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逃亡奇遇

    侯德隆听到说话声,感觉耳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转头一瞧,正是在玫瑰酒吧包厢门口遇到的几个保镖。他一见是他们,心里暗暗叫苦,真是冤家路窄。紧握了握手里的药丸。

    这时候,他想不到的是,这些保镖也是想起墙壁上的五个窟窿,就头皮发麻。几个人互相打着眼神,脚步慢了下来。手伸到背后。另一只手却是向着王鑫打着手势。王鑫和小雪一见就是一惊。不由得向后退去。

    侯德隆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向四周看去,不知何时,大厅里除了他们几个人,售车小姐和看车的人们已经都消失不见。他用手摸摸嘴,借这个机会把药吃下去,心安定下来。怎么也想不到事会演变成这样。果然是美sè害人。这个小雪恐怕不简单,就算再美丽人像这种涉及杀人的事,自己也不可能脱口而出。这不会是一种魅惑术?想到这他心里大怒,就因为她,自己说出的一句话,王家就不会放过他。何况预谋杀人也是要判刑的。

    侯德隆猛地一窜抓住小雪的胳膊,想把她拉在前面做人质,因为那些保镖已经把枪亮出来了。这时,王鑫见小雪被抓住,使了个鞭腿,侯德隆可不是以前了,把仅有的两颗药丸吃下,就觉得全就像久旱的田地,在疯狂吸收药力,甚至他都有种骨头在呐喊的错觉。澎湃的力量向手里汇聚,一双眼睛也看到一个更加鲜明的世界。

    侯德隆觉得王鑫的腿踢得太慢,自己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脚踝。王鑫想把腿抽回来,却是没抽动。立即腰部使力,另一条腿也踢了过来。侯德隆一看她还没完了,本来他因为小雪迷惑自己,想绑架小雪为人质。这时看到王鑫又打自己,想起刚才挨的那顿揍。火气瞬间转移到王鑫上。左手把小雪猛地一推,然后抓住了她另一只脚。侯德隆借势把王鑫轮了起来,吓得王鑫大声惊叫。

    侯德隆抡着王鑫,打向保镖们,保镖纷纷躲避,他借机几步冲出门外,见门外没人把守,使了个巧劲,把王鑫扔向保镖们。然后爆发全力向前跑去,跑过了数个街区,见到没人追来,他才算慢了下了。心里想到:“只希望他们不报jǐng,不然自己恐怕要去监狱度过几年。”这时,他没发现远处一辆黑sè轿车在跟着他。里面在交谈着:“本以为这次监视行动会很无聊,没想到看了一出好戏。”

    “嗯,此人原来可没有这么大力气。现在倒是出人意料。”

    ..........

    侯德隆又跑了会,始终没见追兵,不再跑,小步溜达着。想着在前面拐弯处,叫辆计程车。就在这时,四周围突然冲出十几辆黑sè轿车,有要把他围住的架势。从拐弯处,更是跑过来十多个黑衣大汉。手里拿着棒球棒,迎头向他打来。侯德隆一看不好,用手臂硬挨了几下,跳到开过来的汽车上,这时围过来的汽车都停下来,呼啦走出一大帮,都是一黑衣。把他团团围住。

    侯德隆站在汽车上,很清楚看到后面一辆车上正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带着愤怒要吃人的目光,正是王鑫。侯德隆看着她笑笑,手里做个抡的姿势。气的王鑫要下车,却是被小雪拦了下来。侯德隆现在可不怕这些人,大街上料想他们也不敢动枪。至于棒球棒打在他上就是挠痒痒。本想着在抡一回王鑫,见到王鑫不受激,不下车。侯德隆就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侯德隆来了个扫堂腿,把车下的人们踢到旁边,跳下车,抓住汽车,猛地把汽车掀翻砸向黑衣大汉。这些黑衣大汉没想到他这么大力气。纷纷躲避。借这个机会,侯德隆横冲直撞,突破了包围圈。想拐弯处跑去。

    前面已经算是闹市区了,一个人在前面跑,后面众多大汉在后面追,构成了一道奇异的风景线。人们纷纷驻足,要看个稀奇。“这是在拍电影吧,”

    “嗯,肯定是,前面那小子跑的真快。”

    “奇怪啊!摄像机在那?”

    侯德隆跑着暗暗乍舌,这王家到底有多少保镖啊!这一段时间自己已经遭遇数次围追堵截,最起码有三波队伍在追他。侯德隆计划找辆车了,自己的力量在慢慢减少,必须减少消耗。他跑着向四周看去。周围竟然没看到汽车。电动车倒是不少,拐了个弯,终于有车了。车不少,但是都锁着。只有一辆开着门,不过太破了,侯德隆有点惨不忍睹。心里想到:“自己不过是想着用它代步,减少下消耗。想着用车,甩掉对方,更本不可能。只要挨到黑夜,自己就好脱了。”

    想到这,他不再迟疑,上了车,打着火,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旁边商店内,出来一小伙,长得甚是英俊,但是头发乱糟糟的。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走到停车位,看到车位上空空无也,大叫道:“我的车,谁偷了我的车...”

