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章 墨子谦独白【番外】

    有人说,这世间最奇妙的感,非一见钟莫属,因为两个人在相遇之前,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世间有那么一个人,会让自己在遇见对方的第一刻,便坠入河,从此无法自拔。

    木兰,你知道吗?对于一见钟,我从前是不信的,可在遇上你之后,我信了。

    或许,你便是上天给我安排的劫数,此生遇上你,上你,我注定在劫难逃。

    还记得,云裳阁与你初次相遇,我对你一见倾心,那时的我不懂,那一霎的心房震颤代表什么,后来我才明白,那是我此生劫难的开始。

    后来,青碧河畔与你重逢,你与众人对弈,我惊叹你的棋艺,对你佩服之余,也开始发觉,自己对你,似乎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我知道,我可能,已经喜欢上你了。

    知道有人欺负你,我很生气,不顾被太子表兄记上一笔的危险,命人暗中除去那三个提督衙门的人。虽然我的人晚了一步,但还是没有白去,那三个被一刀毙命的人,上多了很多窟窿,即便到了地府,想必阎王爷也认不出他们是谁。

    木兰,你知道吗?你招入幕之宾,选择太子表兄的那一晚,是我此生第一次心痛。我第一次领会到,什么叫心痛,什么叫难过,还有不由己。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希望自己是个普通百姓,而不是外表看上去风光无限,实则有诸多事都不能随心所的侯府世子。

    后来,你离奇失踪,我担忧极了。但收到你送来的箱子,且得知相府也同样收到了一口箱子之后,我又有些窃喜。因为那代表你没事,还代表,你与太子表兄和诸葛丞相没有任何关系。

    在那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过得很焦躁,因为不知道你人在何处,盼望着能有你的消息,盼望你能平安,盼望……你能早回来。

    得知你回来的那一刻,我无比激动,激动得快要找不着北,急不可耐地冲上大街,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你重逢,那是平生以来,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一不见如隔三秋。

    我不知道你在邺城的哪条街哪个巷子,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满大街乱窜,好在,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很快,我找到了你,你我的重逢,像是故事那般奇妙而又惊心。

    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我都很庆幸,是你救了那个孩子,因为,我又多了一段可以回忆的过去。只是,每每想起你说你没有心时,我的心都会有那么一些痛,似针扎,似虫咬。

    你不是没有心,而是,你的心,从来就不曾属于我……

    曾经,我不相信命中注定,但如今想来,很多事,或许真的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当时,如果我再强势一些,直接将你带回侯府安置,让你待在我的边,而不是让你流落在外,最终有机会住进相府,我想我们之间,也许会有在一起的可能,可惜我生生断送了这唯一的机会。

    自那之后,我也做过很多努力,父亲从一开始的不赞成,到后来的赞成,对我来说可以说是天差地别的转变。只可惜,这样的转变还未发生任何效用,你便再度消失,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决绝的,不肯给我机会。

    我虽贵为世子,府中美貌姬妾无数,可是,那些都只是逢场作戏,用来迷惑外人的假象而已,我从来不曾碰过她们,而在她们进府的第一刻,我便已经向他们坦白我的立场,她们明白自己的处境。然,纵使我告诉你这些,你对我还是不屑一顾。

    我也是个人,我也会受伤,这世间,你是第一个伤我如此之深的人,但可悲的是,尽管你伤我极重,对你,我无论如何就是放不下,而且,我从来不曾恨你。

    如果单恋是毒,我想,自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刻起,便注定我会毒入骨髓,无药可救。

    后来,在武夷,我们意外重聚,竟得知你便是太子表兄一直在找的沐挽卿,那一刻,我几乎被打入地狱。如果你是白木兰,只是一个楚馆女子,我或许还能争上一争,使些手段让你嫁到墨家,但如果你是沐挽卿,我只能将自己的意埋藏于心底。

    木兰,你知道吗?因为你,我惆怅过,堕/落过,自我放逐过,在你与家族之间煎熬,在你与天盛王朝之间挣扎。若问这世间我在乎谁,我会说,除了我的父母之外,我最在乎你。

    不管你是谁,是白木兰抑或沐挽卿,不管你将来会嫁给谁,成为谁的妻子,我都真心希望你能幸福。

    为了你,也为了墨家将来的前程,在诸葛无为打败太子表兄后,皇伯伯下旨命令墨家出山时,我选择了置事外。

    父亲曾问我这么做将来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自责因为自己的置之不理以致天盛覆灭,我知道,不论史册将如何记载,后世之人将如何评判,我都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一切的一切,都不及你此刻对我投来的一记微笑。

    “墨公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比起从前,你又美了几分,都说怀孕的人更美,今儿个我是信了。

    “我很好,你呢?最近好吗?”

