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章 挽留

    仔细想想,从她住进相府开始,或者可以推至更早一些,从她认识他时开始,她所见到的他,从来都是嚣张狂傲深不可测的,她从未见他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柔弱,好似他永远都那般坚不可摧,没有丝毫的弱点,就连在宫氏父子面前也鲜少见他低头。

    他到底是天生的强者,还是后天磨炼而成的盖世权相?他的强大,他的狂傲,他的不可一世,是否皆因他那迷雾重重让人寻味的世?

    脑海里蓦然闪过第一次到相府时,两人因为各种缘由同共枕,诸葛无为于第二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云惊华拧了拧眉。

    他说他与宫家有纠葛,他与宫氏父子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节?

    什么样的陈年往事,能让他义无反顾地跻官场,奋勇直上崭露头角,只为能近距离地接触自己的仇人,取得仇人的信任,在机会到来时给予仇人致命的迎头痛击?

    莫非,他与宫家的仇,和他的世有关,和他上的毒有关?!

    云惊华惊讶不已,越想越觉得这两件事必定有所关联,越想越觉得心惊。

    低头,凝着诸葛无为的双腿,眸里波光翻涌惊浪阵阵。

    倘若他上的毒真是拜宫氏父子所赐,他的生母是因为宫啸天才中了剧毒,那他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因何会得罪一国君主宫啸天?

    宫啸天既然打定主意下毒,想来是没想让他们一家人活命,他的父母又是如何避过宫啸天多如苍蝇一般的耳目,避过那可以想象的杀气肆掠的地毯式搜索,将他生下让他来到这个人世?

    宫啸天不是个简单角色,宫冥夜也不是个好欺的主,在任命他为丞相之前想必有调查过他的世,他又是如何让宫氏父子放心用他的?

    从初入官场到如今大权在握,威严朝堂上亦能嚣张狂肆置礼数于不顾,这一路走来,若非精心部署深远筹谋,又怎能让宫氏父子也找不出任何破绽,彻底放下对他的防范?

    这般算来,他的心机只怕当世无人能敌。

    他后隐藏的故事,只怕远比她想象的来得复杂!

    诸葛无为自是觉察到了云惊华此刻的反应有异。

    看她的神,他知道她必定是由他中的毒联想到了什么,不过他并未想过要掩饰或者用言语来误导她,以让她忘记她脑海中已经形成的那些足以让世人震撼和凌乱的讯息。

    有关他的一切,早晚有一,他会毫不保留对她全盘托出,至于现在,她能猜到什么程度,就看她自己了,他既不会否认,也不会承认什么。

    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听见室外靠近的脚步声,嘴角向上弯着,诸葛无为很是自如地将桌上的菜挪了挪地儿,为等会儿要摆上桌的菜挪出位置。

    他刚摆好,青叶便走了进来,托盘里装着对孕妇有益的各色美食,冒着腾腾的香气儿和气儿,勾人食

    云惊华也闻到了人的食物香味,缓缓抬起头来。看见一盘盘比以往她所见过的吃过的更为精致的菜肴,不由一愣。

    这些个厨子是在做什么?这一盘盘菜做得花一般精致漂亮,叫她怎么舍得下口?

    诸葛无为帮着青叶布完菜,见她望着桌上的菜肴愣神,似乎不确定这些菜是用来吃的还是用来看的,笑着为她夹了一个鸽子蛋放在碗里,原本摆得煞是好看的“红梅珠香”,霎时缺了一角,不再那般完美圆满。

    “别瞧了,都是用来吃的。”语声柔软,带着甜甜的宠溺。

    “你快尝尝看刘婶做的这道‘红梅珠香’如何?说起来,刘婶有些年头没有做这道菜了,她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红梅珠香?

    云惊华拧了拧眉,这般有内涵的名字,若非看见实物,让她仅凭菜名凭空想象,她是真想不出来这菜会长什么模样,是用什么原料来做的。

    鸽子蛋加对虾,红梅珠香……这名字还真是取得妙哉……

    她心里暗自赞叹着,很是“顺从”地伸手接过诸葛无为递来的碗,忘记了方才萦绕在她脑海中的各种猜测,也忘记了,她要和眼前这位一直笑得很“诈”的“相”保持距离。

    玉珠洁白,入口鲜香,口感滑润。吃完一颗,她只觉得齿间留香,滋润生津,食全然被勾了起来。

    “怎么样?”诸葛无为声音期待地问。

    “不错,很香,很滑,味道很足。”她很是客观地回答,声音平平淡淡。

    不介意她的反应平平,诸葛无为很是切地继续往她碗里添着各种菜。每夹一种,他总要说这是某某厨子以前最拿手的好菜,她一定要尝尝,错过了机会可是很可惜。

    某人太,她想吃又不好推拒,不知不觉间两碗白米饭便已下肚。

    与吃饱喝足的她相比,诸葛无为却是一口饭都还未来得及吃。

    她看看诸葛无为前白白净净的碗,再看看自己面前堆放的一堆食物残骨,心里忽然有些难言的滋味儿涌出。

    这人……是故意的吧?做这些就是为了让她感动?她该说他很有心呢?还是该说他很傻或者很有心机?叱咤风云的丞相居然在这种小事儿上费工夫,真不符合他的份。

    她吃了有一会儿,原先为诸葛无为准备的膳食基本都已经凉了,见他没事儿一般喜滋滋地端起碗打算吃饭,秀眉一拧,她抬手拦住了他的手,已然将他用在她上的心计或者是心意的东西抛到九霄云外。

    “都凉了,让青叶拿去再吃吧。”

    能换来她的关心,诸葛无为心里自然是喜不自胜的,面上却是没有将欣喜过多的表露出来。

    “不碍事儿,还乎着的,不信你摸摸?”

    她果然“听话”地伸手摸了摸就近的一个碗,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手却在这时伸来,很是轻柔地覆在她的手背上。

    触电一般的触感传来,她的手轻轻一颤,她试着将手缩回来,诸葛无为却温柔又坚定地覆着她的手,眼神认真地凝着她。

    “木兰,等会儿……不要走好吗?留下来,留在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