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略胜一筹

    幽幽地看了一眼帘幕低垂的马车,宫冥夜淡淡道:“既如此,莫统领请随本宫来,本宫带你们进城。”

    说着他调转马头,他后的御林军立即往城门两旁散开,为他让出一条宽敞无阻的道来。

    待宫冥夜启程后,御林军统领紧接着调转马头跟在他后。

    莫言转上马,手一挥,他后的近百人队伍立即整齐地跟在他后走向邺城城门。

    邺城百姓早已听闻大梁国使者今会进京,天刚破晓时,街上便聚集了不少人,想要一睹大梁太子的风采。

    世间传闻大梁太子皇甫圣华风华正茂俊美无双,他的美已经超越了男女之分,是当世当之无愧的第一美男子,他们一直苦无机会一睹大梁太子天人之姿,好不容易盼来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又怎会轻易放过?

    是以,从清晨等到晌午,从精神抖擞等到饥肠辘辘,仍然没有人离去,反倒人群越聚越多,人人翘首以盼,将宽敞的邺城街头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些未出阁的女子们,纷纷穿了她们最美的裙裳,没姿色的也要打扮出几分姿色,有姿色的,更是淡妆浓抹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美艳动人,只希望自己能有幸被这位异国太子看中,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从此飞黄腾达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当终于看见仪仗队还有迎驾的队伍返程时,沉寂的人群立时闹起来,人们纷纷往前挤着,伸长了脖子向前张望,想要看美誉天下的大梁太子究竟是何等的风华绝代,只可惜队伍一路穿行而过,大梁太子所乘坐的马车一直帘幕紧闭,他们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人。

    有人失落地叹息,忽听清脆的珠帘掀动的声音传来,心里一震后立即循声望去,但并不是太子的车帘掀开,而是大梁公主挑起了她所搭乘的那辆马车的窗帘,探头往外张望,一脸好奇的神色。

    邺城是天盛最繁华的都市,自然不乏美女出没,但这些见惯了小家碧玉的百姓,何曾见过出生皇家的金枝玉叶?霎时惊艳得吸气连连,心里感叹果然皇家公主就是不一样,瞧那粉润白皙的脸蛋,瞧那纤细如玉的玉手,真真是滑如凝脂,看着就想要上前摸上一摸。

    将那些路人的神色收于眼底,皇甫嘉怡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倏尔放下了车帘,靠着软枕懒洋洋地坐着,心里直道真是无趣,何时她才能与白木兰相遇,和她过上几招以解憋了这么久心中憋出来的烦闷。

    美人突然放下帘子不再张望,一众男子心里又浮起一阵失落,正惆怅间,前面那辆马车突然传来动静。

    众人转眸望去,只见里面的人突然钻了出来,一个跃腾飞半空,随即锦衣玉袍在空中旋转飞舞,划出无数优美的弧度,颀长飘逸的形最终如履平地般立于车顶,高高在上地睥睨着街道两旁的邺城百姓。

    众人看着这一幕不由痴了,好潇洒的动作,好俊俏的手!

    待看清那人容颜,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瞬间忘记了天地颜色。

    何为天人之姿望尘莫及,他们今总算是明白了,那人,是天上神明有特意眷顾的宠儿吧?若非如此,这世上怎能有那般比天工雕刻还要精致俊美的男子?

    那额头那眉那眼,还有那鼻那唇乃至那下巴,无一不是弧度优美,精致无暇无可挑剔。

    他长玉立,一月白锦袍包裹他拔的姿,视线只是那么淡淡一扫便已是贵气盎然,恍惚间好似误入凡间的神祇俯视苍生。

    那双精光流泻灿若星辰的眸子,眼角微微上挑一点绮丽之色绽开,为他整个人增添一种难以形容的幽魅气息,好似那盛开在悬崖的彼岸花,遗世独立间透着一点儿妖冶的芳华,让人不敢走近窥视。

    “还是车外的空气好。”那人如玉一般清润的声音飘来,众人的心震了震,心道不但人美,连声音都犹如天籁之音,果然是完美的人。

    那人顿了顿又道:“邺城果然繁华,本太子真该早些到天盛来看一看的,如此才算得上见多识广不是那井底之蛙。”

    这位似神子一般的人物是在夸赞天盛吗?街道两旁的百姓个个流露出膜拜神色。

    又是显露手又是夸夸其谈的,宫冥夜怎会没有发觉后的动静?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出尽风头的人,眸里一抹暗色划过。

    这人……是故意的吧?故意在穿过街头时钻出马车,故意在众人面前显露手,皇甫圣华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他一回头皇甫圣华立即冲他一笑。“宫太子,幸会!方才因为困顿睡了过去,没能及时与你寒暄。”

    皇甫圣华立于车顶,宫冥夜坐于马背上,两人之间呈一俯视一仰望的姿态,似朝堂上一坐于高高玉阶上的君王,在与朝拜他的别国使臣会面,一高高在上,一低如云泥。

    宫冥夜眯了眯眸,心中闪过凉意。这阵势,他不喜欢!

    “皇甫太子。”宫冥夜开口,声音凉薄,“今头毒辣,你还是安生地坐在马车里比较好,以免被晒得中暑就不好了。”

    皇甫圣华勾唇一笑,嘴唇翕合间不动声色地回绝了他的好意。“多谢宫太子好意提醒,不过本太子素来不是气的人,这点头还不算什么。”

    两人一对话,那些因为惊艳而神魂离体的人们霎时回过神来,目光不自觉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

    皇甫太子幽魅华贵风华绝代,宫太子冷酷俊美傲气凌人,这两人,都是当今天下出类拔萃的人物,个个人中龙凤,若单独而言,各有各的优点,都是世间少有的好男儿,但若两厢一比较……似乎皇甫太子略胜一筹。

    宫太子虽美,却太冷酷,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距离感,与之相比,皇甫太子则是比较亲切,俊脸上淡淡的笑意让人如沐风般温暖。

    “你说是宫太子好看还是皇甫太子好看?”

    “我觉得皇甫太子好看,你呢?”

    “我也这么觉得,宫太子太冷了,若是能笑一笑说不定会好一些。”

    “你们呢?你们怎么看?”

    “我们……”

    听见人群里传来的窃窃私语声,宫冥夜一张脸霎时沉了下来,眸中有暴风雨席卷之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