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隐身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云青雪 书名:白狼制裁者
    天已黑了,楼道里没有开灯,李玄沿着楼道走去,外面的路灯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在墙壁上照出了一个个方形的光斑。一片寂静。

    这里就是李顺执行任务的地点——潘溢闻的家,根据报,潘溢闻要到半夜才会回家,李顺的任务就是在那之前进行踩点,并且将可能存在的保镖一类人物排除。至于潘溢闻则被交给了李玄。

    可是现在李顺失踪了。

    李玄走到一扇玻璃门之前,那是潘溢闻在家附近设置的工作室,平时并不启用。他隐隐地从门缝中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jǐng惕地望了望四周,正准备开门进去,突然听见了脚步声。李玄迅速退到角落里,脚步声很轻很轻,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见。这样的脚步声一般来说只有刺客和小偷才会有。

    屏息凝神中,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李玄差点儿倒吸一口冷气,尽管只是惊鸿一瞥,但是他认得出那个人。化成灰,也认得!

    那是林子青!

    似乎是感受到了异动,脚步声猛然停住了,世界静得像聋了一般。李玄重新屏息凝神,或许现在还不是重逢的好时机。

    脚步声重新响起,渐渐地远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玄从角落里出来,小心地朝那玻璃门走去。接下来,只差闯入进去了。

    “砰!”

    在这完全寂静的楼道里,一声枪响的声音简直惊天动地,玻璃碎开了,李玄感觉到一阵剧痛袭来。

    背后明明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

    李玄一边冲进那工作室,一边回头一瞥,却没有看见任何人,他往旁边一靠,躲到一个橱柜后面,同一时间他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李顺。

    满地的血,一片的暗sè,很可能师景瑶的理论并不正确,李顺现在看起来比起活人更像是一具尸体。

    危险!

    李玄听见了扣动扳机的声音,却没有看见人,他往左边一闪,子弹打在了橱门上,碎玻璃乱飞,橱猛烈地晃动了两下,许许多多的杂志书籍从里面落了下来。

    “我觉得还是让你看到我的脸比较好。”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说,李玄一回头,这家伙就在他的后,而且近得几乎贴到了他的脸上。李玄后退了两步,猛然觉得这个人很眼熟。

    “你应该记得我吧?”那个人说,脸上带着笑容,“我是潘溢闻,不过,我以前的名字是叫王子贤。”

    “你早就猜到我会来?”

    “至少是你弟弟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王子贤说着,走到李顺的跟前,狠狠地一脚踩了上去,“你是来救他还是来杀我?啊对了,顺便一提,那个叫林子青的女孩,被我欺负可不止你看到过的那一次,后来,到她成年后,还有过一次。”

    李玄的瞳孔缩了一下,成年?他不知道林子青的年龄,但是,最多不过二十。

    “本来还打算杀了她的,没想到那小妮子滑溜,让她跑掉了。”王子贤笑着说。

    “你是异能者吧?只有异能者才能在不被我发觉的况下绕到我背后。”

    王子贤愣了一下,没想到李玄这么快就冷静下来。

    ……

    林子青站在楼下,靠在一个偏僻的墙角。之前感觉到被人注视的时候,她还不能判断那是不是她的错觉,但是在听到那声枪响后,她可以肯定,有另外的人闯入了那座屋子。

    她叹了口气,她没有能力跟持枪的人对着干,即使有,她也不会那么做。她转离开,回到自己栖的旅店。

    站在窗前,她轻轻抬起右手,稍一用力,一点豆大的蓝sè火焰在指尖燃起。

    对于自己成为异能者这件事,林子青始终感到莫名其妙。她不像大多数异能者那样是天生异能,在获得异能前也没有任何的契机。如果硬要说有的话,就是那事儿是发生在她握住李玄的手之后第三天的事。

    “杀人凶手——!!!”

