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 寿宴风波5

    提亲?联姻?这些个人,可知沐挽卿便是被他们这般活活死的?

    为了他们的勃勃野心,沐挽卿便沦为了他们玩弄权术的牺牲品,他们真是该死!

    可笑的是,这些个人,无人知晓真正的沐挽卿早已经不在人世,都认定她还在世间的某个角落里苟且偷生地活着。

    宫冥夜这个罪魁祸首在等着她出现自投罗网,而赫连铮,不管他是否知道那个已经下葬的沐挽卿是假的,他现在提起沐挽卿的赐婚是出于何种目的,他和他的父汗最开始决定联姻的时候,便是别有所求,若没有他们父子二人别有用心的联姻国书,沐挽卿便不会死,所以他也脱不了干系!

    还有那个这世间最最绝寡义的父亲沐严之,她将来必定会从他上讨回马玲珑还有沐挽卿所受的所有苦楚,让他为他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们所有人全都给她等着!

    诸葛无为觉察到她的绪波动,眉宇轻轻地拧了拧。

    手不自觉地伸出,诸葛无为本想安抚地轻拍她的手,告诉她一切有他在,可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近她的手背的那一刻,眸色一闪,他又将手缩了回来,改为轻轻地覆在袖子遮住的手腕处。

    “你……冷静冷静,他们欠你的,迟早都会还回来的,他们逍遥不了多久!”声音低沉却彰显着许诺的力度,坚定如山。

    温暖的温度穿透薄衫透过肌肤血脉缓缓传达至她的心底,似皎洁的月光驱散重重霾照亮她充满冰冷暗的心,抚平了她心头在方才那一刹那冒出来的各种坚冰冷刺。

    凤眸微闪,她缓缓敛去了周的冷意,恨意翻卷的眸子也渐渐归于沉静。

    侧头看向诸葛无为,她语声轻柔却十分认真地说:“谢谢。”

    虽不知诸葛无为与宫家父子到底有什么过节,不确定他对她各种各样的好是否也像宫冥夜对待沐挽卿那般出于某种目的,但此时此刻,她选择相信他,相信他别无所图,只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仇敌。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诸葛无为缓缓松开了手,语声平缓道:“你没事就好。”

    夹了一块糖醋藕片放进她的碗里,诸葛无为淡淡地说:“这里是皇宫,有很多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你,如果不想让某些人看出什么端倪再顺藤摸瓜查出些什么,你要慢慢学会控制你的绪,做到即便这太和突然之间因为某种原因要塌了,你也得不变脸色,只管逃命就好,懂吗?”

    她愣了愣,随即轻轻颔首,“我懂。”

    她心里明白,纵使她有两个人的记忆和两个人的智慧,可不管是她还是沐挽卿,和这些长期浸在权术里的人比起来,那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存在。

    她若连自己的绪都控制不好,她谈何找这些高深莫测的人报仇?只怕她还没接近他们三尺以内,便因为上的怒意和恨意泄露了自己的居心,死于他们的掌下。

    纵然心疼,不舍她在仇恨里挣扎痛苦,可为了让她活命,诸葛无为却不得不告诉她周旋在权势中心这种地方必须要有的生存技能。

    他是想过要竭尽自己所能保护她不再受任何伤害,可他不能自负地认为他一定就能时时刻刻不出任何纰漏地保得她的安然,万一……有一他不在她边,那她也得有保护自己的能耐才行。

    不管是何种意外,他输不起!

    墨子谦一直悄然关注着对面那一桌的况,当看见云惊华与诸葛无为交流时,他心头是有些不快的,还有些紧张和担忧,怕云惊华的心里已经有了诸葛无为的位置,如此,他要想取而代之,再占据她的心,便难了。

    当云惊华因为赫连铮提起联姻一事神色骤冷时,他拧了拧眉,眸中划过暗色。

    看来,她对沐挽卿的事很是在意,她和太子表兄之间的过节,怕是解不了了。但这是不是也就表明,她和太子表兄之间没有可能,他少了一个劲敌?

    宫冥夜也下意识地往云惊华的位置瞅了瞅,坐在高处的他,清楚地看见了掩藏于桌面下的亲密接触,眸里划过暗沉。

    “这……”那边厢,啸天帝面露为难之色,低眉似是仔细琢磨了一番措辞后,才抬头道:“六皇子,朕确实说过要将沐挽卿赐婚西越,可后来出了意外,沐挽卿她……不久之前才入土安葬,这联姻之事恐怕要作废了。”

    “什么?”赫连铮面上一惊,似乎真的受惊不小那般,连方才染了几分醉意的眸子,都彻底恢复了之前的清明之色,不相信地瞪着玉阶上的宫啸天。

    “天盛皇上,你说的可是真的?沐挽卿真的……她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嗯。”宫啸天点点头,视线扫了扫沐严之所在的位置,龙眉轻轻地蹙了一下,似是不忍提起沐严之的丧女之痛。

    “这一切说来话长,残害沐挽卿的凶手目前正在追查当中,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给沐大人一个交代,还有六皇子一个交代。”

    “……”赫连铮脸上的震惊之色慢慢舒缓,过了须臾才再度开口。“想不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话落,他脸色陡然转明,“天盛皇上,赫连有个不之请,沐大小姐虽然不在了,可天盛和西越之间的联姻不该就此作废……”

    满的官员眉梢一抖,齐齐向他看来,心中惊悚地想,难不成他还打算将沐挽卿的尸骨给娶回西越?这沐挽卿是修了什么好福气?居然有人愿意在她死后给她名分。

    诸葛无为瞅他一眼,眸中闪过冷笑。没了沐挽卿还有沐锦绣,他倒要看看,宫啸天打算如何收场!

    “……赫连以为,沐二小姐与沐大小姐一般知书达理温婉贤惠,同样会是一个好妻子,我赫连铮愿以万两黄金,百张貂皮,二十匹绢丝锦缎为聘,迎娶沐二小姐为我赫连铮的皇子妃,将来便是我西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汗后!”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