“我也是无根之萍,心中怨气难舒,才会做出如此事来”。

    老道的声音再次响起“问她有何怨气?”

    林翔才道:“你有何怨气?”

    林翔话音出口,那女子便低声哭泣了起来,女子如若不是面sè苍白,容貌也是上佳,不过她上yīn寒的气息,让林翔很是难受,还有就是这女子勾了二娃的魂魄,让林翔对其没有一丝的好感,可是此时看到她竟然哭泣了起来,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翔一直都是三好学生,平时只知道学习,何时见过女子哭泣,虽然是个女鬼,一时间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好歹这女子哭了一阵之后便开始悠悠地诉说。

    ;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捉鬼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