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龙回华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良星 书名:奇术老师
    靠在机窗的玻璃上,柳云心事重重回想着五年前的事

    曾经的同学,朋友,兄弟,如今不知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虽然曾经并没有给柳云留下任何可值得回忆的事,但多多少少是一份永久的记忆。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就过去了五年的时光。

    五年前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如今归来已经成了刚毅青年。

    这次回来主要是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回来看看曾经的老同学,二来就是柳云曾答应过自己离世的父亲,回国之后找一个好媳妇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

    在国外混了这么多年,五年时间血与火的历练柳云真感觉自己有点累了。

    现在五年的回归,柳云准备去找一份安逸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过上平静的rì子,倒也不错,回想起五年前父亲对自己说的话,柳云刚毅的面容不自的出现了一抹伤感之sè,父母在死的时候都希望自己娶到一个好的媳妇,然后生一个大胖小子,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自己都二十五岁了。

    或许在外界人看来,二十五岁的年龄并不大,但柳云却经历的太多太多,他一直都将自己当成了三十岁的男人看待,至少心志上已经算是成熟了吧,但有时柳云也犯一些不成熟的事,毕竟嘛!说白一点的,都是人,犯二每个人都难以避免。

    如今自己拥有三项异术,再也不可同rì而语,但人的实力越大,反而害怕的事越多,这个世界是很奇妙的。

    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都可能发生,或许柳云就是这些人群当中的微小一粒,这么多年过去,这次回来柳云还真有点不习惯,至少现在的世界变化的太快,还是有很多东西他不懂,他不知的,不像五年前那个橙红年代了。

    刚下飞机后,柳云就接到了曾经在大学里最要好的朋友王君的电话。

    这次提前回来就是应王君之约,若不是二年前柳云无意间登入国内的邮件,还真可能与他永远失去联系了。

    “喂,柳云吗?”电话那头传来久讳的声音。

    “呵呵,是啊,过的怎么样?”柳云微微一笑,刀削的面容阳光无比。从边路过的美女们无不打量一番。

    “呵呵,还不是老样子,对了,你总算赶回来了,今晚我们的聚会就摆在“夏宫”酒店,你赶快来啊,千万不要迟到啊!”王君那头显得尤为的兴奋。

    “呵呵,好的,一定赶到.....”。

    挂完电话后,柳云刚走出机场。迎面就开来了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跑车!

    跑车以优美的弧线在柳云面前来了个“漂移”瞬间不正不歪的停在了柳云的面前。

    紧接着一名穿火爆劲装的女子自车中走了出来。

    女子上穿着紧背心,外面着一件休闲的马甲,下面穿着一件超短裤,在衣服的勾横下,材几乎完美的呈现在柳云的面前,再加上脚下足足有十公分的水晶高跟鞋,显得尤为的高挑与动人,雪白的大腿与天使的外貌再加上别样的气质,唇红齿白、慧额琼鼻,仿佛人间谪仙一般。

    不过就是穿的太火爆了,让人联想不出像广寒的感觉,毕竟像广寒这种仙子在绝大数牲口眼里都是那种不食烟火不沾凡尘般气质,让人没有任务亵读的意思,与火爆根本就九杆子打不着边的主。

    而眼前这火爆女郎,让人看了第一眼恨不得就立即将她给就地正法了,然后就做回禽兽来个圈圈叉叉,就算是枪毙都觉得值。

    不过柳云对这一类的女子并没有太多的“xìng”趣,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女人,有句话说的好,可能说到男人心坎里去了,“越难以征服的女人就越使男人有挑战的难度与兴致”。

    但像这种权力xìng与任务xìng的女人,柳云就觉得没有征服的可能xìng,因为她们是特工,只要一个命令下去,她可以随时脱光衣服陪你睡,任你亵玩,但与干死尸没有什么两样,当一个女人失去了自我人生权与思想dú lì权,就显得毫无意义。

    火爆女郎取下墨镜冲柳云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您就是云.....!”

    “上车再说!”

    柳云直接打断了她的说话,二话不说就钻进了兰博基尼跑车内。

    火爆女郎见柳云如此,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于是也钻进了跑车内。

    “说吧!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柳云一进车内便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呵呵,在整个全世界中,没有我们华夏军方查不到的事,更何况是你回来的消息。”火爆女郎很是自信,犹如上帝jīng心雕刻的jīng致脸蛋露出了一抹强大的自信。

    柳云深吸一口香烟之后,懒散的说道:“你好像很自信?呵呵,”柳云说一半干笑两声,然后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太大,太多的事是你们无法想象的,自信是好事,但过分的自信就是自嘲!想必一定是那个老头叫你来接我的吧?你回去告诉他,根本就不可能,这个世界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次回来我只想过安逸的生活,希望你们不要打扰我,不然我的为人与心xìng,我想你们一定清楚!”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将火爆女郎直接给说懵了,不知道下一刻自己该说什么,或许是自己的见识太少,有些事估计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吧,但女子还是不死心的说了一句:“难道你忘记了你是中国人?”

