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章 敢偷看挖你眼睛

    这样就能表示一切都不曾发生?云惊华气得浑都在发抖,半晌一声冷喝:“把你的眼睛闭上!”

    诸葛无为头也不回地问:“做什么?”

    “我要起穿衣,你若敢偷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哦,我明白了,非礼勿视,我这就闭上眼,你穿衣吧,我不会偷看你的,我脑子里只有我喜欢的那个人。”

    见诸葛无为配合地闭上眼,待确定他不会睁眼偷看,她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翻,捞过一旁的凳子上整齐叠放着的那烟翠蓝锦动作迅速地上。

    一边穿她不忘警惕地回头检查诸葛无为的眸子是否一直是闭着的,待完全穿好,又恨恨地剜了他一眼,她这才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房间,房门“嘭”一下合拢。

    待响声传来,诸葛无为这才幽幽睁开眸子,眸里满是笑意。

    翻平躺着,手在被窝里感触着云惊华留下来的余温,他嘴角边噙着一抹潋滟的笑,脑里闪过昨晚的旖旎画面。

    昨晚回到相府后,他直接令青叶推着轮椅来了他的卧房,如上次那般替云惊华擦完面洗完脚后,他自己随即也洗漱上了

    软香温玉在怀,却只能看不能吃,这样的时间总是比较难熬的,在君子与流氓之间徘徊了许久后,他选择了做流氓。

    然后,趁着云惊华昏睡不醒,趁着她毫无意识毫无攻击,他动作生涩地为她脱去了外衣,用眼神膜拜她的躯,但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玩火**。

    他心里随即窜出一股熊熊燃烧的烈火,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灼烧着他的神智,紧接着他做了他有生以来最为大胆的决定,将她的中衣也脱了,仅剩里衣。

    他一直知道她是美的,却不知她竟然如此人,薄薄里衣下的躯是那般玲珑有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撩动着他最为原始的**,让他险些把持不住。

    知道不能再继续放肆,他最终只能捞过被子将两人一盖,隔绝了视觉上的冲击,只是,他心中燃烧着的那团火焰却没那么容易扑灭。

    挣扎了许久,他最终决定抱着她一阵又亲又啃,将那双水润的唇瓣吻得又红又肿,还在她的脖子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记,随后才满足地收手,熄灯睡觉,心里默念着清心咒沉睡了过去。

    醒来的那一刻,他本来可以替她重新穿回衣服,可想了想,他终是没有那么做,与其像上次那般让她相信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他倒宁愿她误会,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如此,在她心里,便会潜意识地拉开和别人的距离……

    出了门,云惊华气呼呼回到隔壁自己的卧房,一阵翻箱倒柜找了简单干练的裙裳换上,将那价值不菲的烟翠蓝锦扔在了一边,随即脸色很凶悍地去打水洗漱。

    青叶自打早晨起便被他家主子吩咐藏到树上放哨,以防有“小贼”偷溜进相府打探消息,见云惊华从他家主子的房间里怒气冲冲地出来,还撒气似地将门甩上,他眼角一跳,心里抽搐得厉害。

    他家黑心黑肝又黑肺的主子,这次又说了什么,居然将白姑娘气成这样?他要不要好意地提醒一下他家主子,对待女人要悠着点儿,不然说不定哪天就飞到别人碗里了?

    想了想,他觉得还是算了,这么做无异于自己找死,他家主子怎么可能听得进去他的建议?

    打水的路上,云惊华碰上了几个相府的小厮,那些小厮见到她时无一例外的先是对她躬行礼,然后待她走近时便盯着她的脸一阵猛瞧,随即像是翻书一般脸“唰”一下变红快步逃开,弄得她一头雾水。

    她满心疑惑地打水回来,脑里惊雷阵阵地想,难不成昨晚回到相府时,喝醉的她当着他们的面轻薄了他们的丞相主子,还是又亲又啃行为很放的那种?她当着他们的面将他们丞相的衣袍撕裂了?

    脑海里不自觉闪过某人被她撕裂衣袍素来淡定的面色龟裂的那一幕画面,她浑抑制不住地抖了抖,觉得那画面当真是太过惨不忍睹。

    不敢多想,她随即也快步回了房,动作迅速地梳洗完后便去了相府僻静的后院练剑。

    临近午膳时,她准时回来,已经平复了心里的各种惊涛骇浪,神色淡淡地来到偏厅与诸葛无为一起用膳。

    席间,她竭力忽视对面那人的存在,直接将他当做空气,即使那人主动挑起话题,她也只是冷淡地“嗯”一声或者“哦”一声应答。

    片刻的沉默过后,某人幽幽道:“还没告诉你,今早早些时候太子六皇子还有皇甫太子都将你昨晚赢得的奖赏送了过来,那时你还没起,我便直接让管家代你收下了,东西都放在我书房里。”

    “哦,知道了。”她还是淡淡地应和,头也不抬,过了会儿,她吃饭的动作一顿,猛然抬起头来。“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

    诸葛无为愣愣地眨眨眼,“还能怎么回来的?坐马车啊。”

    “不是,我是问我是怎么离开太和的?”她那会儿醉了全无意识,不可能自己走,该不会是他抱着她离开的太和吧?那么多人看着……

    对于这个问题,某人很是坦白,“当然是我抱着你,然后青叶推着我们两离开的,难不成你以为你还有其他的方法回来?”

    “……”云惊华语塞,相府就他们三人进宫,他腿脚不便,青叶必须推他,当然没有第二个青叶来抱她回府,只能他抱着她,然后青叶再推着他两回来。

    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不但有天盛官员还有别国使臣在场,那些人会怎么看他们?有关他们的流言蜚语本就已经传得满天飞,再看到他们那般亲近的一幕,那些喜胡说八道的人岂非更会认定他们之间有什么?她就算跳进青碧河也洗不清了。

    万一,昨晚的事传到他的那个心上人耳里,或者那个苏暮色耳里,她岂非会平白无故遭来她们的怨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