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章

    青叶心里咯噔了一下,“主子,你怀疑这事是苏暮色所为,是她收买了这些人来伤害夫人?”

    “嗯。”诸葛无为点点头,恍然想到什么,一双凤目微微眯了起来。“你看看他们上是否有大量银票或者别的值钱的物件。”

    猜出他的意图,青叶大步上前,从一旁捡了根木棍在一群人的衣衫里一阵掏弄。找了几个人后,青叶从其中一人的怀里掏出一个玉镯来。

    那玉镯玉质清透玉色华润,青叶一眼便认出那是苏暮色的镯子,面色猛地一沉。“主子,找到了,是苏暮色的玉镯。”

    诸葛无为眸光微寒,冷冷道:“包起来带回去!”

    万事讲求证据,如今铁证如山,他倒要看看苏暮色打算怎么强词狡辩!

    “是!”青叶应道,随即从怀里掏出一张汗巾,将玉镯小心地包了起来,放进了腰上的荷包里。

    ======

    半个时辰后,苏暮色和清风被提督统领押送到了相府。

    于整个提督衙门而言,他们二人本是烫手山芋,丞相大人突然说要提取犯人亲自审问,提督统领自是乐于趁此机会扔掉他们这两个包袱,所以送人送得很是欢喜,将他们扔在丞相大人面前便告辞开溜了。

    待提督衙门的人离去,奉命前去挫骨扬灰的墨七回来了,跪地复命:“主子,一切都已办妥!”

    “嗯,你先下去吧。”诸葛无为语声淡淡地应着,盯着苏暮色的眸子似是跳跃着两团黑色的火焰,幽暗得让人心惊。

    半晌,他淡淡地吩咐:“青叶,带清风下去上药。”

    青叶厌恶地瞥了眼满脸希冀的苏暮色,上前捞起地上跪着的清风,扶着他一瘸一拐地去往自己的新卧房。

    突然被人带到相府,清风是意外的,在来的路上,他还以为在教训了他和苏暮色几天后,诸葛无为已经解了气,这是打算原谅他们放了他们,可看诸葛无为此刻的模样,他知道他想错了。

    被青叶搀扶着走出几步后,他停了下来,问:“你告诉我怎么回事,主子他这是打算做什么?”

    青叶偏头看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真笨,早晚有一天你会被你自己给笨死!”

    清风抿唇,对此无力反驳,在经历这一连串事后,他也知道他自己笨,很笨的那种。

    青叶扫他一眼,觉得他这人真是笨得可怕,也笨得让人同,若是一直任由他这么笨下去,早晚有一天他真的会被苏暮色那蛇蝎女人给害死。

    心里叹一口气,青叶扶着清风来到回廊的栏杆上坐下,低声道:“你就坐在这里看吧,好好看,看看一直以来你效力的都是什么人。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记得问我,我来给你解释苏暮色那女人到底有多恐怖多让人愤恨。”

    站直,看了眼苏暮色和诸葛无为的方向,青叶又道:“也许你其实没那么笨,只是因为你离苏暮色太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你看不出她的险恶毒,才一直将她想成好人。今天,你就好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看她的嘴脸有多丑陋,她到底有多坏。”

    今收到提督统领奏报的消息时,青叶原本还以为不过是苏暮色又在耍小伎俩,目的只是为了让他的主子白担心白忙活一场。

    后来得知衙门的人真的在树林里找到了尸首,他心里想这一切可能只是巧合,那群人不过正好出现在树林,然后因为私人恩怨或者帮派纷争被别的人给杀了。

    不管苏暮色之前做过什么事,他本能的还是不愿意把她往坏处想,直到从死人上找到她的玉佩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真的是把她想得太好了,她这样的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敢欺负夫人,诚如他家主子所言,挫骨扬灰根本就是便宜那群畜生了,如果是落在他的手里,他一定会先好好地折磨他们一番,折磨至死后再挫骨扬灰!绝对不会让他们死得那么容易!

    清风拧了拧眉,不知道青叶是想让他看什么,心里怀疑有什么可能是他不知道的,此时又没什么可忙活的,他便也耐下心来看看诸葛无为到底是要做什么。

    “说吧。”沉默许久,诸葛无为终于开口,只是,某人的嘴脸太过让他厌恶,所以他没再看着那人,而是双眸盯着自己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玉扳指。

    “啊?”苏暮色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他想让她说什么。

    “无为哥哥,你想让我说什么……”琢磨片刻,苏暮色小心翼翼地问,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没谱得厉害。

    “说说那你看见的那些人都长什么模样,他们是从哪个地方出来的,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话,若是你能画下他们的画像,那再好不过。”

    怔了怔,苏暮色猛然反应过来他是在打探那些小混混的消息,急问:“白姑娘她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诸葛无为头也不抬,语气很平静地道:“她没事,她很好。”

    苏暮色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可能没事?怎么可能会很好?难道那那些人没能下手成功?

    这不可能的,如果没有得逞,白木兰肯定早就离开邺城了,无为哥哥怎么可能在今天找到她?她一定是被那些个人糟蹋得奄奄一息,所以才在树林里躺了几天,一定是这样的。

    苏暮色在心里幻想着白木兰的悲惨境地,忍不住想要打探。“真的?她真的没事?她现在在哪里?我能去看看她吗?”

    “你这是在关心她么?”诸葛无为幽幽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她不需要你的关心。”

    “我……”苏暮色语塞,结巴道:“这次的事怎么说也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不会离开相府。而且那天我没有拦她,如果我有拦住她的话,她就不会出城,就不会遇上那些个人,我关心她也是应该的,我有些担心她的安危。如今知道她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