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章 她想看戏

    有关他们的流言蜚语本就已经传得满天飞,再看到他们那般亲近的一幕,那些喜胡说八道的人岂非更会认定他们之间有什么?她就算跳进青碧河也洗不清了。

    万一,昨晚的事传到他的那个心上人耳里,或者那个苏暮色耳里,她岂非会平白无故遭来她们的怨恨?

    垂下眸,她凉凉提醒:“丞相大人,昨晚的事你最好在闲暇时向你的那个心上人解释清楚,我可不想引来误会,惹来她的怨恨和惦记。”

    诸葛无为幽幽瞅她一眼,道:“你放心,她不会误会的,就算万一她误会了,总有一天她也会明白,我眼里心里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个,我心里从来没有装过别人。”

    “……好吧,随你,只要你保证你那位心上人不会突然跑出来找我麻烦就成,不然,我怕我不小心出手伤了她,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

    诸葛无为语声幽幽:“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默然,不再言语,低头继续吃饭,待吃完后便去了诸葛无为的书房,核实那些人送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有貂皮一张和锦缎三匹,她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六皇子贡献出来的奖赏物品,因为他昨晚就提过要用百张貂皮还有百匹绢丝锦缎向沐锦绣提亲。

    绢丝锦缎虽然不如烟翠蓝锦那般名贵,却也是极好的料子,质地轻透颜色柔和,是西越的贵族妇人惯用的衣料。

    她本以为赫连铮是说着玩的,想不到他竟然这么有诚意,貂皮加锦缎,在物资相对匮乏的西越来讲,这样的礼物已经是大礼中的大礼了。

    紧挨着貂皮和锦缎而放的,是个精致的琉璃盒,单看琉璃盒的样式,她便知道这是皇甫圣华送来的礼。打开一看,里面躺着几样做工精细的首饰,有玉质有金器,极具大梁特色。

    琉璃盒旁边挨着的是几幅画,她愣了愣,想了想这应该是某位权势滔天气焰嚣张的大人物昨夜让她捍卫的墨宝,没有丁点儿迟疑直接跳过,打算最后才看。

    最后放着的同样是个精巧的首饰盒,盒外的花纹很是好看,像是木兰花。她凝眸片刻,终是打开了盒盖,露出里面可谓件件价值不菲的物什来。

    目光流连过玉镯玉簪,还有步摇珠翠以及耳坠,她秀眉微挑,心道宫冥夜这是送了她一整女人用的首饰?他是觉得她缺首饰?

    再次流连扫过那些首饰,最终在那对红白二色均匀相间的玉镯上停下,她拾起那对玉镯细细打量。

    白色部分很是温润剔透,红色部分红艳似火,似世间最炽的岩浆释放出的红色火焰,两种颜色交织在一起,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绚丽夺目。

    她反反复复看了许久,觉得这对玉镯当真是件好东西,不由拿在手里掂了掂,随即她惊讶地发现,这对玉镯好像是暖玉,触手生温,分明是玉中极品。

    她怔在那里,有一瞬心里很是怀疑宫冥夜一定是不小心装错了,将要送给沐锦绣的玉镯放到了她的盒子里,她应该立即给他送回去,但想了想,他事先也不知道她会赢,这玉镯他恐怕原本是为沐锦绣准备的,却不想最后竟然是她赢得了比试。

    册子已经写了交上去,就算能改,他堂堂天盛太子,想来也不会那般有**份地去篡改记录,最后便只能让人给她送了来,他既然送了,那她又岂有不收的道理?

    她把玉镯放回盒子里时,后突然传来一道幽然的声音,“这些礼物都看完了?”

    她头也不回地说:“就差你丞相大人的墨宝了,正打算看。”

    “那你继续看吧,我不打扰你,需要青叶帮忙搬东西唤他一声就成,他任由你差遣,怎么差遣都成。”

    话落后是轮椅轱辘作响的声音。

    任由她差遣?她扬了扬眉,心里没怎么当回事,随手拿起一副卷轴展开。当看清上面所写时,秀眉拧了拧。

    夏初临,鸾凤和鸣,我愿为卿点绛唇……这不是花灯节那晚最后的灯谜吗?他送给她的墨宝就写了这个?

    放下卷轴,她随即验证地展开第二副,同样写了那几个字,只不过换了一种字体。

    眉尾抽了抽,她继续展开第三幅,看后眼角狂跳几暴走。

    那家伙是在耍她吧?几幅卷轴写的东西居然完全一样?

    还剩最后一幅没有展开,她盯着那幅卷轴,像是在盯着死敌一般,一记记锋锐的眼刀刮过去,似要直接用眼神将那幅卷轴看穿,看出里面写的是什么。

    盯视半晌,她吸了口气,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心平气和地打开卷轴,显出里面的画来。

    她一怔,不是那几个字?

    认真地看了看眼前的画,画中画着悠然山水间,一男一女坐于桃花树下琴箫合奏,天地万物在二人眼中毫无颜色,唯有彼此。

    她怔了怔,觉得画中的人看着有些眼熟,那女子的眉目,好像和她有些相似,但那男子,她看不出来是谁,因为只有一个侧影。

    盯着画看了许久,又回看了看院子里的人,她眉间闪过狐疑。

    这些字画,似乎都是近几所作,看起来,好像是他为他的那个心上人所作,就这般交给她,真的没关系吗?

    将几幅卷轴一一收好,拿着两个盒子回到自己的房里后,她让青叶将剩余的东西送到她房里,她自己,则是来到诸葛无为的侧站定,随口问:“昨晚的寿宴后来怎么样了?什么时候结束的?”

    “子夜时分结束的,我们走后,那些大臣之女该献艺的献艺,该贺寿的贺寿,也就那样了。”

    “你可知道西越使臣还有大梁使臣何时回国?”

    “你问这个做什么?”诸葛无为扬了扬眉,眸里有幽光划过。

    “就是问问而已,昨晚六皇子的联姻提议被宫老头否决了,他应该不会就此作罢。”

    诸葛无为弯唇笑了,“你想看戏?”

    “嗯。”云惊华很是诚恳地点头,“赫连铮冲着沐挽卿和沐锦绣而来,按理说他断不会空手而归,但宫家父子如此执着于沐家两位姐妹,又岂能让他得逞,我很想看这几个人会怎么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