    这喊声至今仍然回在她的耳际,事实上,她当时并没有打算杀人,因为对方只是一个行为稍欠妥当的初中生而已,现在想来,那家伙恐怕是刚刚加入不良少年的行列,连打劫她时的语气都显得有些生涩,可在当时,她作为被打劫人还是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滚一边去。”她说,她不明白自己作为一个小学生到底有哪里值得别人那样欺负了。

    “得了吧。”那男孩听了这话,反而显得斗志昂扬起来,“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别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横。”

    这个人知道她成绩好,看来是班里某位同学的兄长。

    那男孩子冲过来,一把抓起她的手腕,然而就在那时蓝sè的火焰腾地一下卷起,将他整个人包裹进去,只听见一阵凄厉的,几乎要刺聋人的耳朵的惨叫声。她愣在了原地,她当然无法扑灭那火焰,她甚至很难理解自己所面临的况。

    随后她听到一声凄厉的大喊:“杀人凶手——!!!”是男孩的母亲。

    男孩死了,连一粒灰都没有留下,他的母亲怎样了,她不知道。只是一个女孩子放出火来烧死另一个人这样的事,普通人不会相信,异能者懒得去管,法律也不能对她一个未成年人怎么样。

    那以后不久,她就成了一个zì yóu的杀手,自己寻找目标,自己学习技巧,独自去杀人。然而那蓝sè的火焰,虽然是十分方便的武器,她却再也没有使用过。

    远处又隐约传来一声枪响,由于距离原因,恐怕整个旅店只有她一个人听见了,别人即使听见,也会把那当作鞭炮声。

    还没有结束吗?

    林子青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她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回到那个地方看看,但这是一项危险的行动,理智告诉她,冒险不是明智的行为。她还有许多的事要做,不能轻易把自己卷入危险,她还要把自己异能的来源查清,还要搞清楚那个恶魔杀人事件的凶手。

    ……

    李玄靠在墙边,刚刚那颗子弹从他的脸颊边上擦过去,打在了墙上。

    “Wow,”王子贤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让我惊奇,这都能躲开。”

    李玄知道况对他不利,隐异能太不好对付了,好在王子贤似乎没弄到多少子弹,所以不会贸然开枪。如果那家伙拿的是一把机关枪,那么他就要变成筛子了。

    他摸了摸伤口,那里还在流血,什么东西的破空声传来,他直接一抬手,头也不回地就抓住了那东西,那是一把小刀,他干脆把小刀朝它来的方向扔了回去,只听“哒”地一声,小刀钉在了墙上,接着是一声衣物撕裂的声音。

    看来他钉到那家伙的衣服了,李玄刷地从衣袖里抖出一把小刀,朝那边扔过去,只听啊地一声叫,接着是叮铃咣啷一阵响,看来那家伙被击中并且站立不稳了,但是李玄再飞刀过去的时候,似乎都落空了。

    “我……我真是小看了你了。”王子贤的声音有些发虚,“可是嘛,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有出全力,毕竟我可是想好好报复报复你的,让你立刻死了可不好嘛。”

    然后他听到一阵“噗嘿嘿”的笑声:“你相信吗?我现在正拿刀子对着你弟弟的喉咙,如果你敢乱动一下的话,这小子就危险了,所以呢,请你乖乖地站在那里,好好体会一下你曾经带给过我的那种屈辱的感觉。”

    李玄站在原地没答话。他的眼里放出微弱的橙sè光芒,四周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只有窗外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响。

    李玄动了,他朝前面冲过去,刷地拔出一把匕首,随后只听叮地一声响,一把小刀飞了出去,随后传来的是王子贤不可置信的声音:“你怎么会知道我其实是把刀指在了他的口!”

    “我不是只有靠眼睛才能判断形势的。”李玄说。

    匕首的寒光在空中划过,李玄本来有十成的把握能扎中对方,可是这一下偏偏就落空了。

    “那又怎样?”王子贤说,“刚刚忘记告诉你了,不管你是用嘴巴还是后脑勺找到我的,现在都没有用了。隐能力的最高级别,是整个人的虚无化,也就是说,任何攻击都可以直接从我上穿透过去,还有……”

    噗地一下,什么东西扎在了李玄的肩上,血渐渐渗出来,然而那里什么也没有。

    “连武器也可以隐形,并且,只要我愿意,将那破空声一起屏蔽也不是难事。如果你刚刚是凭借听力来躲闪的话,那可要糟糕了。”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只听见王子贤的声音喊道:“你就躲吧,看你怎么躲!”

    李玄抬起头,淡淡地说道:“我不会躲。”

    紧接着他的上又多了三个伤口,衣服上一大片殷红sè。

    ;

重要声明:小说《白狼制裁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