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章 对不起,我没有心3

    如此良善的一个人,她如何忍心拒绝他打击他?可她和他……他们之间注定没有可能不是吗?

    既然结局早已经注定,她就不该给他任何希望,再让他抱着希望将来慢慢绝望不是吗?

    如果她给了希望,将来再让他失望乃至绝望,那她岂非是这世上最恶毒的恶魔?

    如果被拒绝会痛,那便让他彻底地痛一次吧,痛过之后便会放下,如此,等将来针锋相对时,他对她便只会有恨,不会因为其他的愫而深受折磨。

    心里清明地想着,凤眸深处暗光一闪,云惊华收回了目光,决绝道:“不,我不信你!”

    简短的五个字,如冰冷的刀子刺在墨子谦的心上一般,鲜血淋漓的痛。

    “为……为什么?你为什么不信我?”

    云惊华半转过,神色冷淡道:“墨公子,我听人们说,你府中美貌姬妾如云,个个深得你的宠,你拿什么来保证你会一生一世地疼我,怜我,我,让我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所谓花无百红,人无千好,如今我青正盛,自然能多得你的眷顾和怜惜,但当我韶华逝去容颜不复,你边年轻貌美的女子却依旧络绎不绝时,到那时,你认为你的心还能在我上吗?”

    “也许,你认为给我一座舒适幽静的院子,保我一生衣食无忧,我就会感激涕零地跟着你,傀儡一般成为你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然后不哭不闹任由你边的新人一批一批地老去,再换上另一批新人。”

    “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你错了,我白木兰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女人,我很贪心。如果我要,那我会便要那个人全部的,无论是他边还是他心里,永远都只能有我一个女人,我不许他在拥有我的同时,还拥有其他的女人。”

    侧首看了墨子谦一眼,云惊华冷漠道:“综上所述,我和你之间没有可能。”

    将肩上的包袱挪了挪,云惊华淡淡地别开了眼,提着剑绕过墨子谦便打算飞离开,却在走出几步后,墨子谦忽然转叫住了她。

    “你是因为这些才拒绝我的吗?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为你清空后院,从此不管是我边还是我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你会改变主意吗?”

    云惊华一愣,眼睫微垂眸光颤动,出口的话,却无至极。“不会!”

    墨子谦心中一痛,问:“为什么?”

    “那些姑娘,她们跟你的时间不短了吧?少说应该也有几个月。昔蜜意花前月下时,想必你也对她们说过很多动听的话,想必你也曾经对她们做出过许诺,但如今,你却因为另外的女人而决定将她们遣送出府,将往昔意化成灰,我想问,在你心里,你到底把她们当成了什么?玩物?暖的工具?

    你能因为我而遣散她们,等将来,你遇上别的让你心动的女人时,想必你也会因为别的女人而遣散我。很抱歉,我不想步她们的后尘,所以,你还是去找别的女子表明你的心迹吧,不用在我这里白费心机。”

    白费心机?她还是认为他这是在耍心机骗取她的感?只为了将来的某一天能得到她占有她?

    墨子谦难以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双眸含痛地看着眼前的背影。

    “如果……如果我告诉你,除了你之外,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做出承诺,也不曾玩弄任何人的感,那些姑娘,只是我用来掩饰自己的伎俩,向世人宣告我是个无大志,只知道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的把戏,我从未碰过她们,你信吗?”

    云惊华心中颤了颤,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墨子谦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继续道:“你如果不信,我可以在此对天起誓,我墨子谦从未碰过府中的任何女人,也从未玩弄过她们的感,从进府的那,她们便明白我和她们只是做戏给别人看而已。”

    “而将来,我边除了你白木兰,不会再有任何女人,你便是我墨子谦唯一的世子妃,唯一的夫人,我一生一世只会你一个人,绝不负你,若我所言有半句假话,若我将来有违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云惊华心中震撼,半晌,才平复下心底翻涌的惊涛骇浪,道:“对不起,我该走了。”

    见她真的要走,墨子谦对着她的背影近乎咆哮地吼道:“你为什么对我如此绝?是因为你心里已经有人了吗?那个人是谁?诸葛丞相?他连你的周全都不能保护,你为什么还要喜欢他?”

    云惊华抬出去的脚顿住,她喜欢诸葛无为?这可能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可能。

    不想再在此地留下去,不想再听墨子谦说出更多让她震撼和无奈的话,云惊华脚步飞快地来到院子里,正要纵跃走之际,墨子谦似是乞求的话语飘进她的耳里。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不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你为什么那么断定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不愿意留下来好好想一想,问问你自己的心?

    我没有你一定要现在就接受我,我只是希望你好好想清楚,想想看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在想清楚之前暂时别走,为什么你连我这一点小小的请求也不愿意答应?

    木兰,你可以留下来的,即便你有私事要处理,你也可以留在侯府的,无人会干涉你做什么,每天去哪里,你可以安安心心地住在这里,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

    深吸了口气,云惊华闭上了眼,心里有一瞬的动摇和不忍。

    这个男人,真的太好了,好到让她不忍说出更为绝的话来伤害他。可脑海里闪过宫家父子的嘴脸,她又猛然惊醒过来,心中闪过决绝。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如果她现在不忍心,将来种种因果发生后,才是对墨子谦的真正残忍。

    缓缓吐出一口气,她冷声道:“对不起,我没有心。”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