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榕上纸鸢 书名:左拥右不抱
    宋咏荷这个名字富有诗意吧,闻其名就会想到如紫薇格格般恬静美好的女子,这个名字的由来可是传奇。话说盛夏季节,荷花盛开,文化馆的一支笔宋诗宏外号宋诗人写了一首赞美荷花的散文,很荣幸刊登在了一个省级期刊上,这是他近三十年来最大的成就了,所以他认定“荷”对他是吉祥花。在生产宋咏荷前几天,王丽丽每天晚上都梦见盛开的荷花,朵朵艳,时而变幻成荷花仙子翩翩起舞,这样的胎梦预示着她将会生一个艳若荷的女儿。夫妻俩一合计,就决定给女儿取个宋咏荷的名字了。

    宋咏荷她妈怀上她的时候就比别人显怀,才两个月的时候人家说有四个月了吧,四个月的时候人家说有七个月了吧,七个月的时候人家说快生了吧,到要生了的时候,她妈的那个肚子就像快要爆炸的极限气球,随便戳戳就会蹦出几个猴儿出来,太惊悚了吧!左邻右舍的,都认为怀的不是双胞胎就是三胞胎,这么大的肚子,真是少见啊!

    最后宋诗宏都搀扶不动了,还是找了辆三轮车把她拉到医院,剖腹生下一个十斤重的女儿,这那里是一朵莲啊,分明就是一头小猪!

    虽然女儿长得白白胖胖的,人人见了人人夸,可是宋诗人和王丽丽还是很郁闷。他们的好朋友兼邻居李大壮和秦琴琴夫妻在一星期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小子,人家的肚子没有那么大,低调地稳稳地生了儿子,而且一生还是俩。这对王丽丽是莫大的打击,她自认为自己样样都比那个琴琴强,可就这一点,就差了人家一大截。

    “她家两个儿子还没有七斤,俺们一个就十斤,她家小子蔫蔫的,哭得像病猫,我们囡囡张嘴就哭得地动山摇……我们重质量不重数量,将来指不定谁有出息呢?”宋诗人安慰老婆说。

    王丽丽听当家的这么说,顿悟了,今后看她家小子上哪里找媳妇去,人口比例就是男多女少,她家一下就冒出俩,难保今后就是光棍一根,哦,不对,是两根!想到这里她豁然开朗。

    可怜李家俩儿子,生下来皱巴巴的,黑不溜秋的,连眼睛都还没有全睁开,在保温箱里足足呆了一个月才出来。

    王丽丽就每次抱着女儿出去炫耀,让大家猜女儿几个月了,分明才一个月,旁人说有三个月大了,她就骄傲地哈哈笑,“哈哈!!才一个月呢,我家囡囡可沉啦,抱得我手都发软了。”然后撇了一眼隔壁,不屑地说:“李家那双胞胎,两个还没有我家一个重,在保温箱里住了一个月了,今天才回家。”

    因为儿子体弱多病的,虽然是双胞胎,还是弄得李家好像矮了半截。王丽丽的话被添油加醋地传到了秦琴琴的耳朵里,刚开始还觉得自己家的儿子就是不如宋家的女儿,不过后来传得越厉害她反而越淡定,“不就是羡慕嫉妒恨嘛,我才不会在意她说什么呢!”

    李大壮是部队军官,大气豪爽,原以为担心老婆生闷气,现在见老婆这么淡定也就释怀了。

    李大壮是部队连级干部,因为老婆生孩子部队特许休假,现在老婆一口气生了俩小子,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如果是龙凤胎就好了,有儿有女凑个好字。如果让王丽丽知道他还如此不满足,岂不是让她想找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李家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给大双小双取名字了。“看宋家多有文化,宋-咏-荷,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我不管,你一定也要给儿子取一个有文化的名字。”秦琴琴下了死命令。

    “大宝?小宝?大明?小明?大强?小强?……”要是后来知道大宝是脸霜,小强是蟑螂,小明是路人甲乙丙丁,那李家儿子还不得瞧不起父母的水平。

    “没文化!亏你还是在部队机关工作,想点有诗意的,诗意!懂不懂啊?!”秦琴琴马上就要生气了,都要报户口了,儿子的名字还没有想好。

    有一次,王丽丽抱着咏荷到李家来串门,问双胞胎叫什么名字?秦琴琴说还没有取呢,让王丽丽取笑了半天,说多一个就是麻烦,连名字都找不到。

    后来,李大壮厚着脸皮去宋诗人家里借书看,拿了一本古代诗词,翻了一句“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对呀!这句很眼熟,他想起了以前战友帮他给老婆写书的时候用过这一句,有啦!大双叫李朝朝,小双叫李暮暮。

    李朝朝,李暮暮,嗯,不错!秦琴琴对儿子的名字非常满意。等李朝朝,李暮暮的名号在院子里喊响了时,大家都觉得还是这个上口,比什么宋咏荷容易多了,“宋咏荷”多拗口啊。

    王丽丽听到大家的议论就给女儿取了一个小名“丫丫”!

重要声明:小说《左拥右不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