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章 风云起3

    谈?他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懒得与宫冥夜废话,云惊华干脆地别过了头,视线落在别处,若无其事地等着旁的诸葛无为将人打发了好快些回去。请使用访问本站。

    扫一眼距离宫冥夜不远的长长的队伍,当扫到当先站着的墨子谦时,诸葛无为的目光略微停留了一瞬,随即便悠然地收了回来,笑道:“不知太子下想谈什么?眼下时候已经不早,若太子下没有急事,还是改再谈吧,臣和夫人想快些回家。”

    一个“家”字,他说得十分自然,听得宫冥夜眼光微冷。“有些重要的话,本宫想和她单独谈谈,丞相还是暂时回避的好。”

    “这不太好吧?”诸葛无为笑容不变,拒绝的意思却是已经很明显。

    “前几才有人称臣的夫人是沐尚书已经过世的女儿,太子下若和臣的夫人单独相处,哪怕只是片刻,只怕过不了两便会有风言风语传遍大江南北,太子下和臣的夫人的名声可是会受损。”

    “臣的夫人”四个字,每一次他都咬得极重,昭示着他的主权。

    “呵!”宫冥夜讥笑出声,这才眼神幽邃地扫向他,声音冰冷道:“有些事,本宫劝丞相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毕竟,不是所有的事你都可以替她做主。”

    “难道太子下没有听过嫁夫随夫以夫为纲?”迎上宫冥夜的目光,诸葛无为面色坦毫不畏惧地反问,“臣的夫人如今举目无亲,臣是她唯一的依靠,她有什么事,臣自然都可以替她做主。”

    “牵连家族的事,你也可以替她做主?只怕不能吧。”宫冥夜语气幽幽,眼神也幽幽,能将诸葛无为一军,他感觉通体舒畅,原先积压在口的闷气,终于顺畅地吐了出来。

    这是在拿沐家人威胁她?想迫她妥协?诸葛无为瞳孔一缩,脸霎时便沉了下来。他正要发难,一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云惊华却突然回过头来,伸手拦住了他,示意他不用着急。

    清亮的眸子睇着前方不远处的宫冥夜,云惊华巧笑嫣然。“哦?太子下以为我会在意沐家的什么人?名义上的父亲?名义上的妹妹?抑或名义上的后母?

    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太子下,这些个人,你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全凭你高兴,即便你要将他们满门抄斩,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云惊华说着,揽住诸葛无为的胳膊,姿态亲昵毫不避嫌。“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建议太子下从今往后都不要为我浪费心思,不要寻思着拿什么可以威胁我,让我妥协,这世上,除了我边的人,我什么也不在意,你只会徒劳。”

    言毕,扭头看向畔的人,云惊华笑容温婉眼神柔软,似含着涓涓水,“走吧,回家了。”

    有他在的地方,处处可家……

    诸葛无为温柔地回视着她,点了点头,“好,回家。”

    两人相携着抬脚就要走,宫冥夜却是眸色一沉,凉寒的声音在有些燥的空气里漾开来。“沐家的人你不管,难道连马家的人你也不管?如果你不在乎你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命,以及马氏一族的命,你尽管走便是,本宫不会拦你!”

    云惊华的脸色霎时冷了下来,前行的脚步顿住。

    她偏头,眸光冷锐地向厚颜无耻的宫冥夜,冷笑道:“你若不怕天下人骂你和你的父皇昏庸暴政,你尽管拿马家的人开刀便是,与我无关!”

    宫冥夜直视着她的眼睛,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态度,轻描淡写道:“昨儿个深夜,本宫收到京里送来的密报,信上说你父亲尚书大人,有通敌叛国之嫌,这份罪责若追究下来,可是牵连九族的大罪,本宫若拿下马家,那只是按天盛律法办事,护我天盛社稷,可不是昏庸暴政。”

    别有深意地看了云惊华一眼,宫冥夜续道:“不过,你若跟本宫回京,看在你的面子上,本宫倒是可以考虑放过马家……”

    双唇紧抿成一条线,云惊华暗自攥紧了一双手,眸中暗色翻涌。

    沐家那群毫无人的家伙,是生是死与她无半分关系,倘若宫冥夜真的杀了他们,她甚至会拍手称快,可马家的人,她怎能不管?

