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章 绝不容许

    沐锦绣却是一张脸都黑了,五脏六腑气得发疼。

    这个诸葛无为,居然帮着白木兰奚落她,当真是可恶!等找着机会,她一定要让他好看!不!是让他和白木兰好看!

    尽管心里气愤,沐锦绣却是不得不遵照比试前的约定献诗贺寿。往前的酒杯里倒满了酒,她款款站起来。

    因为早就确定了要参加寿宴,所以在很早之前她便已经准备好了贺寿的诗和节目。为了让满朝文武对她刮目相看,让宫啸天和宫冥夜对她另眼相待,她甚至找了博学多识的沐严之替她写了几首诗,然后背下来,以便在今晚的寿宴上献出来当成是她做的。

    此时,她遥遥举杯,对高台上的人道:“皇上,臣女献丑了,臣女文采有限,若有哪些词用得不好,还望皇上见谅……”

    来自大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散在三人的后,消散在清爽怡人的风里。

    待远离了巍峨宫、辉煌灯火,远离了来回穿梭的宫女太监,诸葛无为这才放下袖子,让那张艳的脸盛开在风里,盛开在他满含柔的眸子里。

    似乎是被闷久了,乍然呼吸到室外清新的空气,云惊华无意识地嘤咛了一声,“嗯……”细碎婉转,轻盈挠心。

    抱着她的怀抱清新舒爽,有种让她安心的气息和温度,她不由在诸葛无为的怀里拱了拱,寻了个更加舒适的位置靠着,安心地沉睡着。

    诸葛无为一直注视着她熏红迷人的小脸,将她恬淡的睡颜映入眼底,刻入心里,再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空气中有种无声的柔缓缓蔓延开来,青叶觉得,自己此刻真是有些多余的存在,若非他家主子腿脚不便,这种时候一定会远远地支开他,不让他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那两人深对视,哦不,应该说某人深凝视着另一人的画面当真太过浓腻,浓腻到他忍不住脸红,有些不好意思。

    为了缓解这种突来的尴尬和不自在,他找着话题问:“主子,你刚才为什么要让白姑娘喝醉?”

    他总觉得,他家主子的目的不只是早些离席那么简单。

    诸葛无为眸光一闪,轻飘飘回道:“不为什么,就是想将她灌醉而已。”

    青叶嘴角抽了抽,心里很无语他家主子竟然对他也有所隐瞒。

    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转了几圈,他又问:“主子,你那会儿特意提起沐锦绣,是在替白姑娘出气吧?”

    这回他家主子的答案更让他无奈。“你觉得是怎样那便是怎样,不用问我。”

    青叶想了想,他还是不要指望通过和他家主子聊天来缓解不自在的好,念清心咒应该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打定主意,他识相地不再出声,一边直接掠过他家主子的头顶双眸直视着前方,当他家主子不存在,一边在心底默念着清心咒。

    诸葛无为盯着怀中的人,凤眸里划过一抹暗色。

    她边的桃花已经太多了,若再来一场比武,他不知道那个霸道成的赫连铮是否也会发现她的美好,从此对她产生占有的念头。

    他什么都不怕,就怕想争夺她的人越来越多,然后,那些人会趁他一个不备,将她从他边抢走,而这样的形,他绝不容许发生!

    ======

    翌,天色晴好,又是一个碧空如洗的艳阳天。

    上三竿时分,当云惊华从宿醉里悠悠醒转,发觉她不是躺在自己上的那一刻,她“唰”一下扭头往旁侧看去,神色惊骇。

    诸葛无为早已醒来,却是一直陪她躺在上,此时见她醒来,毫不吝啬地对她一笑,神温柔。“你醒了?要起了吗?还是打算再睡会儿?”

    她愣了愣,随即恍然惊醒般从上弹起,横眉冷目地质问:“我怎么会在你房里?”

    “你觉得呢?”诸葛无为不答反问,神色慵懒间自有一种迷人的风流。

    他今很好,因为今早送礼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而他直接让管家将她昨晚赢来的奖品代为收下,还让管家在送礼的人问起他们两时,就说他们两都还没起。两人昨晚那般离场,明明散席最早,却是到天大亮还未起,人们会怎么想歪可想而知。

    她觉得呢?云惊华眼角跳了跳,一张脸黑得可以。“昨晚我又缠着你不放?所以你便又将我带到你房里来了?”

    诸葛无为面不红气不喘神色悠闲地说:“嗯,看来你进步不小,人变聪明了,这回都不需要我解释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把我直接从你上拽下来扔出去?扔出去的话不就没这些事了?”云惊华凉飕飕地问,盯着诸葛无为的眸子幽冷冻人。

    诸葛无为佯装认真地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这个还真没想过,如果再有下次,我考虑考虑。”

    云惊华的脸色又黑了几分,瞪着诸葛无为的眸子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看看他的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

    再待下去,她怕她会怀疑这人每句话都是假的,怕自己会忍不住动手和他打起来,是以,她动作利落地准备翻

    掀开被子的那一刻,陡然发现自己上的外衣不在,只穿了薄薄的里衣,衣料透明几乎可以看清里面的湖蓝色莲花肚兜,她微一怔愣,下一瞬霍然抬起头来,瞪着诸葛无为的眸子几近暴怒。“我的外衣呢?你把我的外衣脱了?”

    诸葛无为扫她一眼,淡定地翻了个面朝外侧,淡淡道:“你别忘了,你昨晚穿的那烟翠蓝锦可是价值万金,若是就这么被你酩酊大醉地穿着睡,废了岂不可惜?”

    云惊华上的怒意并未因为他的说辞消减,眸色依旧冷得慑人。“所以呢?你就擅作主张把我衣服脱了?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放心,我没对你做什么越矩的事,我对你没那种兴趣。”诸葛无为云淡风轻地说,“而且,外面的人不会知道我们曾经同共枕,相府的人知道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也不会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的,你的名声没有受损。”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