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恍若一梦却非梦

    林翔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老道要教自己道术,说是茅山道术,可是捉鬼降魔,修至化境即可得道成仙。

    林翔受了多年的国家教育,怎么会相信此等言论,虽然是在梦中,可是林翔仍旧保持一丝的清明,说道:“那些都是封建迷信,骗人的玩意,我才不学”。

    林翔说完,那仙风道骨的老道脸上便浮现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林翔愈发的不解上前说道:“我说老爷爷,你也别干这种招摇撞骗的事了”。

    老道依旧微笑不语,让林翔很是无奈,就是这个时候林翔听到好似有人在呼唤自己,不由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白sè,而后便听到了一声惊喜的声音:“翔儿,你醒了”。

    视线渐渐的恢复便看到了父母惊喜的脸庞,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得救了。

    在医院观察了一天,没有什么大碍,林翔便随自己的父母赶回了自己的家乡。

    林翔家住农村,父母都是农民,林翔并没有提起自己在洞中的遭遇,毕竟那些事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他的父母也没有多问,林翔也不愿提起,一家人便坐车回到了家乡。

    回到村中便发现村中的气氛有些不对,问人之后才明白原来是张大婶家的二娃在村头那条河里淹死了。

    林翔听到这个消息也差点掉下泪来,那个经常在自己股后面跟着自己叫哥哥的家伙竟然就这么去了。

    既然回来了,乡里乡亲的定要去看一看,林翔在看到张大婶和张大叔憔悴的脸庞之时,心中一痛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中滑落而下。

    入夜,林翔再次梦到了那位道人,道人道:“你还不愿随我学道术”。

    林翔本来不yù理他,可是突然想到了张大婶和张大叔那憔悴的脸庞,不由说道:“道术可否救人”。

    那老道好似知道林翔有此一问说道:“茅山道法,可捉鬼驱魔,当然可以救人”。

    林翔听到老道如此回答不由急道:“那求道长救救我那可怜的弟弟”。

    老道微微一笑道:“老道如今不过剩下一缕残魂如何救得了他,要想救他,还要靠你”。

    林翔道:“靠我,我怎么救他”。

    道人笑道:“你学了道术自然可以救他”。

    林翔不由咬牙道:“好,只要能够救二娃,我就跟你学道术”。

    说完林翔便从睡梦中醒来,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林翔的卧室中,林翔喃喃自语道:“为何老是做这个梦?”

    林翔的话音落,一个声音从其脑海中响起“少年郎,还不去营救二娃”。

    这个声音响起林翔大惊失sè不由道:“谁,你是谁”。

    那个声音悠悠一叹道:“还能是谁,你梦中所见的人”。

    听到这里,林翔压下心头的恐惧,道:“你真能救活二娃”。

    道人冷哼一声道:“那是当然,那二娃不过是被水鬼勾去了一魂二魄造成了假死之状,只要三天之内找回那一魂二魄自然便可救他”。

    听到道人的话林翔大喜道:“那还愣着干什么,我们这就去寻找二娃的魂魄”。

    道人再次说道:“那有那么简单,既然可以勾人魂魄,必定是厉鬼,也不知道这厉鬼道行如何,你穿上我那道袍,我随你到那出事地点一观”。

    林翔听到脑海中说的道袍,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战战兢兢的说道:“你就是山洞中的那个老道”。说完连忙从上爬起,打开自己的背包,一件崭新的道袍出现在林翔的眼中。

    林翔压抑住内心的恐惧颤声道:“那山洞中的事都是真的”。

    林翔一直以为山洞中的事是自己太过害怕所出现的幻觉,此时道袍出现在自己的背包中,那老道又不知藏于何处,让其心中产生了莫大的恐惧。

    老道好似感应到了林翔的恐惧,说道:“你放心,老道虽然只剩一丝残魂绝对是不会害你的,老道还指望你传承茅山道法那”。

    林翔听到这个回答,心中安定了些许,说道:“那山洞中的头颅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头厉鬼,道行深厚,不知道害了多少无辜的xìng命,老道好不容易把其进了山洞中,就待封印他七七四十九rì,把其炼化。你闯了进来,老道护着也没有什么,可是后来又进来一些凡人,不得已老道只好动用了术,最后遭到了那厉鬼的暗算,只剩一缕残魂”。老道的声音在林翔的脑海中缓缓响起。

    林翔这才明白,感老道的死自己还有一定的责任,此时林翔心中虽然依旧有些害怕,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恐惧,他感觉到了道人并无恶意,况且这道人还可以救二娃。

    林翔听完老道的话说道:“那道长定然是可以救二娃了”。

    老道的声音再次响起“救他还要靠你,穿上我的道袍,我们去那出事地点看一看”。

    林翔此时已经相信了老道,压制住心中的恐惧穿上了那件道袍,穿上之后才发现这道袍很是合,好似量定做的一般,淡黄sè的道袍,口和后背皆是有一个八卦图案,林翔看了看这打扮说道:“没有想到还这么合”。

    老道冷哼一声道:“这是我们茅山传承之法器,当然合了,快去出事地点吧,等到天亮便没有办法发现那鬼物了。”

    林翔暗自诽谤,合不合和你们茅山传承之法器有什么关系,不过林翔并没有问出声来,而是蹑手蹑脚的打开自己的房门摸了出去。

    夏季的夜晚,虽然不如白天那样的炎,可也是温度较高,一阵清风吹过,林翔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想到今天是要面对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接触的鬼魂的时候,不由的有些胆怯。

    虽然心中很是害怕不过林翔并没有退缩,仍旧向着村头的那条小河而去,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那一弯明月,林翔只能在心中祈祷“嫦娥姐姐保佑啊”。

    林翔在回来的时候便听说了出事地点,这里他并不陌生,在其小的时候也是经常在这河道中嬉戏,此时他来到小河旁,看着这满河的水,思虑当年儿时的记忆,不由感觉到了阵阵后怕。

    想到自己家乡的小河之中竟然有厉鬼,林翔心中的恐惧竟是不在那么强烈,反而生出了一股要抓住这个恶鬼的心志。

    老道一缕残魂本就寄宿在林翔的体之中,对于他的这些变化当然知晓,老道悠悠一叹,“此子心xìng倒是不错”。老道此时才确定要把茅山传承交给这个少年。

    河畔的风有丝丝的凉意,林翔说道:“道长,该怎样才能引出那厉鬼,救出二娃的一魂二魄。”

    老道的话很是简洁:“下水”。

    ;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捉鬼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