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章 探问

    姑苏让冷眼瞄了一圈,颇为嚣张地开口:“沐姑娘住在哪个院子?还不快带我去!”

    哐——

    明晃晃的刀齐声收入刀鞘,纪律严明的暗卫自动让出一条道来,其中一人上前两步,脊背得笔直地抬手邀请:“姑苏公子,这边请!”

    姑苏让冷傲地瞥了那人一眼,便大步流星地在那人的带领下消失在曲折的回廊深处。而待他人一离开,几十道黑影一闪,偌大的花园眨眼间便不见一个人影,宛似无人之境。

    而有一道影,以奇快的速度赶往宫冥夜的轩辕阁。

    “下,鬼手狂医造访,属下等没有拦下他!”

    案桌后正埋首阅览最近的奏折的宫冥夜面色一沉,眸色森冷地抬起头来,“他来了?现在何处?”

    “正在兰馨苑。”

    “你们这么多人都没能拦得住他?”

    “属下们并未和他交手。”

    “为何?本宫可是吩咐过,从即起不论何人,只要擅闯太子府试图接近或者带走太子妃,一律格杀勿论!”

    “鬼手狂医说他是沐姑娘的朋友,若被沐姑娘知道你这般为难他,沐姑娘定会视你为仇敌,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宫冥夜危险地眯起眸子,眸里暗光翻涌。

    如今有太多人惦记他府上住着的“凤凰”,不管为公为私,他都不能让任何人从他眼皮子底下将她抢走。

    而这防范的第一步,便是在兰馨苑外二十尺的地方布下天罗地网,将居心不/良的潜入者一网打尽,让他们有来无回。

    为此,在回府后他立即安排了暗卫潜伏在兰馨苑周围,不分昼夜地保护云惊华的安危。

    江湖上有关姑苏让的传闻极多,而姑苏让与云惊华的关系又有些暧/昧不明,他摸不清这人到底是敌是友是正是邪,为防万一,他将姑苏让也列入了格杀勿论的黑名单里,没想到才第一晚,姑苏让便夜闯太子府。

    诚如姑苏让所言,云惊华若真知道他这般对待她的朋友,只怕在他的过错簿上,又会多上色彩浓重的一笔。

    但若这般纵容姑苏让随意进出太子府,他天盛太子的威严又何在?谁又能保证有些乖张难以捉摸的姑苏让不会制造出什么麻烦来?

    掂量了许久,宫冥夜慢慢收敛起眸中的冷意,淡淡开口:“往后,不用再阻拦姑苏让进府,如果他来了,只需在兰馨苑外仔细守着便成。如若发现他有别的居心,试图带走太子妃,到时再动手不迟。”

    “是,属下明白了。”

    “若没别的事,你便退下吧。”

    “属下告退!”

    待暗卫退下,抬眸看向书房大门正对着的兰馨苑方向,宫冥夜的眸光愈发深邃,道道暗光摄人心魄。

    姑苏让,你最好没有别的企图,如若不然,休怪本宫对你不客气!

    ===

    兰馨苑外,姑苏让在领路的暗卫带领他来到此处后,便让暗卫离开了。

    在门外驻足良久,抬头仰望着头顶上方昭示着云惊华地位的牌匾,本就漆黑的眸子愈发幽暗。

    兰馨苑……

    如果他没记错,这可是宫冥夜未来的太子妃的居所,宫冥夜这般急不可耐地安排她住在这里,是想让她把太子妃的位置坐实?让别人再无机会?

    运起内力,姑苏让挥起右臂就想将头顶上方十分碍眼的那块牌匾击毁,可手挥到一半,猛然想到什么,他蓦然收住势头,脸色沉地收回了手。

    就这么毁了有何用处?宫冥夜财大气粗,他毁了一块,还会有两块三块同样的牌匾冒出来,他又岂可能毁得完?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心绪,姑苏让最终面色平常地走了进去。

    月影朦胧,树影婆娑,每一步,他落脚都十分轻柔,唯恐惊扰这处院子如今的主人。

    窗户旁,云惊华刚洗漱完没过多久,正一个人静静地赏着月,余光瞥见他那标志的红色华服走进视野,缓缓靠近她,扭头向他看来。

    触及他不同于平时的邪魅不羁,有些小心而专注,又有些迷惑的神,云惊华不由一愣。

    “你怎么来了?怎么这副表?被人欺负了?”

    双唇紧抿成一条线,姑苏让不语,待走至窗扉下,离云惊华仅剩一墙之隔,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眸子里是前所未有的正经。

    “你……有没有去过桃花山?”

    云惊华微愣,不明白他突然间摆出这么认真的表问这个做什么

    眸里有困惑闪过,云惊华如实回答:“去过,怎么了?”

    “你……第一次去那里是什么时候?四年前,你有没有……在那里救过一个人?”

    今中午,在进入邺城的地界后姑苏让便与云惊华分道扬镳,独自一人去了桃花山,故地重游。那里,有为数不多,却足够他铭记一生的回忆。

    他去了曾经收容他的小木屋,也去了那处承载着美好回忆的清潭,回想过往的一点一滴,试图从记忆里找出蛛丝马迹,找到眼前的人便是他的阿卿的证据,可整整找了一个下午,他也没能找到任何实质的证据。

    一番思前想后,他最终打定主意亲自来问云惊华,从她嘴里问出他想知道的事实。即便她失忆,但只要她便是阿卿,他相信,经他提点,她总能回想起一些能解除他困惑的细枝末节。

    救人?云惊华皱了皱眉,觉得姑苏让的问题十足的莫名其妙,她可不记得沐挽卿曾经有救过什么人。

    可看姑苏让一脸严肃的模样,她不得不摒除一切杂念,闭眸仔细地在脑海里搜索沐挽卿的记忆。

    桃花山,四年前,四年前,桃花山,桃花桃花……

    无数个有关桃花的画面从脑海里闪过,有沐挽卿第一次见到桃花漫天飞舞的绮丽场景,有沐挽卿跟随她的师父刻苦学艺的经历,也有她占据沐挽卿的体后,遇见诸葛无为的画面,但唯独没有救人的那一幕。

    姑苏让锁住她闭眸回想的脸庞,眸里幽光轻颤,心房剧烈跳动,眼看她抬头,他呼吸一滞,心如擂鼓地等着她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