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上顷刻人间一月

    啊...救命啊...侯德隆坠入黑暗之中,他四肢乱动,想着抓住些什么东西。但周围有如泥潭一般,让他动弹不得,他不由得惊慌失措,大声呼救。

    不知挣扎了多久,感觉是一刹那,亦如同一生,最后猛地一个挣扎,侯德隆发现自己正躺在上,大口喘着粗气。没错是自己的出租屋,他不由愣住了。难道自己在做梦吗?那岂不是...

    侯德隆连忙默念面板,脑海里一闪,面板出现了,他一阵激动,是真的,自己终于要发达了。

    侯德隆在上又滚又跳,发泄着心中的喜悦。良久...他想起,这个面板自己还没有研究呢?现在正好看一看。凝神看去,面板还在那。只见上面写道:无名界认主阶段表。现阶段处于第一阶段(认主完成度范围一亿亿分之一——亿分之一)

    媒介:无名戒

    。主人:侯德隆一级。认主完成度万亿分之一。无名界反馈能力:1,制造界域连接门。

    2,复活技能

    (可复活99次。但是只限于在无名界死亡的况下)

    界力:100“太少了,要是可以无限复活就好了,”侯德隆得了便宜还卖乖,在和奕谈话的时候,他就知道只能复活99次,本想直接说的,但是话到嘴边,却是只说了复活,没有说复活次数。当时他就明白这个能力将是自己最大的底牌,次数更是密中之密。就算是奕,他也是不想全说的。

    如果自己在地球遇到危险怎么办?是否可以瞬间穿到无名界呢?侯德隆默想着,复活只限制在无名界,这个规定实在是太坑爹了,他想起在认主后,默想事,好像戒灵会有回答。

    脑海里一闪,一个对话框出现,侯德隆心里窃喜,果然可以。一行字缓缓出现:解决措施如下,主人可以制作界域连接门,与灵魂绑定,设定在主人受到致命伤害时,会自动回到无名界。这样死亡后,主人会在复活空间复活。

    侯德隆边看边想,这个戒灵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要是这种电脑对话模式。界域连接门怎样制作?复活空间是什么?等到看完后,发现后面又在缓慢出现字体,关于我的存在模式,首先我也有形体,和说话功能,但是因为主人的认主完成度太低,无法见到。所以只能是这种对话模式。界域连接门制作简单,你只需意念点击面板上的界域连接门五个字,然后按照提示去做就可以了。每制作一个需耗费一点界力。复活空间是无名界的dú lì空间,专门进行复活,只有主人死亡后可以进入,复活后就可以离开。

    这种方式也不错,最起码方便快捷,侯德隆无奈的想着,但是还是有些别扭,自己想什么,戒灵都会知道,以后不是一点**都没有了。

    他正想着,对话框一闪,又多了一行字,太快了好像这行字从来就是在那一样。侯德隆看过去,只见上面写道:你不用担心我可以知道你的想法。这只是暂时的,老主人规定对于新手,只给与10次解答机会,你现在还可以问我三个问题。解答完后,你我就不能再联系了。那时候我也不会再知道你的想法。

    侯德隆有点傻眼,还有这样的规定。他现在到宁愿戒灵可以时刻知道他的想法了。不过他知道,那不现实。现在怎么利用好最后三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问什么呢?

    他低头深思,如何获取界力,这是最重要的,其次是如何提高完成度。虽然自己不可能让其完全认主,但是不想太输给奕,有生之年达到亿分之一,这就是他的目标。至于最后一个问题,侯德隆决定留在以后再说,至于戒灵可以窥视自己**,现在也顾不得了。

    这时,对话框里面,又在缓缓出现字体:界力是无名界的力量源泉,作为主人,根据完成度大小,分享的界力也不同。现阶段,你每年可以自动得到原力10点。要想更多的获得原力,需要看到更多的地盘,看到的越多,获得的原力越多。主人可以理解为你们地球上的旅游,这块地方属不属于你不重要,只要你来过这片地方,看过上面的风景,那就会增加原力。提高完成度也是这个道理,在每个地方都有一个节点,如果把无名界想象成一个人,那这个节点就是人上的道,每找到一个道,按照道对无名界的重要程度,会换算成完成度。特别提醒,在道旁,往往会有各种生物把守,极度危险。请主人量力而行。

    靠,侯德隆看完之后,爆了句粗口,怪不得奕的完成度才亿分之一,不说这个道如何难找,就说奕有着遨游各宇宙的能力,不过亿分之一的完成度,就可看出这些把门生物的可怕。怪不得奕这么自信,给自己百年时间,自己明知不可能,但总有一丝妄想,但是现在该是醒悟的时候了。

    侯德隆虽然没有把完成度看的多重,但是当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还是有些惆怅。好在获取原力的方法很简单,不过就是旅游而已。不过为什么要用地盘这个字眼呢?难道其中有什么说道。

