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章

    优雅地理了理衣袍,姑苏让悠悠道:“哟!你这是紧张了?怕我抢人?我还以为这世上没有谁的事能让你紧张呢。看来,这回的传言是真的,那位白姑娘在你心中的地位果然不一般。”

    扭头看向上的人,姑苏让笑得好不妖娆。“说正经的,她现在人在哪里,可否引荐引荐?我听人说她在宫啸天的寿宴上技压群芳,以一人之力力压大梁公主和西越美人,是个不得了的才女,我是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她一面,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诸葛无为迎上他清亮的目光,眸色暗了暗。回过头,盯着眼前的那一方被子,诸葛无为神色难辨地喃喃出声:“可惜你来晚了,如果……”

    话到此处,诸葛无为蓦然顿住,心头失笑。

    如果早来一步,早个那么几天赶到相府,现如今必定会是另一番局面。可惜的是,如果便是如果,已经发生的事没办法改变……

    听出诸葛无为语气里潜藏的低落绪,姑苏让愣怔了一下,诧异地挑了挑眉。“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听你唉声叹气的?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你。”

    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意识到诸葛无为刚才说了什么,姑苏让皱紧了眉头。“等等,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可惜我来晚了?难不成我错过了什么大事?”

    诸葛无为神色微黯地盯着他眼前的那一寸地儿,不说话也不吭声,看得姑苏让一阵心急。“我说,我问你话你倒是吱个声啊,你这样不言不语的,不是让人瞎着急吗?”

    不想听姑苏让追问个没完,诸葛无为正开口撵他出去,去厨房烧水泡茶的青叶却在这时赶了回来。

    姑苏让不是个蠢笨之人,相反很聪明,看他眉梢微动便知道他要赶人。心里明白在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兴许还会闹出一肚子的不愉快,姑苏让明智地直接放弃问他,扭头看向走进来的青叶。

    “青叶,你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主子的那位白姑娘呢?她去哪儿了?”

    青叶没想到不过这么一会儿他们二人就谈论到了白木兰,不由怔了一下。

    抬眸向诸葛无为瞅去,见他神冷淡一看就不想谈论此事,但也没有态度强硬地不许任何人提起,青叶默默地收回了视线,迈步来到姑苏让的侧,将茶水搁到了一旁的茶几上。

    “姑苏公子,你的茶来了,你先喝口茶吧。至于白姑娘的事,这事说来话长,晚些时候青叶再慢慢告诉你。”

    说完青叶便退了开去,动作熟稔地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替诸葛无为穿上,将他抱到轮椅上后,随即返离开房间去准备洗漱的水。

    姑苏让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青叶替诸葛无为穿衣,待青叶离开后才端起桌上的茶连着喝了几口。

    他已经连着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路上连口水都没有好好地喝,此时早已口干舌燥,几口温的茶饮下去,顿觉心一阵舒爽,宛如久经干涸的田土迎来一场雨的滋润。

    他表面看起来放不羁肆意随,却是个心思通透的人,已然猜出事没那么简单,而眼下,也不是打探的最佳时机。

    屋里有那么片刻的宁静,只有杯盖一下又一下地轻扣着茶盏的清脆响声,过了会儿,姑苏让放下茶盏站起来,正经道:“我先到外面去逛逛,顺带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收拾完了再让人来找我,到时我们好好安排一下治你的腿的事。”

    话落,也未等诸葛无为应声,姑苏让便转离开了卧房。待他的影消失在门外,诸葛无为抬头看向门的方向,眸光明灭难辨。

    ======

    出了诸葛无为的卧房,姑苏让便悠游地沿着回廊漫步,步履清闲姿飘逸,一袭火红的影,如盛开在如火季节的曼珠沙华,妖冶华丽,高贵夺目。

    来到隔壁时,他不由自主停了下来,想着青叶方才是从隔壁出来的,而这间房位于诸葛无为和青叶的卧房之间,极有可能是书房,他伸手轻轻一推抬脚走了进去。

    有风随着他灌入屋内,卷来屋里残余的淡淡女儿香扑入他的鼻息,他面色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间屋子原来的主人就是那个最近风头很盛的白姑娘。

    很淡很清雅的气息,没有那些庸脂俗粉上惯有的让人觉得刺鼻反感的脂粉味,一闻便知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个清雅脱俗的人。

