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章 慈父3

    只怕等会儿,他一定会以各种理由让她搬出兰馨苑,离开太子府,远离宫冥夜的视线,如此,他心疼的宝贝女儿,才有机会鱼跃龙门,接近宫冥夜成为太子妃。

    她是真不明白,明明同样是亲生女儿,沐严之也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沐挽卿的亲爹,为何两个女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这偏心,未免也偏得太过了吧?

    懒得深究这个注定不会有答案的问题,云惊华懒懒地应和:“嗯。”

    “你怎么能……”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强硬,沐严之随即柔和了脸色,变脸速度堪比翻书。

    “挽卿啊。”沐严之语重心长地唤了一声,一副他是慈父他是真心实意为女儿着想的真意切模样,脸上尽是担忧神色。

    “你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就这么住在太子府恐怕有些不合适,你也知道的,京城里的人喜欢搬弄是非,若他们得知你无名无分地住在这里,只怕少不了闲言碎语一番,到时你的名声……唉!”

    沐严之重重地叹息一声,两道老眉毛都快拧成麻花状了。

    “太子下固然是好,不仅份尊贵,还是个文武全才,而且相貌又好,我知道你对他还有分,可他对你的心意……

    他早前待你那般绝,现如今,又岂可能是真心真意对你好?也许,他现在对你确实很好,但那极有可能是因为他发现你模样改变,有几分姿色,才会对你比从前上心,可一旦他玩腻了,对你失去了新鲜感,只怕他待你还不及从前。

    爹知道,你心里对爹有所记恨,不会相信爹说的这些,可爹的的确确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幸福着想。趁现在还来得及,还能抽,你仔细考虑看看,要不要跟爹一起回去。等回去后,咱们可以一起想办法,看看怎么让太子下八抬大轿娶你进门。”

    听完沐严之十分冗长,几乎将心啊肺啊都掏出来给她看以证实他所说不假的话,云惊华唇角扬了扬,凤眸里清光幽幽。

    真是一个为女儿着想的好父亲啊,若不是她了解这个人,清楚他从前是怎么对待沐挽卿和她娘亲的,她也许真的会被他这番听似真意切的话语打动。

    只可惜,她太了解他了,她十分清楚他是个什么德行,想在她这里扮演慈父,试图用亲来蒙骗她,这条路子可是行不通。

    “爹。”她似笑非笑地唤了一声,沐严之闻声,面上立即一喜。

    “……你果然是我的亲爹啊。”

    沐严之一愣,旋即面色大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抬眸,她从榻上站起来,毫无畏惧地盯着前的人,笑容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还能什么意思?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沐挽卿此生会有你这样一个爹,当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沐严之有片刻的呆愣,随之面色一沉,眸光鸷地锁着云惊华。“你是谁?冒充我女儿有何用意?”

    “我冒充你女儿?”云惊华讥诮地笑了笑,觉得跟前的人真是好笑极了。“沐大人,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我站在你面前,你却连我是不是你女儿都不能确定,还敢口口声声说你是我亲爹?你还真是不怕让天下人笑掉大牙。”

    “你到底是谁?接近太子下有何目的?”沐严之再度厉声问,口出警告:“你若再不说实话,当心我奏报太子下,让他将你关进大牢严刑供!你该知道,一旦你进了牢房,纵使你有三头六臂,要想活着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呵呵!你说呢?你以为我是谁?”云惊华不答反问。

    “哼!真是不识时务,老夫已经很仁慈地留你一条活路,你却还这么不知好歹,还要和老夫绕圈子,来人啊!”

    沐严之话落,院子里毫无动静,那些远远侍立的侍从,动都未曾动一下,就好似不曾听见他的召唤。

    眉宇一拧,沐严之转愤怒地冷睨着远处的人,声音愠怒:“你们是耳朵聋了吗?本官召唤为何不动?”

    侍从们抬眸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漠得紧,有人眼皮儿耷拉着,盯着脚下的一尺三寸地儿一板一眼地回他:“不好意思,沐大人,这里是太子府,奴才等只听从太子下和未来的太子妃的吩咐,至于其他人,太子下交代了,只要不是皇上和皇后亲临,奴才们可以不用搭理。”

    “你!”沐严之口一窒,险些吐出口血来,“我是未来太子妃他爹,太子下将来还要称我一声岳丈大人,你们敢这般对我不敬?”

    那侍从依旧眼皮儿未抬,不紧不慢地说:“或许,您的确是我们太子府未来太子妃的亲爹,但至于太子下会不会尊称您一声岳丈,小的就不得而知了。”

    “你你……混账!”沐严之怒不可遏地骂了一句,一张老脸被气得通红,自从官居要职以来,这还是他头一回被人,被一个当差的随从看不起,他简直怒火中烧。

    往前跨了两步,他正上前教训那个侍从,这时一道俏的形从兰馨苑的大门婷婷袅袅地走了进来。

    “爹。”沐锦绣一声轻唤,一双美眸左顾右盼,状似天真地随意打量着四周,似在为兰馨苑的精致布局而惊叹,却实为不动声色地搜寻着宫冥夜的影。

    待发现宫冥夜并未在此处,她疾步朝着沐严之走了过去。

    “爹,怎么样了?你刚才是在和人争执吗?”来到沐严之边,沐锦绣很自然而亲昵地挽上他的胳膊。

    “你怎么来了?”沐严之有些意外她竟然会跟着来,“不是说让你在家里等着的吗?”

    “爹,我担心你。”沐锦绣一副撒的口吻,话语里却是别有一番深意。

    沐严之知道她是在暗示什么,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儿,不用担心。”

    “真的吗?昨天你说你有事来不了,所以推迟了一天,今天既然来了,你可不能让女儿失望。”

    “知道知道……”沐严之心里有些冒冷汗,他旁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纯真了,他对面那个女儿,比他们想象中的可是聪明多了,他们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她又岂会听不出他们在暗地里交流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