    柳云一听眉头一皱,刀削般刚毅的面孔露出了几分嗜血的野xìng,细而长的眼睛泛出几丝jīng光:“我是中国人没错!但还是论不到你来说,我所做的事,从不对国家做出任何的伤害,有些事是你不会懂得,我希望你再与我说这些话的时候,请考虑一下后果,请别以个人的角度与我说这些话,因为你代表不了什么!”

    火爆女郎见柳云有些生气,便不再多说什么。

    转过子便驱车行驶。

    看着火爆女郎的背影,柳云沉默的闭上了眼睛,自己的苦衷只有自己能懂,别人根本就无法去理解,深吸一口气,柳云便闭上眼睛养神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兰博基尼便停在了夏宫大酒店的门口,柳云让火爆女郎将车开至车库,然后一个人朝着事先订好的包厢走去。

    看着夜sè当中五彩华丽的霓虹灯,与妖姿招展的迎宾女,柳云好久没有过这种奢侈的生活了。不免想起了五年内所发生的一些事

    不过,柳云只是微微一笑,往事如梦,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想也没用,想多了只会伤害脑细胞。

    这时,柳云的手机又响了。

    还是王君打来的电话,接完之后,柳云便朝着电梯走去,而王君事先在电梯口等着。

    当柳云出现后,王君直接来了一个熊抱,一把就将柳云给抱在怀里。

    “你小子总算回来了!你知道这五年来我有多想你吗?失踪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死了,便满世界的打听你的消息,你小子终于是回来了!”王君就如一个孩子般,竟然流下了泪水,从这泪水来看,他对柳云的义并不是假的。

    “呵呵,好了,好了,都这么大人了,居然还流眼泪,待会要是被人看见了,还不笑话死你啊。”柳云打趣的他。

    “怕什么!看就看,男人流泪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有的人就是想流眼泪都流不出来,更何况这泪水我流的痛快。”

    “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吧,估计以前的同学都等急了吧?”

    柳云拍了拍王君的肩膀安慰着他。

    当柳云与王君一同进入包厢时,整个包厢三十几人全部都惊呆了!

    好久他们才反应过来。

    “柳云五年前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

    众人都傻眼了,刚才王君说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原来竟然是柳云!

    五年前大家眼里的笑柄,心中所看不起的对象居然活生生的回来了!而且现在的气质明显与当年有所不同,只见柳云的双眼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涣散的感觉,他的眼睛很细、很长,微笑起来甚至只能看见一条缝,但却泛着jīng光,给人一种神秘的sè彩,而且消瘦的影明显比以前结实了,但还是消瘦,只不过比起五年前实在是硬了太多太多,尤其是柳云脖子处的一道妖异的刀疤,像是一道jīng美的纹一般,充满着男人的气魄与气质。

    在场的同学们都像看着怪物一般看着柳云。

    “啧啧啧!真是变化太大了!真是没有想到以前的废物如今却成了如此!真是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这时,一名打扮与气质都张显纨绔的青年自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冲着柳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褒低着柳云,总感觉他话中有话的势头。

    “李天你怎么说话的啊?你什么意思啊你啊?柳云今刚回来你就这样说话的?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啊?”王君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名叫李天的家伙明显是挑事来着。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改不了曾经欺负柳云的德行,也不知道那根筋搭的不对地方。

    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钱就不将老同学放在眼里了。

    “哟!王君同学!你充什么好汉啊?我不就说上两句就不行了吗?毕竟多年不见,回来的也太突然了吧,我这做为老同学就不能虎上一句?就算说的有点没心没肺了吧,也都是好话啊,我是在夸他啊!”李天见王君替柳云出头,顿时也有点不爽了。毕竟在场还有这么多同学在呢。

    嚎着嗓子就往王君上喷。

    当然!王君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倒也不怕这王八蛋,倒是旁边站的数十人没有一个出来讲仗义的话,因为这年头,谁不现实?

    在大学之中本就是打关系的时候,为了就是将来能在社会上靠点关系走心,多结识打牢关系,这样办起事都好办,对谁都好,谁又吃饱了没事替柳云出来说好话呢?再加上众所周知,柳云的家庭条件确实差的,说句难听话,谁与他走的近谁倒霉吧,倒还不如与李天打好关系,以后还能照顾点,摊上柳云这种穷**丝谁乐意?

    但草根之中还是有着一两只麻雀变凤凰的。

    这时,一名长相甜美的同学走了出来,冲李天与柳云相视一笑:“大家都是老同学,何必见面都这样呢?以前的事就随着时间推移吧,大家现在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得开开心心的,昔rì有什么对错,今天大家都一笑泯恩仇吧!”