    轻脚来到房中,视线环顾一周后,他唇角微勾笑了笑。

    布置不错,倒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踱步来到边,他原本打算躺上去小眠一会儿,可一想到隔壁房中的诸葛无为,他又调转方向去往一旁的软榻。抬手一挥关上房门后,他随即躺了下来,颀长的形蜷缩着,很快睡了过去。

    诸葛无为自然听到了隔壁的动静,心里有一瞬的不满。

    现如今那人人去房空,留给他的只有一间装有她的气息的房间,他不想任何人闯进那间屋子乱动里面的东西,抑或任何人带进属于他们的气息污浊了里面只属于她的气息,破坏了她给他留下的,眼下他唯一能留住的东西。

    然而,想到闯进去的人是姑苏让,他又觉得似乎没那么难以接受,如果姑苏让治好了他的腿,他岂非很快就能站起来将那人追回来,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

    站起来的他,必定比坐在轮椅里的他更有说服力和威慑力,想做什么都会方便许多。那个小女人,肯定再也逃不开他的边,他不容许她再从他边逃走。有了她在边,那间空房子还算什么?

    如斯想着,诸葛无为渐渐放松地靠在头,在心里盘算着宫冥夜几人大概会何时启程前往武夷的灵山,而他,又大概会在何时见到他心里放着的那个人。

    直到午时午膳准备好后,诸葛无为才让青叶去将隔壁的姑苏让给叫醒,让他过来用膳。一番洗漱过后,姑苏让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他的房门口,笑意盈盈地向他走来,很是随地在他对面坐下。

    “一直觉得你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今一见果真如我想象中的那般,瞧这些菜,我今天还真是有口福。”

    话落,姑苏让很是自觉地拿起筷子便开吃,一点也不跟他客气。先盛了碗汤喝了半碗,他才开始吃饭。

    “嗯,味道不错。”姑苏让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筷子迅速地横扫桌上的每一盘菜。“果真是色香味俱全,算是有史以来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菜。说真的,你府上的厨子都是从哪里请的?可否让一两个给我?让我往后也可以天天吃上此等美味佳肴。”

    说着,姑苏让忽然停了下来,抬眸挑着眉看着他,“你府里的厨子该不会是你们大成皇室御厨的后人吧?”

    “你倒是聪明。”诸葛无为头也不抬地淡淡回道。“确实是皇室御厨的后人,所以,让厨子给你的事你不用想了,他们是我的人,即便我想把他们送人,他们也不会跟你走的。”

    姑苏让嘴角抽了抽,觉得对面那人恢复正常状态时那张嘴真不是一般的刺激人,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人还是这模样这状态比较好,即便嘴不饶人也比要死不活不吭气儿的好。

    夹了一筷子的菜,姑苏让阳怪气儿地说:“果然是各人有各人的命,有的人就是金贵,每天都是大鱼大山珍海味。像我这种平民百姓,哪里比得上这些皇室贵胄,只有吃粗茶淡饭的命。唉,可怜啊。”

    诸葛无为眉梢动了动,抬头幽幽地扫了对面的人一眼。“你要是愿意,等我大成复国之后,你进宫当首席御医如何?我保你天天大鱼大。”

    姑苏让眼角一跳霎时觉得浑都不舒畅了。“别,我做惯了闲云野鹤,可受不了规矩做不了官,这等好事你还是留给别人吧。你要是真有良心,等我治好你的腿,你便把你的厨子送两个给我,我带着他们四处游山玩水,这么一来,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能享受到美味佳肴。”

    诸葛无为眉梢一扬垂下了眼,一本正经道:“最近没什么心,我的良心好像不见了,你就当我是个没良心的人吧。”

    姑苏让心肝抽搐了一下,这人……“你还真是吝啬得可以,不就是向你要个人嘛,你干嘛这么小气?”

    诸葛无为回答得很是坦然。“我这人从来只对自己的女人大方,对其他人一律小气,很抱歉,你在我这里享受不到大方的待遇。”

    姑苏让五官僵住了,守在外面的青叶浑抖了抖。

    主子啊,咱能不把小气当成一种光荣吗?

    姑苏让是个吃的人,一直想找个手艺不错的厨子享受生活,眼下遇上了,可对面那人有着一堆厨子,却连让两个给他都不愿意,真是叫他气愤。

    他可是要替他治腿啊,他们的交不是很好吗?这人对他怎么还是这么抠门呢?

    “真是个没良心的人,等将来你和你的白姑娘结成夫妻后,看我不好好送你份大礼!”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