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安吉拉到底是谁的女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榕上纸鸢 书名:左拥右不抱
    “哎哟……”李朝朝装不下去了,他张开了眼,丫头压得他好痛。

    “怎么啦?”宋咏荷惊慌了。

    “是你压着我的手啦!”

    宋咏荷囧了,不好意思地将李朝朝的手拿开,“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成植物人啦!”

    “你老公成植物人了谁来照顾你呢?”

    “讨厌!”

    “丫头,还在生气吗?”

    “……”宋咏荷低头不语,她想起了那份亲子鉴定报告。

    “安吉拉真不是我的女儿……”李朝朝着急了。

    宋咏荷用指头捂住他的嘴,“别说话了,好好休息。”

    “可我要告诉你,你别生气好不好?别不理我,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呼吸。”

    她又何尝不是?没有你就无法呼吸!

    “我在上班呢,不能离开太久的,不然主任又要抓我把柄了。”宋咏荷匆匆走了,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双满是柔和酸楚的眼睛,冒着点点星光,是那么纯洁和美好,她的心融化了。

    李暮暮追到楼下,吴双已经无影无踪了,他满心遗憾,只得返上楼。

    秦琴琴看见小儿子上来了,赶紧拦住了他,“儿子,先在外面呆着,丫丫在里面。”

    “妈,我感觉丫丫和哥在闹别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唉……听妈给你说吧。”

    于是秦琴琴将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个一清二楚,李暮暮惊悚了,还有这样的事

    “你说吴双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儿回来了?安吉拉是哥哥的女儿?”简直是不可思议。

    “是呀,吴双从国外回来了。”

    李暮暮想起刚才擦肩而过的倩影,看来真是吴双。

    “我偷偷做了亲子鉴定,报告被丫丫看见了,所以……”

    “难怪丫丫会伤心。”

    李暮暮听了这个消息心里怪怪的,他的脑子里闪现出那一次,喝酒后与吴双偷尝果……难道安吉拉是自己的女儿并不是李朝朝的?可鉴定结果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心里一直放不下的牵挂是吴双,那一次不是没有印象,而是自己一直在逃避。自己的是宋那丫,对吴双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而且那一晚过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彼此都失去了消息。如果安吉拉真是他的孩子,那他将义不容辞地负起责任。

    根据他对哥哥的了解不可能和吴双发生什么,而吴双说的那一次应该就是我自己。他回想起那晚,陪着伤心的吴双喝酒,喝得迷迷糊糊的,然后就像做梦一样浑,有人亲吻他,然后他回应了……所有的动作都是在无意识状态下完成的,但他感觉很奇妙,大汗淋漓后他沉沉睡去。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光着子睡在吴双的上……

    为了搞清楚自己心中的疑问,他上网查阅了很多资料,也咨询了专科医生,得到的回答是只要他们双胞胎兄弟是卵生的,那么就有可能弟弟的女儿和伯伯有生物亲子关系。

    心中的疑虑消除了一半,他更加迫切地想见到吴双和安吉拉。

    吴双去幼儿园接安吉拉,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一直跟踪着她,她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妈,今天不是周末。”安吉拉是周托管,要周末才回家的,小家伙很聪明,妈突然来接她,她就觉得好奇。

    “因为爹地想安吉拉了,所以妈来接你去看爹地。”

    “爹地还在医院里吗?”

    “嗯,安吉拉要乖乖的,不能让爹地生气。”

    “安吉拉乖乖的!”小姑娘使劲点头,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是乖乖的,反正幼儿园阿姨叫她乖乖的,妈叫她乖乖的,现在爹地也要她乖乖的,好像只有她乖乖的了大人们才会高兴,才会更她。

    “妈,我要吃烤肠,我要我要啦!”安吉拉指着路边的快餐店,门口摆着电烤箱,那一根根粉红的火腿肠惑着小天使的唾液。

    吴双看见安吉拉不停地吞咽口水,只得下车去帮她买。

    “妈,买两根。”

    “安吉拉只吃一根就够了,吃多了会拉肚子的。”

    “不嘛,安吉拉要送给爹地一根,所以要两根。”安吉拉真可,小小年纪说话那么完整,真是语言天才。

    吴双微笑点头,她为女儿的乖巧和懂事欣慰不已。她清楚地记得安吉拉几个月就会叫妈,一岁就会说两个字,一岁半就会念儿歌,三岁就会认读简单的字。安吉拉一直都是她的骄傲!

    离吴双的车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高大的影,戴着墨镜,注视着这对母女的一举一动。当他看见小小的安吉拉的时候,真是百感交集。

    安吉拉趴在车窗上望着妈,这时她看见了那个戴墨镜的叔叔,“爹地……是爹地……”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很奇怪爹地为什么要偷偷躲起来。

    吴双回到车里,看见女儿的动作太危险了,没忍住就呵斥了她,着急地大声吼起来,“安吉拉!不要将头伸出窗外!”她猛地拉回女儿。这样的动作太危险了,如果有车子经过,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安吉拉从来没有见过妈这么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哇……”

    吴双见女儿哭了吓得慌乱起来,连忙道歉,“不哭不哭,安吉拉,对不起,妈不该这么凶的。可是你知道吗?你将头伸出车窗外太危险了,妈害怕你受伤才这么生气的。”

    安吉拉似懂非懂。

    “妈,安吉拉刚才看见爹地了!”眼泪还挂在脸上呢。

    吴双心疼了,她将安吉拉搂在怀里。可怜的女儿,是有多想自己的爹地呀,明明爹地躺在医院她却说看见了。她订阅了很多幼教杂志,知道小孩子的想象和现实分不清楚,特别是当他们心里想着某个人或某种东西的时候,眼前就会产生幻觉。

    “我们去见爹地。”

    安吉拉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那个戴墨镜的正是李暮暮,他望着消失在街头的轿车发呆。虽然远远地看见了她们,可他却是那么熟悉的感觉,特别是安吉拉,让他的心都融化了。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左拥右不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