    “呵呵,还是你的话中听!”李天呵呵一笑,眼睛略微一扫刘紫兰的部。

    柳云算是看出来了,这名长相甜美的女生叫刘紫兰,是以前大学同系关系还算不错的,以前也多亏她的帮忙自己才少受欺负,这回她还是出来做回“和事佬”。

    说起五年前,那伙柳云家特别的穷,父亲是一个农民工,为了给自己攒学费几乎跑遍了亲戚朋友,但现在的人都现实的可以,可谓是谈钱sè变。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因家境贫寒,在校也没少受欺负,当然!

    这李天算上一号了。

    后来自己的父亲不幸去世,虽然不是柳云的亲爹,但对柳云的比亲爹还亲,柳云得到奇术之后这才失踪五年.....。

    见有人做和事佬,柳云微微一笑,准备拿起酒杯接酒的时候,这时,又有一名同学走了上来。

    “柳云!多年不见,看来你成熟了不少,也变了不少。”这位是柳云当年的死党杨辉,为人心机城府极其的深,不过!当时自己还算是太嫩,并没有发现,反而他的表面微笑,暗地放炮的功夫略有所涨。

    对于如今的柳云来说,心机城府这点犹如小孩玩家家的游戏他可谓是玩腻了。

    杨辉拿起一杯高档Hennessy(轩尼诗)冲柳云微微一笑,然后一饮而尽,道:“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现在大家再次相逢真心不易....”杨辉很是绅士的样子。

    不过,柳云倒觉得这家伙比以前更加深沉了。

    柳云也拿了一杯轩尼诗,这酒最起码也得三千块一瓶!柳云在国外说实话还真是没怎么喝过,不想他们这些二世祖,靠着有钱的老爹,挥霍是他们活下来唯一的寄托。

    王君见势平和了下来,便拉着几名长的还算不错的女同学相互撞起了杯子。

    大家很快的融合在一起,唯独只有柳云格格不入。

    他们相互问候着,相互倾诉着这些年工作的经历。

    能够重新聚在一起有种时光流逝,空间错位的感觉,恍惚间与大学时的某些场景重合了。

    毕业四五年了,大家都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人,有几人已经结婚,更有两人当了小妈妈。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生活轨迹,但总的来说大多数同学都是普通人,昔rì的理想与抱负已被时间打磨的快要彻底消失了,在平淡的生活中归于平凡。

    梦想已经远去,绝大多数人都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五年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大。也许是因为酒jīng的刺激,不少同学都谈起了自己的生活,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有人痛恨自己的老板无比苛刻,总是要求加班,而薪酬却少的可怜。

    有一位女同学说自己的男朋友是某著名企业的部门经理,另一名同学则说自己的丈夫已经升职为公司副总,也有人说自己的未婚妻是某银行高管的侄女。

    而更多的人听后则是默然,很多人的生活并不是很如意。

    其中有个女同学尤显得憔悴,有人说她嫁给了一个并不喜欢的人,婚后并不幸福,丈夫整rì酗酒,有同学路过她所在的城市去看望她时,曾见到她的上竟有淤青伤痕。

    听着他们的对话与聊天,柳云拿起一杯酒便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倒去。

    五年了!五年了!自己离了五年,似乎从新回来是一个错的选择,根本就与这些人格格不入,代沟明显较大,只有王君还能陪自己聊上几句。

    想想现在柳云倒有些觉得,行同陌路的感觉。

    不勉心中的惆怅之更加浓郁了。

    “柳云,说说你这五年来都干了些什么?看你那张白净的脸,是不是被人家小富婆给包养了呢?”

    这时,一名同学似乎是喝多了,生活的压力的他喘不过来气,于是借着酒趁机想洒洒酒疯,但能让他洒酒疯的人,估计也只有柳云了。

    柳云坐在桌子上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而是不紧不慢的喝着自己的酒。

    这下子,让那位同学有点难堪了。

    曾经被自己虐的像条狗一样的家伙,今天居然在自己面前摆横!

    这让他非常生气,本来心xìng脾气就很火爆的他,顿时就拿起酒瓶就往柳云的脑袋上砸去。

    当然!他砸的力道还是有些分寸了,若是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可没等他酒瓶砸来时,柳云的形突然不见了,犹如龙卷风一般就冲至自己的面前,然后在自己的惊骇之下,一只宽大而有力的大手如一把钢钳一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柳云双目寒光四shè,嘴角微微上扬,一抹杀意自他的眼角处一闪而过,吓得王林目瞪口呆!

    举着酒瓶的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干嘛了。

    柳云只是谈谈的说道:“昔rì你得罪的人,今天就是你惹不起的神!别把你那只看眼前三分地,不瞅四方七分路的老眼光看待着任何人!”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

重要声明:小说《奇术老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