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章 风云起1

    来人正是之前到过比武现场的天盛丞相诸葛无为,还有不知姓甚名谁的动人女子,所有江湖人士都盯着那个陌生女子看,忘记思考忘记挪动视线,只知道那人儿真美,他们竟不知这世上还有此等绝色佳人。

    直到诸葛无为眼神淡淡地扫视他们一圈,揽着旁的佳人入座,似无意似玩笑地说了一句:“我就料到会是这样,让你换回之前的男装吧,你不肯,这下好了,你看他们都盯着你看,哪里还有心思比武。”众人这才回神。

    但众人的思维似乎还有些混沌,好半天才回味过来诸葛无为的意思。

    换回之前的男装……难不成,这位姑娘就是上次的那个小伙子?就是那在街头诸葛丞相信誓旦旦对天发誓说要其一生的青梅竹马金华姑娘?

    众人心里头都有些唏嘘,那他们虽然未在现场亲眼目睹,但听当地居民的口口相传,那的场面何其震撼他们基本都能在脑海中想象出来。曾经以儒雅著称的丞相,居然将西越皇子和他的手下杀得片甲不留,当真让人出乎意料。

    想着从武夷百姓那里听来的另外一些传闻,众人凝着诸葛无为和云惊华的眸光渐渐变得幽深起来。

    那个赫连皇子说,这位金华姑娘便是工部尚书沐严之的女儿沐挽卿,当朝太子曾经的未婚妻,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还有,前段时不是在传诸葛丞相喜欢云裳阁的姑娘白木兰吗?怎么不过几天的功夫,诸葛丞相喜欢的人就变成了别人,还是自幼认识的相好?

    那个白木兰去了哪里?到底是他们的消息太滞涩?还是京城里的那些人太八卦,喜欢以讹传讹胡编乱诌,他们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

    抑或,这些个朝廷里的权贵,城府太过深沉,他们所看到的、听到的,不过是他在演戏,都不是真的?

    所有人当中,最为惊讶的莫过于被云惊华击败过的九华派弟子邵代康。

    他表有些木讷地盯着云惊华,似乎在她上寻找着她和那个小伙子的相似之处,但无论怎么看,他都无法将两人联系起来。

    擂台前方正中央的头等席位上,宫冥夜脸色鸷气息沉沉,眸色幽黯地盯着两人的方向,他四周的人和物,似乎都笼罩在他暗的气息里,周包裹着一圈无形的黑色气压。

    墨子谦抿着唇,脸色和唇色都有些苍白,似大病初愈一般,子看起来透着病后尚未完全恢复的孱弱,眸色有些灰暗。

    赫连铮习惯地眯着他那双独特而锋芒锐利的鹰眸,一直锁着自从出现光芒便无法掩盖的二人,眸底波光漾动,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还打不打?”台上一相貌粗犷的男子突然一声怒喝,似乎有些气愤周遭的人这么轻易便受人影响。人家虽然长得好看,但也不至于这般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瞧吧,今天的主要任务可是比武,而非看人。

    “不打老子回家了!”

    “喝……”有人倒吸凉气,似乎这才注意到台上刚上场的男子。

    那男子形魁梧,光着上半,长衫褪到腰间打了个看起来很结实的结,一皮肤黝黑得发亮,浑健硕的肌就那么赤果果的暴露在阳光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有力量。

    男子的相貌一如他的穿着那般豪放粗犷,脸是黝黑的,一双眸子如琥珀石那般晶亮,看起来精神抖擞。下巴上蓄着拉碴的胡子,大约有成人的手指那般长,不知有多久没有修理过了,看起来似乎是从深山老林刚走出来的野人那般。

    但最让人在意的不是这些,而是男子手中的大锤。那大锤没什么特殊的形状,不过是个普通的圆球,但看大锤的材质,这些个行走江湖的内行人士,都能看出大锤的分量不轻,粗略估计不下五十斤。

    一个大锤五十斤,两个大锤便是百斤,这个形似野人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野人”对面守擂的人也已回神,是八大门派之一昆山派的入室弟子,道了句抱歉后,两人很快投入到比试当中。

    “呼!”

    “呼!”

    别误会,这不是某人呼气的声音,而是大锤在空中霍霍挥舞的声响。

    一挥,破空,惊人心!

    “铿铿铿……”他的对手举剑相挡,每一次兵器相撞,都发出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每多挡一次,对手的脸色就越难看,握剑的手臂愈发僵硬。

    诸葛无为随意扫一眼台上的对决,语气悠闲地道:“倒是个人才。”

    云惊华瞟擂台一眼,再瞄一瞄他的神,挑眉问:“怎么,你有兴趣招揽?”

    “呵呵!”诸葛无为笑得开心,“被你看穿了,怎么样,你觉得那人如何?”

