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石碑的底牌

    侯德隆想了想,没什么办法,只能看石碑的下一步动作了。接着这两个人又说起这次酒吧聚会。汇聚了明珠市不少的大少,非富即贵,据说是给京都来的牛x大少接风洗尘。其中自然少不了王义和欧阳二公子。

    咔吧,卫生间的门响了,又有人进来,那两个人顿时不再说话。又过了一会,卫生间彻底静了下来。侯德隆猜测这两个人可能已经离开了,得到的消息让他很别扭,王义原来给自己的印象,就是厌恶。谈不上憎恨,这次听说他死了一个少女,而这个少女还是为了守住贞洁而死。这才大为憎恨,恨不得杀了他,多好的一个女孩,现在这样的女孩,在社会上真是凤毛麟角了。现在侯德隆,也是在叹息。

    但是这时刻,竟然有人说了,没王义什么事。是别人做的。侯德隆心中的恨意,消散了不少。自然就没有杀王义的意愿。这些对石碑有没有影响呢?如果没有影响,自己可就倒大霉了,现在这里汇聚着如此多的大少,还有京都来的牛x大少,这是让自己以后仇敌满天下啊。侯德隆想到这就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你说这两个王八羔子说啥不好,说这些,看来都是拔舌地狱出来的。还说什么牛x大少,笑死人。不知道名字就别说,一看你们就是大少里的小瘪三,甚至都算不上,也许只是保镖,狗腿子一类的小角sè。

    侯德隆突然感觉体动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提起了裤子。系好腰带。推门向外面走去,去的正是包厢方向。

    哎!侯德隆心里叹道,还是躲不过啊。自己尽力而为吧。路途不远,转了几个弯,就进了包厢通道,侯德隆一看傻眼了,在尽头的包厢门外,站着五六个大汉,都是一黑sè西装,还带着墨镜,明显的保镖打扮。腰间鼓鼓囊囊的,侯德隆可不认为那是手机,恐怕都带着家伙呢。这让他一阵愤懑,这还是天朝嘛,什么时候枪支如此泛滥了。想来这里就是诸位大少欢聚的地方了。

    自己的体直接就奔那里而去,侯德隆开始急的在脑海里大喊大叫,现在过去不是白白送死,但是又一想,石碑会这么简单吗?是知道自己的底牌,还是另有奇招。他决定看看再说。毕竟无冤无仇的,那些保镖也不会拿出枪就把自己杀了。

    路过左手第二个包间时,里面传出打砸东西的声音,夹杂着时断时续的哭声。奇怪的是哭的不是女人,侯德隆听得很清楚,是个男人,而且听声音很年轻。他觉得有些奇怪。还没等他多想。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保镖面前。

    站在这些大汉面前,才发现自己一米七的个子,自认为结实的板,根本无法和这些保镖相比。这些人普遍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眼里jīng光四shè,纷纷俯视着侯德隆。要是真正的侯德隆在这,恐怕早被吓得低头了,而石碑不会,依然昂着头,面无表

    保镖们见到对面的人不怕他们的眼神,都不由得惊讶,他们可都是杀过不少人的。一个眼神过去,吓得人面无土sè一点不夸张。众人互相递了眼神,纷纷肌紧绷起来。一时间,气氛有些凝聚,这时,侯德隆在脑海里有些不好受,本来这种气势,冲击的就是意志,jīng神一类的物质。偏偏他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这时对面气势越来越强,侯德隆终于坚持不住,有了逃跑的念头,但是想起自己在脑子里,能跑到哪里去。除非石碑觉得不敌,退走。

    他坐在脑海里,感觉心脏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奔腾的血液好像沸腾了一般,自己的体有种刺痛的感觉。尤其是右手感觉在无限膨胀,有种要崩溃的感觉,自己不会被人用眼神杀死吧。侯德隆迷迷糊糊的想着,那样自己不是太逊了。不能这样。自己要逃开。这时脑海里电光闪过,他猛然想起如果自己现在加深对欧阳二公子的憎恨,会不会改变石碑的想法呢?最起码能够让他不玩瞪眼就行啊。

    侯德隆仔细想着欧阳的恶事,把网上看到的一些丑恶都安在他头上。还别说这种方法,真的有了效果。不知多久,石碑转过向外走去。侯德隆顺着眼睛的余光,突然发现墙壁上有五个小孔,手指粗细。他感觉很是奇怪,这是干什么的?难道是酒吧的特sè?他却没注意,就在石碑转的时候,几个保镖像是要围过来的样子。中间一个保镖做了个手势,然后指指墙壁。其余的保镖看着墙壁,都变了脸sè。突然侯德隆感觉手指一阵剧痛,让他疼的又在脑海里大骂石碑:一个要被千刀万剐的,怪不得有人在你上乱刻,诅咒你以后被人刻满全。啊...你个混蛋。**把体控制了,却把痛感神经留下,真是太损了。