    “我也很好,你坐,我刚命人泡了壶茶,是我家中珍藏的上等碧螺,你且尝尝味道如何。”

    “好,我尝尝……”

    “……嗯,味道不错,很香。”

    “你腹中的孩子有几个月了?孩子好吗?”

    你在树林里经历那样的遭遇,这个孩子,想必有可能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不知道无为兄他……能不能接受这个孩子的存在……

    “孩子啊,有四个多月了,再过不了几,就该满五个月了。太医诊断过,说孩子很好,很健康。”

    四个多月……不正是那个时候?

    “无为兄他……对你和孩子好吗?”

    “他啊,对我和孩子都很好,虽然西夏才刚刚建国,他有很多事务要忙,但每,他都会准时到我宫中探望我和孩子,绝不迟到。”

    “那便好,既然他对你和孩子都好,且将来他的后宫中将只有你一人,那我便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如果他不能接受这个孩子的存在,我还在想,只要你愿意,我会替你抚养,但如今看来,似乎不用我/心了。

    “呵呵!一直在说我的事,我深居宫中,每的生活都是那般平常而又简单,几乎没什么可说的,而你人在民间,想必每都能接触很多新鲜有趣的事,你不如说说你边发生的事吧。”

    “我的生活也很是平常,无非打理一下家中的家业,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了。”

    “我听人说,你遣散了府中的一众姬妾?”

    这个……你也知道了?不知你在听闻消息后,心里可曾有一霎的波动?想必是有的吧?不过,你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大致可以猜到。

    “……嗯,她们每个人,我都给了一笔可观的安置费,让她们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那你自己呢?将来有何打算?可是已经有心仪的姑娘?”

    呵!果然啊,这便是我认识的你,坚韧、聪慧、决绝、善良,但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伤人至深。

    不过我知道,你的心意是好的,你希望我过得好,希望我幸福,所以我不怪你。

    “……暂时还没有。”

    “那你得加把劲了,可以多到外面走走,我相信大千世界里,总会有一个特别的女子让你幸福,你应该得到幸福。”

    “呵呵!或许吧。”

    “皇后娘娘,皇上正在到处找你,你快些回宫吧。你再不回去,他估计得把皇宫的屋顶都给掀了!”

    “青叶,你怎么来了?”

    “娘娘,皇上处理完事务见你不在宫中,急得团团转,命令属下们四处找你,你随属下快些回去吧。”

    “我正在和墨公子叙旧,要晚些时候才能回去,你先……”

    “娘娘,你又不是不知道皇上的脾气,他如今最在意的就是你和小主子,一旦见不到你,他就急得跟什么似的。墨公子是老熟人了,你可以和他再约下次见面,属下相信墨公子是通达理之人,不会计较这些的,你就快跟属下回去吧,以防皇上真把皇宫给掀了。”

    “这……”

    “既然无为兄急着找你,你便先回去吧,我们可以下次再约的。”

    “……墨公子……”

    “去吧,等会儿我正好还有一笔买卖要谈,这会儿赶过去也差不多了。”

    “那……我们下次再见。”

    “嗯。”

    “主子,皇后娘娘已经走远了,我们也走吧。”

    “张梁,不急,我再坐会儿,等喝完了这壶茶,再走不迟。”

    无为兄派青叶前来找你,是怕我和你聊太久吧?想不到,呼风唤雨叱咤朝堂的无为兄,竟然会这么小气。不过小气也正好说明他在乎你,他对你好,我便什么都放心了。

    至于我,你放心,我会努力让自己过得很好。即便永远只一人,我也会照顾好自己,不让你担心,对我感到愧疚。

    至于我对你的心意,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我自己明白就好。

    我知道,有一种感,叫一见倾心,再见倾,三见……至死不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