    云惊华将“野人”仔细打量了几番,赞许地点点头,“孔武有力,动作灵活,确实是个人才。若是战乱年代,谁的麾下若能有他这样的大将,可谓如虎添翼。”

    嘴角的弧度抑制不住地加深,诸葛无为体贴入微地往她前的小碟里夹了块特意命人准备的糕点。

    她不避讳周遭众多含义不同的眼神,坦然地用筷子夹起糕点放进嘴里。一边嚼着,她脑中的思维如线一般发散出去。

    他与宫氏父子有仇,他曾说过他要助她复仇,同时也为他自己报仇,他的世有太多疑点,如今他又提起招揽人才之事,虽然看似玩笑但他又岂是拿这种事轻易说笑的人?

    他当真打算和宫氏父子抗衡?他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待秘密揭开的那一,他的世会给她带来怎样的震撼?

    “嘭!”擂台的地板被大锤砸了个坑,云惊华被响声惊醒。

    “嘭!”又一声,但这回不是地板被砸,被砸的是昆山派的弟子。

    他的剑挡在口前,大铁锤砸在他的剑上,他整个人被砸飞了出去。

    人群中有几道影呼啦啦跃起,稳稳接住他坠落的形,是他的同门师兄弟。

    其中一位师弟气不过,怒气冲冲指着台上的‘野人’。“比试便比试,你干嘛出手伤人?”

    ‘野人’已经收起了手中气势汹汹的大锤,眸中似有愧疚之色浮动,“实在对不住,刚才打得太起兴,没收得住手。”

    “既然收不住你干嘛耍那个大锤?有本事耍你也得有本事耍利落才是,耍不利落你还用它作甚?不知道会出人命啊?”

    周围有人出来劝解,说刀剑无眼难免伤人,但那个师弟太过气愤,根本没人能劝得住他,一副要上台报仇的架势。

    台下犹显特别和尊贵的席位上,诸葛无为突然拍了拍云惊华的手,道:“你先坐着,且看为夫上去露他两手。”

    云惊华扭头看他,微微诧异。“你要上去?”

    “嗯。”他温柔一笑,“想和那位豪爽的公子过上几招。”

    几乎立刻的,云惊华便明白了他的意图,过几招?他这是想亲自试试那人的手如何,以确定有没有收归麾下的价值吧?

    看了看台上的人,又看了看旁的他,云惊华淡定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往椅背上一靠。“去吧,别玩太过火了。”

    玩太过玩出人命了,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好。”诸葛无为答得温顺,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宠溺。

    如他所想,她是懂他的,无需他刻意说明。从今天起,他会把他的世界慢慢展示给她看,让她彻底地了解他。

    回头,诸葛无为把手一伸,“青叶,剑。”侍立一旁的青叶立即从附近的墨一那里借来剑恭敬地递上。

    起,他轻轻一跃稳稳落于擂台之上,衣袂飞扬华光流泻,宛如仙宫神祇降世。“就让本相来讨教几招,还望公子不吝赐教。”

    两人距离不过六尺,‘野人’终于有机会将他的面貌看了个清清楚楚,不由微微一惊。

    但也只是片刻的惊讶,那‘野人’随即便恢复神色,恳切道:“丞相大人,在下一介莽夫,出手不知轻重,怕伤了您。在下还是先下台,您和别的人打吧。”

    诸葛无为微微勾唇,笑得温文儒雅。“公子请留步,公子很想打个痛快吧?”

    ‘野人’停下转的动作,半侧着子看他,在等着他的下文。

    “正巧,本相也想打个痛快。本相知道你担忧什么,本相在此保证,你若伤得了本相分毫,本相绝不追究你任何责任,相反,还赐你良田百顷,一个官位如何?”

    此言一出,席间一片哗然,头等席位上的宫赫二人,同时眯起了眸,眸里暗光惊心。

    诸葛无为却只看着六尺外的人,淡笑道:“如何,愿意比吗?还是你不敢比,怕输得太难看?”

    ‘野人’眸子一眯,“笑话,谁会怕你?牛某只问一句,丞相大人所言可是当真?若牛某真能伤你,你当真愿意赐牛某良田百顷?”

    “自是当真,本相一言九鼎。”

    “那好,咱比,丞相大人请接招!”话落,牛大提起手中的大锤便对着诸葛无为冲了过来,马力全开。

    剑未出鞘,诸葛无为直接挥舞剑鞘予以还击,眨眼间两人便已过手十来招。

    牛大是攻击型和力量型对手,虽然形魁梧,动作却很灵活,一招一式都带着让人瞠目的力量,关于这一点,交手第一招后,诸葛无为便已发现,而他推测,刚才的昆山派弟子之所以输得那么惨,大抵是手臂被振麻失去了还击的能力。

    面对牛大这样的对手,就是功力深厚的人也难讨便宜,但对他而言,要胜过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