    这具体,是马玲珑所生,若马玲珑还在世,她有责任护马玲珑周全,还有保护与马玲珑有关连的马家人,如今马玲珑已不在,她更不能让马家这群无辜的人,因为她而受到牵连……

    “密报?”诸葛无为面色暗沉,周气息凉寒如冰。“只怕是有人眼红沐尚书深得皇上青睐,故意栽赃陷害,太子下火眼金睛,想来不会看不出那些人的低劣伎俩。”

    “伎俩不伎俩,等调查清楚之后自有定论,关乎江山社稷的大事,在本宫看来,不管真假都不能当做儿戏,本宫会让人好好查的。”

    扫了一眼两人还勾在一起的手,宫冥夜的视线最终落在云惊华微垂着的脸上。“本宫给你两的时间考虑,若考虑清楚了,等明武林大会结束后,后天一早,本宫会在武夷城的北门外等着你一起回京。”

    撂下话语,宫冥夜便从容转,举步走向等在不远处的一行人,率众离去。

    墨子谦遥遥望着立在诸葛无为畔的人,嘴唇动了动,似有诸多话语要说,但到最后,却是一个字也没能说出口。

    宫冥夜的护卫陆陆续续从他侧经过,有人疑惑他怎么还不走,却碍于他的份没有问出口。张梁站在他侧,看着他的神心中是万分无奈和着急。

    “世子,该回了,你若有什么事想和丞相大人说,待他回京之后你到相府找他即可,不急于眼前这一时半刻。”

    话语里,暗示的意味十足。

    墨子谦眸光闪了闪,千般计较如翻涌的云一般涌过心头。

    眼帘微垂,想着如今天时地利各种不合适,抿了抿唇,尔后复又抬头看了云惊华一眼,他动作迟缓地转,跟上大队伍的步伐离开了大雄宝

    “木兰……”诸葛无为凝着旁的人,眸光复杂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云惊华才抬起头来看他,扯出一抹极为勉强的笑。

    “走吧,回家之后再说。”

    看云惊华的神,诸葛无为便已知道她心里的打算,眸里闪过一抹痛色,但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们回家。”

    “我累了,不想走怎么办?”拽住诸葛无为的袖子,云惊华耍起了无赖。

    “抱你或者背你,你自己选吧。”诸葛无为牵起她的手,笑容宠溺。

    “那背我走吧,我想在你背后看看灵山和武夷山的风景。”

    诸葛无为微笑着放下她的手,来到她前蹲下,任衣袍拖地,笑容一如天边初升的晚霞,明媚而柔和。

    她爬上他的背,双臂环上他的颈项,眼底隐隐有泪光闪烁,“起吧,晚霞散尽之前,不许放我下来。”

    “好。”诸葛无为柔声应和着,随后起,背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前行,任两人重叠的影子在绚烂的霞光下拉得很长很长……

    两人后老远的地方,牛大被青叶压着放慢速度走着,望着两人的背影满心疑惑。

    “那位姑娘真的是沐尚书的女儿沐挽卿?”

    “你要称她为夫人,知道吗?”望着前面的两人,青叶脸色暗沉。

    牛大点点头,继续问:“夫人真的是沐挽卿?”

    “是,你也听说了京里的那些故事?”

    “前段子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大街小巷几乎每个地方的人都在议论太子下和夫人的事,还有主子和云裳阁的白姑娘的事,想不听到都难。”

    顿了一下,牛大小心翼翼地问:“夫人的父亲,真的通敌叛国?若叛国,真的会牵连九族?”

    “放!”青叶忍不住地出口成脏。“那沐严之虽然是个混蛋,但他深受皇上器重,膝下又无子,他用得着通敌叛国换取更高的官位?那根本就是太子迫夫人回去使的手段!”

    “照你这么说,太子下是个坏人了?”

    “用马家的人来要挟夫人跟他回去,这么卑鄙的方法他都能想得出,难道他还是个好人?”

    “主子为丞相,难道也没办法找他评理,让他放了马家的人?”牛大觉得,前面的两人一看就感很深,不管他们三人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硬拆散人家投意合的一对鸳鸯,宫冥夜就是不对。

    “他是太子,他爹是皇上,他若想说谁有罪,他随便让人制造一点所谓的铁证,与沐家有关的人就休想平安无事,谁有办法奈何得了他?要不是主子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卑鄙,早一步将马家……”

    “咳咳!”两人后的墨一,突然在这时咳嗽了两声,生生阻止了青叶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青叶愣了一下,方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就把机密消息透漏给了才“进门”的牛大听,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