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章 不是男人

    话落人一溜烟便消失没影了,云惊华看了看他消失的方向,随即看向自打回来便悠闲地欣赏着院中美景的人,试探地问:“那个赫连铮,好对付吗?”

    “对付?你指什么?”诸葛无为回她,“如果你是指嘴上功夫,你放心,就是十个他,也未必会是我的对手。”

    这么自信?“那如果是真刀真枪的比试呢?”

    “他回去练个二十年再说吧。”

    这到底是自信还是狂妄?云惊华扬眉,幽幽地问:“丞相大人,敢问你练的到底是什么魔功?可否教教我?我愿拜师学艺。”

    “魔功?”诸葛无为心里觉得好笑,笑问:“你认为我练了什么魔功?”

    她一本正经道:“据我所知,这世上魔功有很多种。有的人,是用毒物来练功。有的人,则是靠什么吸人血,尤其是喜欢吸童男童女的血。有的人,则是像宫里的公公们那般……”

    最后的话她说得极为隐晦,但诸葛无为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清雅如莲的脸瞬时一沉。

    她这是在暗示他像宫里的那些公公那般不男不女,在练太监们练的那些功?她怀疑他不是个男人?好!很好!等将来,他会让她知道他是不是男人的!

    心里暗自发誓地想着,搭在扶手上的双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须臾,诸葛无为松开手,凉凉地说:“是吗?那你可是得小心了,说不定哪天我就吸了你的血,以此增进我的功力。”

    她扫了一眼明显被她激怒的某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丞相大人好似误会了,我方才是开玩笑的,丞相大人一看便是出尘似仙的人物,练的怎么会是吸人血的魔功呢?丞相大人天资聪颖,想必对功夫的参悟能力也比寻常人强上许多,所以才会年纪轻轻便有一傲人的本事。”

    “木兰姑娘,你这话本相听着怎么一点可信度也没有呢?你可莫要欺骗本相,本相可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眼便能看出来你是在说谎。”

    “丞相大人今奉旨迎接西越皇子进城,一番奔波想必累了,眼睛自然也是极累的,所以有些眼花看错了。”说话间听见远处有熟悉的脚步声走来,云惊华立即道:“丞相大人该用膳了,我先告退,不打扰大人用膳。”

    她溜得飞快,诸葛无为回头看她时,她的影已经闪至卧房门前,抬脚进屋关上了门。

    诸葛无为心里失笑,心想,原来她还是有些怕他的,但这究竟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待青叶布好饭菜推着自己来到圆桌前时,拿着筷子的诸葛无为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缺了什么。

    盯着自己对面看了半晌,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缺了个人,缺了个陪他吃饭,和他斗嘴的人。

    他微微笑起来,心里感慨他真是越来越习惯这种有云惊华在边的子,若有朝一她不在他边,他还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一个人静悄悄地用完膳,歇了两盏茶的功夫后,诸葛无为让青叶叫来了云惊华,让她将她的看家本事使出来,他陪她过招。

    这样的机会云惊华自然是求之不得,回房拿来剑后便气势汹汹地向他杀了过来。

    他气定神宁不动如山地坐在椅子里,待云惊华杀到他的跟前时才运气驱动轮椅灵活移动躲避她的攻击。

    十招过去后,云惊华依然没能触碰到他的衣角,眸色一凛后便使出了玉女剑法,招式连贯攻势凌厉地向他刺来。

    眼看云惊华重振旗鼓再度向他冲来,剑尖飞快转动绵密无间,幻象连生破绽难寻,眸中幽光一闪,他忽然右手一挥似是在空中画了个圆,然后手便定在圆心位置,待她的剑刺过来时,便似被什么东西吸附住一般,动弹不得半分,既不能向前递进刺伤他的手,也不能往后抽回。

    云惊华凝眉,心里纳闷这到底是什么怪招式,为何她从来不知这世上竟有这般怪异的武功,竟然像那他两指轻轻一夹便定住她的剑尖一般,也是动弹不得半分。

    “这剑法不错,剑招奇幻变幻莫测,假以时必成大器,不过,就目前的你而言,根基还不够扎实,还得勤练基本功,接下来的几,若无事的话,我便陪你练功,你哪里也不用去。”

    哪里也不用去?她似乎根本不用去哪儿。心里如是想着,云惊华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过招。

    ======

    次,收到消息说大梁的仪仗队已经到了邺城东门外五里地的地方,皇甫兄妹这才和王聪起赶往城外,在两里地处与大梁的仪仗队会合,混进仪仗队里。

    两辆马车里,皇甫圣华和皇甫嘉怡分别换了太子和公主的锦衣美服,一个看上去幽魅天成华贵无双,一个俏玲珑清丽动人。

    待两人换好华服,又整理了一下仪容,仪仗队没过多久便抵达邺城东门,那里,有到来不久的天盛太子恭候大驾。

    “停!”仪仗队前方,负责此次出使安全的从一品官员九门提督统领莫言一声高喝,仪仗队顿时井然有序地停了下来。

    翻下马,他阔步来到宫冥夜骑坐的马匹前,单膝跪地,“大梁来使,九门提督统领莫言,见过天盛太子,太子下万安!”

    宫冥夜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的头顶,沉声道:“莫统领请起!”

    “谢太子下!”莫言随即起,恭敬地垂着头往后退了几步才站定道:“我大梁太子已经劳累一路,还请太子下带我等前去驿馆安顿。”

    宫冥夜越过他的肩头往他后帘幕重重的马车看去,语声幽渺地问:“你家太子可是在马车里?”

    “回天盛太子的话,我家太子在马车里,一路颠簸,我家太子甚觉困顿,这会儿大抵是睡过去了。”

    幽幽地看了一眼帘幕低垂的马车,宫冥夜淡淡道:“既如此,莫统领请随本宫来,本宫带你们进城。”

    说着他调转马头,他后的御林军立即往城门两旁散开,为他让出一条宽敞无阻的道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