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章 雷霆震怒

    云惊华皱眉,心中顿生不好的预感,她刚准备扭头问皇甫圣华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觉肩上一疼,人顿时晕了过去。

    皇甫圣华地搂住她的肩扶住她软倒的子,顺势拦腰一抱,只觉手中的分量真轻,没想到她竟是如此的瘦。

    房里听到动静的皇甫嘉怡打开房门,瞥了眼皇甫圣华怀里的人,问:“皇兄,接下来该怎么办?马上走吗?”

    跟着皇甫圣华来到云裳阁,与红姨等人见过面后,皇甫嘉怡便已经明白,这间云裳阁背后的主人,是她家皇兄,她家皇兄之所以被宫冥夜软后还如此淡定,便是因为从这里能安然地潜逃出邺城,然后再逃回大梁。

    红姨来到二人跟前,神色严肃。“主子,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赶紧随奴婢走。”

    “走!”皇甫圣华低声下令,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正经和严肃。

    “主子这边请。”

    皇甫圣华点点头,眼神示意红姨在前面带路,他自己随后跟上,皇甫嘉怡和王聪则自觉地召集了等候在其他几间房中的护卫,跟在几人的后走暗道下到一楼。

    来到杂物房,红姨快步来到一个沾满灰尘的书架旁,轻轻转动旁边的墙上同样沾满了灰尘的烛台,低沉的轰隆声从地底传来,书架前面的一块石板随即往下陷,露出一条暗的地道来。

    “嘎吱!”去准备火具的龟奴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快步上前将火把分发给皇甫嘉怡和几个护卫。

    “主子,奴婢还要去外面拖延时间,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一路保重,千万平安回到大梁。”

    尾随一行人来到杂物房的蜻蜓从人群后走到前面,扫一眼皇甫圣华怀中熟睡的佳人,再抬眸凝着他,明眸清澈,意柔软。

    “为你,我可以牺牲所有,包括自己的命,我此生所求别无其他,惟愿你能平安。若……有朝一你能遇上一个让你心动的女子,你便试着敞开心扉一次吧,虽然最终的结果你不一定能幸福,但如果不曾过,等到生命尽头时,你会发现这一生太过苍白。”

    说完,蜻蜓恭敬地躬了躬,转优雅离去,沿着暗道返回二楼,返回属于她的那间屋子,弹那首她自己填词谱曲,已在心里默默弹唱多年的曲子,替她心里的那个人送行,也替曾经的执迷不悔送行,顺带……迷惑将云裳阁层层包围的天盛军。

    这一世,我你,尽管你不曾接受我的,但能为你死,且在临死之前,能将自己心意再一次郑重地告诉你,我死而无憾……

    皇甫圣华心里无澜,没有片刻停留抱着云惊华便钻进了地道,王聪在前头举着火把开路。

    皇甫嘉怡是有些意外的,见到蜻蜓的那一刻,她忽然想起,她曾经在皇甫圣华的太子府见过蜻蜓,是太子府里的一个丫鬟,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间失踪了。

    她当时还以为是蜻蜓有事请辞,现在想来,是被她的皇兄安排到了大梁做眼线。只是,又不单纯是做眼线这么简单,因为蜻蜓,是喜欢着她家皇兄的,听蜻蜓的口气,之所以来大梁,完全是因为喜欢她的皇兄,才甘愿牺牲自己。

    对于这段错综离奇的恋里或深或无的两人,皇甫嘉怡深感无奈。在皇家,男子为了稳固权势,将仰慕自己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子送去做内应的事屡见不鲜。她的皇兄,同样处波诡云谲的权势争斗漩涡,为了大梁的江山社稷做出这样的事来,她一点也不觉得有多么的不能理解,不过是历史长河里又多了一个痴女子为了自己心的男子牺牲的故事罢了。

    心里叹息着,皇甫嘉怡带领后面的护卫也进入地道,在入口守着的龟奴待所有要走的人都进入地道后,转动烛台将入口关上,且最终,将烛台毁坏,毁尸灭迹。

    二楼琴音袅袅歌声幽幽,在大厅打掩护的护卫见红姨走了出来,喝酒的愈发高涨,划拳声,罚酒声,几乎能将云裳阁的屋顶掀翻。

    守在门口的元奇捂着耳朵隔绝大厅里粗鲁的吵嚷声,探着脖子往楼上张望了一眼,不疑有他。

    两柱香的功夫过去后,楼上的琴声不断,大厅里的人仍旧在喝,不见云惊华有出来的迹象,元奇心里渐生不好的预感,皱了皱眉。

    转眸望一眼四周风不动的军,莫说大活人,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从云裳阁飞出而不惊动他们,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且越想越不踏实。

    素闻洁自好的皇甫太子,为何会来云裳阁这种地方?且一来,便带着到天盛贺寿的所有属下,这分明……是逃跑的阵势?

