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章 为爱而算计的丞相1

    并非诸葛无为轻血弑成员命,随随便便就将他们往刀尖上送,而是因为他信任他们,所以才将保护他妻儿的重任交托到他们手里。

    那一年,大成覆灭,血流成河浮尸累累的惊心场面他未能见识,但那样的画面他又岂需亲眼目睹才会知其有多么惊心动魄?才知道姬家和宫家的仇恨有多么的森凉刻骨,让人怒血沸腾?

    大成最后一位君主,并非残暴不仁沉迷酒色的昏君,因为广施暴政而引来民声哀怨,最终惹来仁义之师揭竿而起推翻暴政。大成之所以灭亡,是因为君主误信外戚,导致外戚权势益壮大,终化为嗜血毒蛇咬断了大成国祚的咽喉。

    那位君主后来有觉察到外戚势力的勃勃野心,但他觉察时已经太迟。

    为摆脱权势被架空的困境,他本打算远离京师东山再起,重新培养大成栋梁之才,将实权夺回来,可奈何他先前宠的那位妃子,大成国母,外戚官员之女,泄露了他的计划,外戚势力于邺城五百里外杏花林设下重兵埋伏,等着他自投罗网。

    他本是打着南巡的幌子出宫离京,边不过百名护卫,百人对抗万人大军,哪里来的逃生胜算?好在他离宫前秘密召集了血弑护卫以防万一,挣取了一线生机。

    然而,宫家是打定了主意要斩草除根的,以防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一场厮杀不可能因为三百人的加入而终止,最终结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万人围剿,四百人奋力回击,数阵刀剑交锋箭雨洗涤之后,君王和皇贵妃双双不幸中箭。

    君王本有机会活下来,以终瘫痪在的残疾姿态,可他将唯一的一颗上好的解毒药丸留给了怀六甲的皇贵妃,希望她能活下去,并将姬家的血脉生下来。

    君王驾崩,血弑三百骑士为了保住这条珍贵无比的血脉,奋力厮杀以相搏,最终仅十个人活下来,其余人或死于连绵不断的箭雨之下,或死于冲出重围后逃离的路上——毒发而亡。

    这十个人,连带幸存下来,却几乎只剩下半条命的皇贵妃,找到当时已经辞官隐退不问政事的大学士,再救出各处被通缉追杀的忠臣家属及奴仆,最终画虚怀谷方圆百里为根据地,以五行奇术设障眼阵法,将虚怀谷彻底与外界隔离。

    一个月后,皇贵妃耗尽生命产下一名皇子,这些个心怀灭国之仇,亡族之恨,将希望寄托在幼儿上,期待着有一天能在皇子的带领下复国的忠臣义士,却发现皇贵妃中毒太深,将体内剧毒过继到了新生幼儿上。

    皇子天生带毒,虚体弱,到五岁还不能行走,随一行人隐匿虚怀谷的太医根本束手无策。一群人倾尽所有,将能找到的珍贵药材都用于皇子上,却免不了负复国大任的皇子三十岁便早逝的结局。

    到了皇子的儿子,这位寄托了无数人希望的皇室骄子,同样没躲过三十岁离世的定局。

    到了皇子的孙子,这位皇族遗孤奇迹地多活了三年,但也只是三年。

    到了皇子的曾孙这一代,这位曾孙似乎颇受上苍眷顾和怜悯,很幸运地遇上了医术奇佳,怪异的鬼手狂医。

    先是用世间难求的珍贵冰蟾吸出他体里七成的延续了几代的剧毒,随后以上古药方,集齐二十种珍稀药草,将他体内剩余的毒素以内力至他的双腿,以世人难以想象的模样封存其中。

    直至最近,那人将他体内剩余的毒也解了,姬家后人才免于再受剧毒的折磨。

    想着宫家夺权后紧锣密鼓地进行的铲除异己的冷血弑杀,想着两家的血海深仇,诸葛无为双手收紧,骨骼被他捏得“咯咯”作响。

    宫氏父子,你们给我等着,我姬家上百条命,追随大成皇室的各氏族人近千条命,这笔血债早晚有一天我姬无为会从你们上讨回来!一定会!

    ==

    云惊华悠悠醒转时,时间已近黄昏。

    睁开眼,望着视野里陌生的顶,她好半天才彻底清醒过来,“唰”一下扭头往旁边看去。

    入目是一张俊美无双,神温柔如水的脸。

    “你醒了?饿吗?”诸葛无为弯着唇对她笑,声音柔软。“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端来。厨房准备了一大堆吃的,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都着的。”

    云惊华警惕地盯着诸葛无为,心里想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她还是小心这只千年狐妖的好,别稀里糊涂的就陷入他设下的**阵里,被他牵着鼻子走。

    转眸打量了一下屋子,入目的布置有些眼熟,她声音冷淡地问:“这里是你的卧房?你带我回来的?我昏睡多久了?”

    没有遗漏她特意表现出来的疏远,诸葛无为继续温柔地笑,“嗯,这里是我的卧房,我带你回来的,你昏睡了大概两个时辰,过不了多久天就会黑了。”

    视线往大开的房门扫去,果见天际的晚霞已渐渐淡去,形状奇幻瑰丽,色泽绮丽而美妙。

    回头,云惊华掀开被子就要起,准备动回去,眼下两人的关系她还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等想清楚了再决定该怎么面对旁的人。

    诸葛无为见状立马站起来,一边煞是体贴地替她拉开被子,一边不动声色地替她张罗着后的软枕。

    熟悉而好闻的清爽气息萦绕鼻尖,她有一瞬的怔忪,正是这一怔,让诸葛无为抓准了机会,动作灵活而轻柔地扶着她靠上了头软枕。

    等她醒过神来时,诸葛无为已经笑脸盈盈地退了开去,满目柔地凝着她。

    那眼神温柔而炙,像凝了两团暖色光芒的火,直直地照进她的心底,生出点点的

    目光注视着尾,她眼神闪烁神有些许不自然,因为下午在山洞里发生的事,她昏迷过去之前的记忆,此刻回想起来竟是那般的清晰。

    “我是怎么了?你有叫大夫来替我看诊吗?大夫怎么说的?”她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可以说的,便拿突然昏过去这事来说,以便待会儿好顺其自然地以“我已经无碍”为由告辞。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