    侯德隆开着车,哼着小曲,他突然开上车,让黑衣大汉们有些措手不及。这么长时间,都没看到他抢车逃跑。他们下意识认为侯德隆也许不会开车。所以侯德隆突然开车,让开车堵截的人们都没想到,知道后面追击的打手机通知才知道。这时候侯德隆已经跑出了包围圈。

    侯德隆一看暂时甩开他们了,心里自然高兴,想着不如自己就开着这辆车去香港好了。想到这车的惨样,心里祈祷最好不要遇到小胖妞。正想着心事。突然汽车里收音机刺啦刺啦的响。侯德隆奇怪,自己没开收音机啊!

    这时,收音机里有人说道:“你个混蛋偷车贼,你为什么偷我的车,我告送你,你马上给我送回来。不然后果是你不能承受的。”

    侯德隆心道:以为自己有点追踪手段,我就要怕你。待我吓唬吓唬你。说道:“既然你是车主,那现在我和你说一声,你的车被征用了,你可以去国安领取相关费用。

    “你说什么?你是国安!”声音有些尖锐,还夹杂着一丝惊慌,侯德隆迷想到,听到国安,你就惊慌失措,看来也不是好鸟。

    对方很长时间不说话,侯德隆也不再管他,因为王家的人已经追上来了。这该死的破车,就是不行,想到这,猛地拍了下车。

    “**拍我的车,你活腻味了。我告送你我有几十种方法让你送死。还说自己是国安,没看见过被人追杀的国安。”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让人想起被踩了尾巴的猫。

    侯德隆听到对方的话,心里一动,这破车还这么在意,还几十种方法置人于死地,我在车上除非你能遥控车。这车有古怪啊。他四下打量,没什么古怪的地方。这时就听收音机里又传来声音。“我告送你,现在你把车停在路边还来得及。否则...”

    侯德隆怎么会在意他吓唬,真有意外,自己大不了传送去无名界,一个念头的事,想杀自己哪有这么容易。说道:“随便了,给我找一个有创意的死法啊。”

    “你...你真是个疯子。”

    “我和你说啊,我要被抓住了,这车就落到别人手里了,到时候你还得杀人来保住你的车,所以你有本事还是快施展吧。省的以后杀人过多,睡不着觉。”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是你我的,不要怪我。”

    话音刚落,车子里就发生了变化,整个车厢内焕然一新,出现的各种装置很有科幻的意味。侯德隆料定这辆车上有秘密,拿着手机想拍下来,没想到这秘密如此惊人,座椅上好像有了吸力,让人动弹不得,车顶出现了一个针头向他扎来。

    侯德隆连忙急喊::“你的秘密我已经通过手机发到别人那里,我死了他就会把事告送国家,你想当小白鼠,那就杀了我。”

    针尖已经到了侯德隆口,终于停了下来,侯德隆出了一冷汗,自己差点就要传送了。但传送虽然可以活命,但是自己的秘密却暴露在别人眼里。对自己以后大大不利。自己威胁对方还是做对了。接着说道:“现在把针头收回去,让我可以zì yóu活动。”看着针头消失,自己重新能够活动,侯德隆微笑着,又说:“现在给我甩开后面的跟踪。”

    “我没那本事,车在你手里,你自己开啊。”汽车前玻璃突然出现一个屏幕,一个人影出现,又猛地消失,随后满是雪花的屏幕才传出声音。

    “你不帮我,我可甩不脱他们,前面就是jǐng察局,我只好去哪里了。我不过是摸了王家千金部一下,想来jǐng察也不会难为我。不过到时jǐng察询问我,我如果突然说漏嘴,那就对不住了。”侯德隆忍着笑,严肃说道。

    “你,你好。我答应你,但甩脱以后,你必须下车离开。”话音刚落,就见车速明显变快。简直有如离弦之箭,迅速把追兵甩的无影无踪。

    “这恐怕不行,你的车不错,我准备租下来,一百万,怎么样。到香港后,再还给你。”侯德隆心愉快,吹了声口哨。说道。

    “你不会是想着假租实买吧。告送你,想都不要想。别说100万,就是100亿也是休想。”声音顿了顿,接着又说道:“你想去香港?我这车没有香港牌照。你根本就进不去。切,一点常识都没有。”

    侯德隆听了,为之一愣,还有这个说法。自己开始还想着开车和小胖妞炫耀呢。没想到香港还有这规矩。他说道:“你不要多想,你车再好,我也没那想法,这一百万里面有你帮助我脱困的钱。既然到不了香港,那就到深圳。”

    ;

重要声明:小说《恶人是怎么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