    换个角度想,邺城里有这么多楚馆,为何他偏偏选中这家,还找了蜻蜓姑娘作陪?蜻蜓姑娘邀请太子妃前来,该不会……是他胁迫了蜻蜓姑娘,将太子妃骗来此地,想借机挟持太子妃以作要挟,以此逃离天盛?

    想到这种可能,元奇心中一惊,快步来到军统领金正前,厉声问:“皇甫太子是何时到这里来的?他离开驿馆时又是怎么和你们说的?”

    金正凝眉,有些不喜欢他这种凌厉的气势,“比太子妃不过早到半个时辰而已,离开驿馆时,他直说他的这些个属下们跟着他很辛苦,他作为他们的主子,理应带他们到楚馆放松放松。”

    “半个时辰……”元奇低头,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皇甫圣华应该没那么大能耐这么快便控制了云裳阁的老板和蜻蜓姑娘,可他不敢大意,还是立即派了一个侍卫速速赶回太子府,将云裳阁的况汇报于宫冥夜,让他快快赶来,以免况生变。

    侍卫卸下马儿上的鞍绳,策马离开,很快带着宫冥夜赶了回来。

    见宫冥夜翻下马,元奇小跑着来到他跟前。

    “下。”

    “他们还在里面?”

    “是,皇甫太子份贵重,奴才不敢进去打扰,所以只能请下前来,以确保太子妃安然无恙。”

    “嗯,你做得很好。”宫冥夜点点头,随后举手一挥,“你们随本宫进去!”

    十来个暗卫尾随他后气势凛然地走进云裳阁,穿过酒气熏天的大堂畅通无阻地直奔二楼。大堂里原本看上去醉得不轻的大梁护卫瞄一眼一群人的形,眸里暗光划过,左手悄无声息地摸上刀鞘……

    来到有琴声的那间房,命人推开门后,见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蜻蜓一人,宫冥夜面色陡然一沉。

    “人呢?”他冷声喝道,“本太子的太子妃现在何处?”

    抚琴的手指顿住,抬眸看他一眼,蜻蜓从容不迫地离席起,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蜻蜓见过太子下,太子妃她已经走了,不在蜻蜓这里。”

    “走了?去哪儿了?”

    “回下的话,蜻蜓不知。”

    “不知?”眸色一冷,宫冥夜一个闪瞬间来到蜻蜓侧,右手紧紧扼住她的脖子。

    “还是你不想回答?本宫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若老实说出皇甫圣华的谋和下落,本宫便饶你一命,否则你的小命休矣!”

    话落右手的力道加重,蜻蜓白净的脸眨眼间变得通红发紫。

    “下,蜻蜓……真的不知。”费力地吐出几个字,蜻蜓一边用力抓住宫冥夜扼着她脖子的手,减轻自己的难受程度,另一只手,悄然缩进袖口里,摸出里面事先备好的匕首,使出全力气用力一挥!

    余光里银色的光芒飞闪,眸色一沉,宫冥夜一个用力便将蜻蜓扔了出去,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不知死活的东西!”

    转,宫冥夜下令:“给本宫一间一间的搜!务必把太子妃找出来!至于这个意行刺本宫的女人,捆了扔红帐篷!”

    暗卫们立即箭一般往四周散去,一间接一间地踹开房门,等着他们的,无一不是一个人在假装和多个人喝酒,显然是某些人使的迷惑阵,做出所有护卫都在喝酒的假象,实则有部分早已潜逃。

    嘭——

    咵——

    打斗声四起,酒坛和碗碟碎了一地,暗卫们手起刀落很快解决完打算以死相搏拖延时间的护卫。

    有暗卫回到宫冥夜边回禀况,宫冥夜本就沉的脸色愈发森冷。

    “来人!将云裳阁所有人等全部拿下!守住前门和后门,不准一个人逃出去!”

    施加内力的喊声,穿破层层屋墙飘到云裳阁外,等在门口的元奇心中大惊。军统领听见召唤,立即指挥军冲进云裳阁,所有能出入的地方,皆是派人严密把守。

    刀剑撞击声,女人的逃窜声、尖叫声,霎时响彻花街,邻近的楚馆里的人听见这般夸张动静,一个接一个地涌了出来,或紧张或害怕地听着云裳阁的响动。

    所有房间都搜完后,还是没能找到云惊华的踪影,宫冥夜彻底大怒,一掌拍碎了房门。

    扔下房中半死不活的蜻蜓,他快步来到楼道,一个飞跃到一楼,抓住红姨的衣襟怒声喝道:“说!本宫的太子妃在哪里?皇甫圣华又在哪里?你把他们藏到哪儿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