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榕上纸鸢 书名:左拥右不抱
    因为王丽丽的灌输,所以宋咏荷从此的理想就是当大明星。每当别人都问她,宋那丫(宋家那丫头叫丫丫简称宋那丫),你长大了做什么呀?她就理直气壮的回答,“我要当明星!像小燕子那样!”问的人就会捂住嘴笑,还小燕子,一头肥猪好不好?

    还别说,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宋那丫参演了五个节目,五个耶!一个全班大合唱;一个集体舞蹈,她站在最后那种谁叫她又高又大呢;一个儿歌朗诵;一个儿童剧三只小猪,她最适合了;还有一个就是上台为老师献花,作为大一班的幼儿代表给自己的老师献花,感谢老师们的培养,因为幼儿园生活就要结束了呀。

    王丽丽给自己的女儿画得跟一只花猫似的,那口红滴血一样。她还给李家俩儿子也化了妆,李朝朝和李暮暮本来就秀气,化了妆比宋那丫更像女孩子。

    后来他们幼儿园真的毕业了,准备上小学了。(有没有很冷的感觉?)入小学是要测试的,而且还是校长和教导主任亲自测试。可宋咏荷的测试没有过关啊,就连基本的十道算数题才做对三道。王丽丽就把女儿亲自带到校长办公室,让女儿表演了劈腿前后滚翻,还当场画了一幅画,说自己女儿是特长小学生,并信誓旦旦地保证会让女儿跟上学习的。后来你们觉得会怎样?后来还是宋诗人花了一包烟一瓶酒才搞定。

    李朝朝以优异的成绩和表现被实验小学录取了,李暮暮呢,实在,让校长误认为是不是智商有问题了,结果显然被拒之门外。秦琴琴也买了一包烟提着一瓶酒,可校长就是不买账,看来也是坚持原则的呀。最后李暮暮进了小学里面的学前班,宋咏荷和李朝朝读上了实验小学,还同一个班呢。

    对于李暮暮的遭遇,宋咏荷表示特别的难过和同。她还主动将自己收集的糖纸里面最完整最好看最新的那张送给他(那时候小孩子喜欢收集糖纸)。哪知李暮暮看都没有看一眼,“我还以为是糖果呢,哼!糖纸,谁稀罕呀?”

    可是,可是这是宋那丫刚刚才吃了的水果糖的糖纸呀,多新呀!上面的小白兔多可呀!宋咏荷百思不得其解。

    就这样宋咏荷和李朝朝上二年级的时候,李暮暮才上一年级,当李暮暮好不容易上二年级的时候,他们上三年级了。

    秦琴琴以前一直以为自家的儿子样样不如宋家丫头,说话说得晚,走路也没有那丫头走得稳,宋咏荷都会跑了,她家的儿子才会走。现在可好了,大双李朝朝代表月亮战胜了她,成绩好,还特懂事。可小双李暮暮呢,就像得了多动症一样,椅子上好像长了刺,就没有个正形。老师找家长去学校n次了,不是在同学书上乱画,就是揪女同学的小辫子,不是把同学的书包扔了,就是什么作业都不做,不止不做,连书本都不见了。秦琴琴很头痛!

    有一天课间散了的时候,李暮暮猴子般的横冲直撞,本来想去揪宋咏荷的小辫子,哪知被人推了一下直接撞了过去。

    “李朝朝,你干嘛?”

    李暮暮哼了一声,又用肩头撞了过去,这下把宋咏荷撞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李朝朝,你中邪啦?坏蛋!”

    李暮暮见宋咏荷快哭了,连忙跑开了。

    宋咏荷回头看人影都没有了,“哼!李朝朝,还以为你是病猫,原来你是变态呀,故意撞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朝朝一直在宋咏荷的面前都是言听计从,温顺得象一只加菲猫,准确地说是只病猫。今天,今天,太太太让宋咏荷失望和伤心了。

    “李朝朝,刚才你为什么要撞我?”宋咏荷走进教室,就看见正在从书包里拿书出来的李朝朝。

    李朝朝木讷地望着她。

    “哼!绝交!”

    李朝朝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老师就叫他去发作业本,哦,忘了交代李朝朝是学习委员。宋咏荷就悄悄地把他的语文书藏了起来。

    接下来马上就是班主任糖糖的语文课了,糖糖是小二班的同学们给唐老师取的,其实糖糖老师都快更年期了,要是知道大家背后都叫她糖糖,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这么萌的名字跟她一点都不搭。

    “好,下面开始上课了,请一个同学来读读今天的课文。”糖糖老师刚说完,宋咏荷就暗自呵呵地傻笑,她等着看李朝朝出糗呢。

    “我的书呢?怎么不见了?”李朝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边的宋咏荷更是洋洋得意了。

    “李朝朝,你来示范一下。”终于点到学习委员做示范了,宋咏荷想有好戏看了。

    “老师,我的书不见了。”李朝朝是个诚实可的孩子呀。

    “书不见了?你不会连书都找不到了吧?这是一个学习委员的表现吗?怎么给全班同学做表率呢?”

    全体同学都鸦雀无声。

    “下课后到办公室来!”糖糖老师可是很严苛的老师,特别是作为班主任,她要正班风,树威严。

    就这样,李朝朝被糖糖老师叫去了办公室,不过具体是否被惩罚或者批评就不得而知了。

    放学时,李朝朝走到宋咏荷面前伸手就要,还拦住她的去路,势头很足。

    “谁叫你撞我的,我现在背还痛呢!”

    李朝朝还是死死的盯着她,也不放她走,现在的李朝朝已经比她高了。

    “哎呀,在你的椅子下面呢。”宋咏荷被看得浑不自在了,说完就从后门跑了出去。

    因为撞了人,李暮暮心里过意不去,放学后就等在走廊里,二班的同学都叫:“李朝朝,你怎么就出来了?刚才你不是和宋咏荷还在教室里吗?你会飞?”

    李暮暮理也不理,傲慢地仰着头。

    “什么嘛?人格分裂症!”

    宋咏荷看见了李暮暮,回头再看看李朝朝,二班的同学们也马上发现了,一模一样的李朝朝呢?难道会分?呀!鬼呀!

重要声明:小说《左拥右不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