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章 算计的甜蜜1

    和风习习,木槿飘香,今无疑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耳畔的人声越来越远,不多时,诸葛无为和云惊华的形便远离闹的武夷城,隐入茂密幽静的树林。

    在丛林之巅几个起落之后,诸葛无为在半山腰处一座隐秘的山洞前停了下来。

    洞前青萝蔓蔓,几朵细碎的淡紫小花绽放其中,俨然一幕清雅素净的垂帘。

    将云惊华放下,手自然而亲昵地揽着她柔软的细腰,诸葛无为抬手撩起了眼前的垂帘,露出里面的别有洞天。

    在落地的那一刻,云惊华原本打算立马逃走,可随着垂帘掀起,她惊讶地瞪圆了眼,忘记了要逃走的事。

    山洞幽深,中间一汪氤氲着袅袅气的泉,零星淡金光束从山洞顶部中央镂空的小洞倾洒而下,正好照在泉水中素净优雅的莲花之上。

    莲花粉红,绿叶婆娑,泉边一座石拱桥连通温泉两岸,桥通体白色,纹理细腻色泽莹润,远远瞧去好似上好的白玉,四周光洁的墙壁之上清晰可见画工精良的画作。

    或仙鹤展翅,或天女散花,或涵盖九州大地千般姿态万般风的各色美景,当真美轮美奂夺人眼球。

    她看得几乎痴了,心里感叹这样一处临近人声的地方竟然会藏有世外桃源,毫无意识地任由诸葛无为揽着她的腰走进山洞。

    直到诸葛无为带着她落入泉中,铺天盖地的温泉水涌来,席卷她的每一个毛孔,她才猛然惊醒,神色大骇。

    她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挣扎,意挣脱诸葛无为的怀抱。

    和早些时候不同,这回诸葛无为不再执拗难以沟通,而是十分的通达理。

    他通达理地松开她的腰,让她重获自由,她却在下一瞬脚下踩空往水底沉去。

    这处山洞原是姬家一位先祖偶然间发现的,那位先祖很江南美景,时隔两三年便会来一次微服私访。

    他十分喜这处山洞自然而成的奇观,喜温泉池中奇迹一般常开不败的莲,便命能工巧匠在洞壁四周画下了壁画,还在温泉池边用玉石建造了拱桥石桌,以便泡泉时能有地方放松心地休憩一番。

    后来,这处山洞成了姬家历代帝王们微服私访时最来的地方,直到大成最后一位君王被害,大成灭亡,这里便成了无人问津之地,也无人光顾。

    诸葛无为是从《大成纪事》一书里得知此处的存在的,后来又从范先生的口中证实姬家确实有这么一处祖业。

    因为当初宫氏先祖对姬氏一族赶尽杀绝,连服侍姬家的一众奴仆也不放过,宫家在接手大成偌大的江山后,便不知道在武夷城还有和姬家人有关的建筑存在,所以这里才没有被毁或者被霸占。

    他从书中得知这处山洞的具体位置,知悉池中泉水深浅,在入池时特意挑了水深的一处。

    泉水温软,刚好淹及他的脖颈,比他矮了近一个头的云惊华,双脚踩底时自然会被水淹。

    泉水淹没而来,不会水的云惊华对水自然会有一种天生的恐惧,会反地抓住附近一切能让她攀附的东西。

    而他两在泉水中间,距离最近的岸边也有十尺,四周除了水便是水,云惊华自然只能抓住他。

    此时此刻,在水中扑腾了两下后,云惊华如他预期中的那般抓住了他,还牢牢地攀附着他的脖子。

    &浪客中文nbsp;他似是打算从头到尾都温柔体贴用自己的来融化某人的冰冷,很是体贴地伸手托住她的腰和,将她往上托了托,手法自然而娴熟,一点儿不自在的感觉也没有。

    云惊华却很不自在。

    视线与他平齐,云惊华怒眉喝道:把你的手拿开!

    他却好似没看见她的气愤,笑得温文儒雅,眼神如蜜一般温柔,你确定?

    人说美色是毒,云惊华认为他的美无疑是剧毒中的剧毒。

    好比此刻,他笑得那般美好,眼神那般清亮纯净,笑容宛似里能融化冬雪的红,她却知道他的纯净只是表面,背后深藏有谋诡计,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

    云惊华明白,继续攀附着他无疑是让他趁机占便宜,而且是占得心无一丝一毫的羞耻之心。

    可若说放,那是万万不能的,因为她怕水。

    原来的她就怕,现在的这具体也怕。

    她该怎么办?

    想着自己脸上的易容普通的温水并不能洗掉,除非有特定的药水,心思一转,云惊华又有了主意。

    好吧,明说吧,丞相大人到底想要怎样?民女承认,民女确实不是男儿,可有谁规定女子就不能女扮男装行走江湖?

    民女今虽然贸然在武林大会上以男儿欺骗武林人士,可民女并未伤人,武林大会也没有规定女子不能扮成男人上擂台比试,民女更未触犯天盛的任何律法,即便是丞相大人您,也没有权利将民女私自扣押,还请丞相大人将民女送回城里。

    她说得极为正色,横眉冷目眼神冷漠,诸葛无为却一点也不气恼,笑容温润地又将来山洞途中问的问题问了一遍。

    难道你就真没发现我和以前不同了?

    云惊华一怔,愣愣地眨了眨眼,不明白好端端的他怎么又提起这个问题。

    这一回,诸葛无为不再和她绕圈子,很是豪爽,却又有些卖关子地将答案告诉了她。

    你有没有注意,我现在是站着的?

    她思维迟钝地想,站着的,人不应该就是站着的吗?

    知道她还没想通,诸葛无为很有耐心地解释:以前,我是坐着的,轮椅里。现在,我站在你面前。

    她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然后便是惊悚,一双眸子瞪得溜圆。你的腿好了?

    嗯。诸葛无为点点头,眸中一直泛着宠溺的星光。

    我一直想要给你个惊喜,虽然看起来你受的‘惊’比受的‘喜’多,但我总算是等到和你分享我人生中美好的事。

    而且我希望在我的余生里,我所有美好的事都能和你分享。不管是花开花落,还是落,直到我们都老了,两鬓斑白腿脚不便了,也要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