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章 不速之客3

    被青叶推进前厅,诸葛无为清幽的声音漾开来。“皇甫太子和嘉怡公主大驾光临,相府真是蓬荜生辉啊。”

    皇甫圣华清艳一笑,“没有事先递上拜帖突然来访,还望诸葛丞相不要觉得叨扰才是。”

    “觉得叨扰是肯定的。”诸葛无为并未给皇甫圣华多大的面子,毫无顾忌地直言,“不过好在本相看皇甫太子还算顺眼,可以勉为其难地招待招待,相府别的东西没有,好茶还是有的。”

    皇甫圣华星眸一闪,笑道:“如此,倒是本太子的荣幸了。”

    皇甫嘉怡瘪瘪嘴,这诸葛无为未免太过猖狂了些?她家太子皇兄好歹也是大梁太子,他居然还是这副高傲的态度,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天盛皇上?

    “皇甫太子说说看,要见木兰姑娘做什么?”来到主座前,诸葛无为开门见山地问。

    “我想请她一同出游,她是天盛的人,对本土应该很熟,可以做我们的导游。”皇甫嘉怡接道。

    “本相倒不知,本相府上的人何时竟与皇甫太子还有嘉怡公主这般熟了?”诸葛无为幽幽道,“据本相所知,吾皇似乎已经安排了人做两位的导游,哪里还需要本相府中的人做导游?”

    “那些人本公主不喜欢。”皇甫嘉怡毫不忌讳地直言,“本公主就喜欢你府中的白木兰。”

    诸葛无为面色不变,“你喜欢她什么?本相竟不知本相府中的人这么招人喜欢。”

    “什么都喜欢,喜欢她的正直简单,喜欢她的不阿谀奉承,喜欢她的人美又聪明,诸葛丞相,你直说吧,你到底放不放人。”

    诸葛无为俊眉轻扬,收回视线悠悠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看,就好似上面长了朵花一般。“若是不放,嘉怡公主又能如何?”

    “本公主不能如何,本公主只能说,白木兰即便是你相府的人,你也没有权利替她做任何决定,她若愿意跟我们走,做我们的导游,你不能阻拦她。”

    “哦?是吗?”诸葛无为轻飘飘地问,“嘉怡公主这话可就说错了,她既然是本相府中的人,本相如果指派她做事,在事做完之前,你觉得她能跟你们走吗?所谓在其位便谋其职,就是这个道理。”

    皇甫嘉怡秀眉轻皱,心头堵得慌,和诸葛无为说话,她发现她总也讨不了任何便宜,每次都会被他轻描淡写地给堵回来。

    “你都让她做什么事?”她追问,“她是人,又不是牲口,你总不能让她一直做事吧?她需要休息的。”

    “嘉怡公主,请注意你的用词。”诸葛无为周有冷意在萦绕,“还有,本相做事自有主张,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而且本相府中的人,只归本相管,你一个外人无权干涉。

    你要游山玩水,随你,自有一大群人急不可耐地想要献殷勤,你在那些人当中随意挑一个陪你就行。至于相府的人,恕本相直言,他们很忙,没工夫陪你玩。”

    “你!”皇甫嘉怡气急,起就要反驳,皇甫圣华却是手一抬,制止了她的发难。

    对诸葛无为笑笑,皇甫圣华道:“家妹素来是个心直口快没心眼的人,说话有时不经大脑,若有开罪诸葛丞相的地方,还望诸葛丞相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放在心上。”

    “呵!”诸葛无为轻笑出声,端起一旁青叶刚从仆从手中接过的茶盏一下又一下地掀着茶盖。

    云雾缭绕里,他神色朦胧难辨,“好说,好说,皇甫太子请喝茶。”

    云惊华收到消息时有些诧异,她原本不想见客,可想着来人份尊贵,两人指明了要见她,她便也只能跟着小厮来到前厅。

    当她跨进前厅的门时,看见的便是某人气定神宁地喝着茶,皇甫圣华和皇甫嘉怡则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原位上,很是安静又诡异的一幕。

    一见她到来,皇甫嘉怡瞬时双眸一亮,起向她走来。“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那个去叫你的人走错了路,找不到你呢。”

    相府的小厮岂会在相府里走错路?云惊华扬眉,疏远地看着皇甫嘉怡,在皇甫嘉怡走近她时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保持着两人间的距离。

    皇甫嘉怡不是个蠢人,自然能看出她的有意疏远,很是识趣地不再近,而是在距离她五步远的地方便停住,面带笑意地看着她。

    “你刚才是在练剑?”皇甫嘉怡瞅了瞅她藏在后刀柄却露在外面的剑,“我一直想和你正大光明地比试一场,可惜前晚你喝醉了,这么个机会便白白错失了。”

    云惊华神色冷淡地瞅着前的人,待皇甫嘉怡说了一大堆话后,淡淡地问:“皇甫太子和嘉怡公主找我有事吗?若无事的话,我便先去忙了。”

    “有事有事。”见她要走,皇甫嘉怡立即道,“我和皇兄会在邺城待上一段时,你也知道,我们对邺城不熟,所以我想请你做我们的导游。当然,前提自然是你愿意,你若不愿,我们不会勉强你的。”

    云惊华盯着眼露期待的人看了一会儿,淡淡地半转过,“木兰谢过皇甫太子和嘉怡公主的抬,但很抱歉,木兰不愿意。”

    说完她转便离开,皇甫嘉怡却快步绕到她前拦住了她的去路。“诸葛丞相是不是给你派了很多活干?你的卖契是不是在他手上,所以你才这般受制于他不得不为他做很多事?你若愿意,我和皇兄可以替你赎,你无须再在相府劳累,你可以跟我们回大梁。”

    诸葛无为悠闲地掀着茶盖的动作滞了一瞬,但很快便又恢复常态,一下又一下的很有节奏。

    青叶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暗道这人还真是能装啊,人家都来挖墙脚了,他明明心里着急担忧,面上却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真叫人佩服。

    云惊华拧了拧眉,卖契,赎,去大梁,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抬头询问似地看向诸葛无为,却见那人一副喝茶喝上瘾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淡淡地收回视线。“抱歉,嘉怡公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如果没其他要说的,烦请你让一让。”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