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死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阿斯达跟死 书名:冥界警察
    “我cāo。”周野只来及爆出一句粗口,转便疯了一般朝着屋外跑去。

    “轰。”刚到门口,一股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便把他整个体给瞬间掀飞了起来,周野只觉得体快要直接四分五裂一般,爆炸的气浪先是把他给送上了天,然后又让他体验了一番zì yóu落体,此时的周野已经没能力做出任何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朝着地上飞速的接近,他妈的还是脸朝地。

    而就在他还略显迷人的脸贴到地面的一瞬间,忽然又一股不可抗拒的强大吸力从地底发出,周野根本没法反应,奇怪的是一时间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不见,而他竟然直接穿过了地面,在一片漆黑中不断的下沉,他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

    当周野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处一个望不到边的白sè空间之中,上没有一丝的伤口,甚至与连衣服都是完好无损的,难道那爆炸都是在做梦?晃了晃头,一看之下,竟发现前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更奇特的是这队伍竟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只是很缓慢的向前移动,而队伍的两旁,每隔约10米远的位置,便站着一个人,面无表,手上拿着一根棍子状的物体。

    “被绑架了。”这是周野的第一反应,强压下心头的一丝恐慌,他虽然只是个jǐng界菜鸟,但同时也是jǐng界十年来最具前途的新星,已破记录的成绩从jǐng察学校毕业。

    这群人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没有线索,周野也是毫无头绪,只能从现在的况分析出对方的势力很大,光看这被绑的人员数目就可见一二了,更何况自己还是个jǐng察,还有看样子对方也没有杀人的打算,这让他安心了不少。

    “我没有死,我没有死,我才26岁,我怎么会死,你们搞错了,肯定是你们搞错了。”突然,一阵吵闹打断了周野的思考,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常,周野侧过体望去,却见一个年轻人神异常激动的大喊大叫,他似乎很想离开队伍逃跑,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拦住了他,让他怎么也跑不出去。

    这时,男子右侧站着的人一把抓住男子,竟把他拉出了队伍,接着在周野一脸的震惊之中,两个体活生生的消失不见了,周野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镜,真的不见了,就在他的眼前,凭空的消失了。

    然后,他便看到了他右侧站着的人,前挂着一个工作证模样的牌子。

    部门:东厢省地府管理处治安部。

    职位:马面

    编号:78012

    地府,马面,再想到刚才那个男子哭喊的内容,周野想到了一个他最不愿意想到的答案。

    “我死了?我死了?这是地府?这是地府。。。不,不会的,肯定是什么整人节目,我才刚毕业,我还没有大展拳脚,我怎么可以死,肯定是我想多了,这些人倒是很厉害啊,做节目也做的这么专业。。。。”周野胡思乱想之中,队伍一点一点的往前移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野已经彻底的说服了自己这是个整人节目,而这一条长长队伍的人却真的仿佛是死人一般,在那哭闹的年轻人之后,竟然再也没有发出过任何的声音,他想试着跟前后的交流一下,却发现没有任何办法,除了他的脚可以动,体上半部分可以轻微的移动之外,他的任何部位竟然都没法动,难怪那个男子没法离开队伍半部,嘴巴倒是能动,不过有前车之鉴,他觉得此时保持安静才是明智的选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搞不好这会是一起超级的跨国的世界xìng的犯罪组织,想到这,他竟隐隐有些兴奋。

    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前方长长的队伍貌似终于是快到了尽头,周野微微侧过体,望向前方,却见队伍的尽头是一扇门,门上方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判官办公室”,约莫5分钟左右便会进去一个人,如此循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况。

    终于轮到了周野,自从醒来一切都是稀里糊涂的,他也希望这个房间里面能有个痛快的答案,跨步走进去,颇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风范。

    踏入房门的一瞬间,突然之间,周野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世界放佛颠倒了一般,紧接着,他的眼前慢慢的恢复了一丝光明,竟看见了一个女人痛苦的躺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周野先是一惊,以为这女人正在接受严刑拷打,仔细一看,才发现女人双腿张开,而肚子大的惊人,双手紧紧的抓着旁边的一被子,这明显是在生育啊,一时间,周野慌乱无比,这只是一间跟破旧的小房间,除了女人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要不要帮忙,要怎么帮忙、、、

    女人还在痛苦的嘶吼,周野从未想先过女人生孩子会是这般的痛苦,把心一横,快步冲到女人边,想伸手先扶起她,那手却直接穿过了女人的体,感觉不到任何的阻碍,怎么回事,此时发生的事已经彻彻底底了超出了周野的认知,他想大吼,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双手也抓不到任何的东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女人一阵又一阵的嘶吼。

    周野的脑袋中一片空白,直到一声小孩的哭声响了起来,生出来了?竟然一个人生出来了?周野望去,正看到女人的双腿间,躺着一个血淋淋的婴儿,而女人则已经晕了过去。

    周野想跑出这个房间找人帮忙,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把他给生生的堵住了,此时的他仿佛只能当个看客,做不了任何的事

    到了晚上,女人终于是微微醒了过来,脸sè发白,很是虚弱,艰难的坐了起来,伸手理了理头上胡乱的头发,露出一张脏兮兮的脸,却让周野眼前一亮。

    “好美。”周野心中想到,如果整理一番,只怕是比之那些影视美女明星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女人伸出双手吃力的抱起那已经睡着的婴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笑着笑着眼泪却不知不觉已经流满了整个脸盘,撕心裂肺一般的笑着。

    为什么如此心痛,周野一时间只觉得心脏剧痛无比,痛的他无法呼吸,“这女人是谁?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感觉差点将他疯。

    女人抱了一会婴儿,似乎恢复了一丝体力,站起来,只是简单的将婴儿打理了一下,便抱着出了门,而此时,周野发现自己也能离开这个房间了。

    大街上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个人,女人走得跌跌撞撞的,让跟在后方的周野很是担心,差不多走了半个小时,女人在一扇铁门外就停了下来,竟然直接把婴儿给放在了地上,周野隐隐约约已经知道这女人想要干嘛,那婴儿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突然之间大声哭了起来,女人着急之间想再抱起婴儿,双手却在半空中停住,再也伸不出去,半响,直接转头快速的跑走了,月光下,女人凄美的脸上早以再次挂满了泪水。

    周野好想追上那女人,问为什么,却再次发现那堵无形的墙又出来了,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离开这婴儿。

    也许是婴儿的哭喊声太大了,不一会儿,铁门里面的房子便亮起了灯光,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一脸哈欠地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铁门外的婴儿。

    “又来了一个野孩子。”周野听到那阿姨嘟囔了一声,却再次呆住了,这,这不正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周姨。

    “这是刚生出来的吧,这妈也太狠心了。”周姨一看到婴儿,就是一惊,赶紧从地上抱了起来,婴儿的哭声也立刻止住了。

    “哟,还乖。”周姨貌似很喜欢这婴儿,逗了一会儿,倒发现这孩子边也没有啥证明份的东西,连个名字都没有。

    “看样子,你爹妈是打定注意不要你咯,不如就跟着我姓吧,姓周,叫什么好呢,野孩子,那就叫周野吧。”

    周野只觉晴天霹雳般呆立当场,看向铁门的一旁,正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几个字---“青青草原孤儿院”

    ;

重要声明:小说《冥界警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