    “王哥,就这样放他走了,我看他很诡异...”其中的一个保镖小声对中间那人说。

    中间那人阳光扫过众人,压低声音道:“还是算了。”接着又指着墙壁上的五个洞,说:“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人绝对是个武林高手。像是来找里面人麻烦的。但是里面如此多的大少,谁知道是冲谁来的,只要不是找咱们少爷,咱们根本没必要架这个梁子。当然如果真是冲少爷来的,到时候再见真章。”

    众人齐齐点头,其中一人低声道:“你们说是不是和死的那个女人有关。”要是侯德隆听到就知道这是厕所里说话的其中一人。

    众人听了,眼里出现亮sè,分明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中间那人看在眼里,马上挥挥手,冷冽的说道:“这件事大家都不要谈论,而且这件事也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说到这,特意看了刚才说话那人一眼。接着说道:“而且欧阳二公子因这事很是暴怒,你们不要惹祸上,不然到时候,就算是少爷也救不了你们。都听明白了吗?”看着众人纷纷点头,他才满意的露出笑容。

    “看,那个人,他...”在厕所出现过的那人又说话了。

    中间那人刚露出笑脸,就听到有人说话,竟然还是刚才那人,心里不由火起,眼光狠狠盯着那人。那人一惊,话堵在嘴了说不出来。只好苦笑着,用手指向一个方向。中间那人顺着看过去。也愣住了。心想,难道被他猜中了,是为那女人之死而来。怎么可能,自己可是知道一部分真相的,那死去的女子本来就是欧阳彪的女人,早非处女,何来贞洁一说,那些不过是故意放出的烟雾。而且是欧阳彪亲自交代的。要不是少爷和欧阳彪是好友,而自己是王家的远房亲戚,这种内幕自己根本不可能了解。但是先前那人进了包厢,是何缘故呢?

    侯德隆咬牙坚持了一阵,终于疼痛减轻了不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进入了一个包厢之内。包厢内,好像被龙卷风肆掠过一样,满目疮痍,一个还算完整的沙发上,一个年轻人在呜呜啼哭,侯德隆听着声音很是熟悉,这不是自己去找王义路过的那个包厢内的男子。他很好奇为什么这个人在包厢啼哭,因为角度问题自己看不到脸,沙发旁边站着两个大汉,一标准保镖打扮。和刚才遇到的没啥不同,但是侯德隆看着他们,总有一种厌恶的感觉。沙发对面也有一个人,笑眯眯的胖子,坐在一把椅子上,足可做两个人的椅子,他坐上去,完全看不见椅子的边缘。只听到椅子执拗执拗的响声。

    这时候,就听到沙发上的男子说道:“吴大吴二,他既然听到我说的事,那就把他拖出去喂狗吧。”

    “是,少爷,那送去那个山庄?”一个声音从侯德隆后传来。

    侯德隆在脑海里抓狂,自己一不留神,就陷囹圄了。石碑在玩什么把戏。听到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突然脑后被硬物撞了一下,侯德隆明显感觉是一个管状物,想到保镖腰间的鼓鼓囊囊。难道是枪。看来自己是霉运不断啊,怎么就听到你们的秘密了呢。又他妈的在酒吧说机密事的吗?还要拖去喂狗,这也太凶残了。

    那个少爷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大喊道:“不就是这里吗?你个白痴。还想去那?”

    “额,”这番话显然把保镖难住了。这时椅子上的胖子说话了,“少爷,不用和他们动怒,小心气坏子。今天只是给京都李家面子,不然少爷才不会来玫瑰酒吧。”说着转过对着侯德隆,说:“抱歉啊!少爷遇到伤心事,难免口不择言。但这事事关重大,不关你听没听到,你说的我们也无法相信。我山庄里有台测谎仪。你跟着去测一测。只要你不知道。以后还有补偿。"接着又对保镖说道:“你们两个把他领回落叶山庄。接着打了个眼sè。

    后的保镖得到暗示,开始推搡石碑,“走吧,靠,他妈的这小子,肌真结实,力气真大推不动他。”

    侯德隆这时感觉,心脏又开始像火山喷发一样,全血沸腾,他奇怪已经没有人视自己了,为什么还这样。突然看到自己的右手,红通通的,仿佛血液全部槮了出来。感觉那里有无穷的力量。猛然想起墙壁的五个洞,正好和自己的手指吻合,再联系保镖说的话,原来这就是石碑的底牌。

    ;

重要声明:小说《恶人是怎么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