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章 杀破狼12

    “若说从前,我或许还会觉得亲可贵,会真的顾念我外祖父和外祖母,可自从那沐严之在金銮上置我于生死不顾后,我便已经彻底醒悟。这世间,除了我娘亲之外,其他人于我而言什么也不是,我谁也不在乎。

    我之所以决定跟你回来,一方面是因为我不喜欢受制于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想到他们终是生育和养育我娘亲的人,若我娘亲还在人世,定不会弃他们于不顾。

    可此刻想想,从我出生到现在,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未对我表示半分的关怀和亲近,未曾在我娘亲危难之时施以援手,甚至在我娘亲去世后,连来送葬的人也没有,由始至终,我只知道有他们的存在,知道他们姓甚名谁,却是连面也不曾见过。

    他们待我娘亲和我如此凉薄,我本非什么良善之人,又何须对他们的生死负责?我现在便可以郑重地告诉你,你用他们威胁不到我,你拿他们怎样便怎样,我们之间的这笔交易作废。”

    空闲的右手在左边的袖子里一掏,云惊华掏出一把精巧的匕首来。

    锋锐的刀尖紧紧抵着沐锦绣的腰际,她盯着对面的人认真道:“太子下,我们重新来做笔交易如何?要么,你放他们几个人走,我心甘愿地跟你回去。要么,我和沐锦绣一起死,你的天下梦覆灭,你选一个。”

    在宫冥夜旁伺机而动的暗卫见况生变,想要趁她正忙着和宫冥夜对峙悄悄溜到她边将她制服,然后将沐锦绣解救下来,以免宫冥夜受制于人,但那暗卫才刚有所动作,她便已经察觉。

    “不许过来!”她一声厉喝,同时手下使力,锋利的匕首毫不留地刺进沐锦绣的皮,顿时惹来沐锦绣的刺耳尖叫。

    “啊!你做什么?你个疯女人,等我上去后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没有理会沐锦绣的挣扎,眼神冷冷地扫过宫冥夜的人,她冷声警告:“你们谁若敢再乱动一下,我立即杀了她再自我了结!不要以为你们的速度很快,任凭你们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我手中的匕首!”

    “太子哥哥,快救我。”沐锦绣在此刻竭力抬头,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宫冥夜,楚楚可怜地盯着他。

    “这个女人她已经疯了,她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可是她的亲妹妹啊,她居然要杀我。”

    虽然有些心寒宫冥夜方才的默不作声,默认他不在乎她,但此刻沐锦绣却看到了新的希望。

    如果能让所有人认定沐挽卿已经疯了,那么,在混乱之时,为了保护宫冥夜的安危,侍卫们极有可能“不小心”伤到沐挽卿,然后一个“不小心”,沐挽卿极有可能失足坠楼没了小命,从此沐家便只有她一个女儿,太子妃的位子便是她的了,宫冥夜也是她的了,她会重新赢回宫冥夜的心……

    沐锦绣的殷切盯视终于换来宫冥夜的关注,但,他只冷淡地扫了她一眼,视线便又挪了开去,重新胶着在云惊华上。

    咚——

    沐锦绣真切地听见自己的心往下沉的声音,全如坠深渊般冰寒……

    深不见底的眸子紧紧锁住云惊华,宫冥夜幽沉的声音在暗夜里蔓延开来。“诸葛无为在你心目中就那么重要?重要到为了救他的属下,你甘愿拿自己来做要挟的筹码?”

    云惊华嘴角一勾,冷声道:“太子下,我只问你选一还是选二?是要你势在必得的天下,还是紧抓着无关紧要的几个人不放?别说我没给你选择的机会,我现在便倒数三声,你若不作回答,我便自动认为你选择二。”

    “三……”

    宫冥夜凤目眯起,垂在侧的拳头收紧,一阵格格作响。

    “二……”

    四周的暗卫蠢蠢动,可想到云惊华会武,且功力如何他们摸不清楚,不敢擅自行动。

    云惊华没有倒数“一”,在数完“二”后,见宫冥夜还未点头,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她冷笑道:“看来下是选择第二种结果了,那好,我成全你。”

    话落,手肘一动,她挥起匕首就往沐锦绣的腰部刺去。

    沐锦绣还未来得及因为匕首抽离的那一瞬激起的疼痛而惊声叫喊,便因体悬空头部朝下太久大脑供血不足,再加上被她要杀她这件事一刺激,眼仁儿一翻晕了过去。

    眼看那反着寒光的匕首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直接近沐锦绣,暗卫就算怀绝世武艺也赶不及她杀人再自杀的速度,宫冥夜突然高声一喝:“住手!我同意放了他们!”

    匕首应声而止,尖端离沐锦绣的腰肢,不到一根手指粗细的距离。

    云惊华抬起头来,凝着宫冥夜淡淡道:“太子下可是要说话算数,别等下又悔不认账。”

    “本宫一言九鼎,自是不会赖账!”话语里,隐约夹杂着怒气,除了宫冥夜自己,无人知晓他到底是因为被人要挟而愤怒,还是因为云惊华此刻的质疑而愤怒,亦或两者兼有。

    “好,我便信你一回。”云惊华眼光扫向绝烟几人的方向,“你现在可以放他们走了吧?”

    双眸一直凝着她,宫冥夜头也不回地吩咐一旁的暗卫:“你带他们几个出去,告诉外面的人让他们走。”

    那暗卫得令,快步来到绝烟边正领他们出去,云惊华却道:“姑苏兄,麻烦你走一遭,确保他们平安离开后再回来。”

    姑苏让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暗卫则回头请示宫冥夜的意思。

    宫冥夜看她一眼,眸底似有一种隐忍的光芒闪过。“既然她不信我,那就烦请姑苏公子跑这一趟。”

    几人离去,云惊华手中的匕首却依旧紧抵沐锦绣的要害位置,等着姑苏让带信回来。

    知道她这般威胁沐锦绣威胁自己不过是为了让诸葛无为的人离开,而此刻人已经放走,她自然不会再作出出格的事来,宫冥夜又将重心转移回了还不打算投降的赫连铮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