    脑海里一闪,侯德隆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不会是把自己所想的,当做最后一个问题了吧,自己不想啊!他心里大呼。

    看着缓缓的字出现:请问,是否确认听取为什么用地盘字眼的原因。根据老主人设定,主人最后一个问题,需要主人进行确认后,戒灵才可以回答。

    侯德隆看完,松了一口气,连忙说不确认。随之对话框消失了。他一阵无语,临走就不能说句话啊,哎!自己虽然被叫着主人,却没有真正主人的待遇啊。

    侯德隆诽谤了一阵,只觉得两眼皮直打架,重新躺在上,也没脱衣服。不一阵儿就进入了梦乡。

    次rì,侯德隆还是按照习惯xìng的生物钟醒了过来。他不用看表,就知道现在不过七点刚过。起来洗簌完毕,准备出去吃早点,却发现一个奇怪的事,就是地板上,桌椅板凳上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尘。看着布满灰尘的电脑,这是要多少天没整理,才会变成这样。摸摸榻,手指尖上一层灰尘,抖抖自己的衣服,往下掉末。微小的灰尘呛得他直打喷嚏。

    侯德隆都想不出,自己怎么在充满灰尘的上睡着的。到底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昨天晚上顶多离开一两个小时而已。难道是晚上刮风,看看窗户,根本就没开。看着屋里屋外,怎么看都像很多天没人住的样子。

    他拿起手机,准备问问房东,手机拨通“是德隆吧,你这是回来了。”房东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明哥,这房子...”侯德隆听着房东的话有些不对劲。我这是去了哪里,和他说了。没有的事啊!所以房子里都是灰尘这话就没有说出口。房东叫李大明,是明珠本地人,早年做生意,发了家,因为生意越来越难做。所以买了很多房子和店铺,都出租出去。当起了出租公。得益于明珠直辖市经济迅猛发展,房价迭创新高,李大明做生意没成功,但是因为买房而成了亿万富翁。李大明去年在酒店吃饭,大厅付账时,不知什么原因,裤子突然成了开裆裤,引起众人哄笑,当时侯德隆也在场,把上衣借给他护住下。因为此事,李大明很感激侯德隆,一来二去,成了朋友。这房也是李大明强租给侯德隆的,不要都不行。一个月500块。三室一厅,可以再找两个租户,收上的钱算是侯德隆的。侯德隆明白这是变相的帮助自己,很是感激,不过,君子财,取之有道,住了一年,他也没想着再找同居的住户。

    “德隆啊!说多少回了,那房子你住着,我又不缺那点钱,你不用捞替我着想。”

    侯德隆一听,就知道他误会了,以前自己也是提过多次,因为离公司远点,想着搬走。李大明死活不同意,侯德隆知道一说这个,李大明总是要教育自己一番,所以转移话题比较好。“咳咳,那个,什么回来了,我怎么有些不明白呢?”

    “你小子还说,你一个月前和我见面,说家里有事,问你什么事,也不说。这一个月我给你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是关机。”李大明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

    “你说我?一个月前?你确定?”侯德隆心想,这不会见鬼了吧。真是太荒谬了。

    “不是你,还是鬼啊。你到底怎么回事,有点不对劲啊!你是不是有事啊。不是我说你,有事直说啊。尤其是钱的事,我人脉上差点,但是钱上你不要和我客气。你也知道我很暴发户。”

    侯德隆听着,觉得心里暖暖的,能够在异乡,结识如此重义气的朋友。真是自己的福分。“没事,大明哥,你不要误会。我真没事,如果我缺钱,你知道我的脾气,肯定会直接对你说的。”

    “这倒是”电话里短暂停顿了下,就听他将继续说道:“但是我怎么觉得你古里古怪的,”

    侯德隆一听就知道,他有些疑心自己说话不对劲。于是半真半假的说道:“实际上是这样,昨天晚上回来,因为太累了,倒头就睡了。今天醒了一看,屋子像是很长时间没有人住过,都是灰尘。我记得我走之前让你找个钟点工,每天帮着收拾下。你可能是忘记了。”

    手机里过了一会,才传出声音。“是吗?我有些不记得了。可能是我给忘了吧。抱歉啊,德隆。你放心,我给家政服务打了电话,一会他们就到。原来就这事啊,你小子狡猾狡猾的。又犯了懒病了。还诸多借口。”

    侯德隆没想到自己一番话,到让他误会把家政叫来了,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这里面的事太过离奇,还是不要和别人说得好。现在他百分百肯定这事和奕有关了,想起在去木星说的话,去木星需要付出代价。看来这个代价就是自己消失了一个月的时间。侯德隆咬牙切齿,这还叫对于自己的体健康没有影响。这可是寿命啊,自己一生有多少个月啊。相信他真是一个错误。诅咒他生孩子没眼。

    “我并没有说错,是你理解有误。”

    ;

重要声明:小说《恶人是怎么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