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章

    云惊华眉头皱了皱,扫了扫桶里正在不停蠕动的蚯蚓,半转过子道:“不是。”

    “那你这是……”诸葛无为有些疑惑,仔细想了想她方才的反应,没有遗漏她在看过装有鱼饵的木桶后便转的这个动作,眸色一闪,霎时明白过来什么。

    “你怕虫子?”疑问的语气,但几乎已经确定是事实。

    秀眉蹙了蹙,云惊华否认道:“不是,我不怕虫。”

    她只是不喜欢那些毛茸茸或者全光溜溜的小虫子,每次瞧见,她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尤其是像桶里的蚯蚓这般成群结队聚在一起,全湿漉漉泛着水光的形,她看着会觉得恶心。

    诸葛无为眸光一动,已然明白过来某人这是在逞强。

    唇角扬起浅浅的弧度,他很高兴自己发现了一件她不喜欢的物什,感觉自己对她的了解又进了一步,心里想着往后一定要多带她出来走走,多发觉她的喜恶。

    知道了她不喜欢这些小虫,诸葛无为扬声唤青叶:“青叶,过来给木兰姑娘上鱼饵。”

    青叶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能偷个清闲,因为似乎没他什么事了,不料他才刚在船舱里找了软椅悠闲地靠着,便传来他家主子召唤的声音。

    上鱼饵?青叶愣了愣,过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家主子又给他找了件大材小用的差事。

    他青叶就算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好歹也算是一本事,他的手从来只用来教训别人和杀人,再来便是服侍他家主子和打理自己,没想到今竟然沦落到要给别人上鱼饵钓鱼,他想着就觉得心里憋屈。

    主子啊,你能不能多站在属下的立场替属下想想?别拿属下不当人看成吗?属下也是有自尊的,属下好歹也是服侍你多年的人啊啊啊啊!

    心里嚎叫着,青叶心不甘不愿慢吞吞地挪出船舱,半晌才挪到云惊华旁边,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才蹲下往她的鱼钩上串鱼饵。

    云惊华自是看见了他的那一记瞪眼,秀眉微扬,在一旁事先已经安放好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诸葛无为扫了扫二人,心里失笑,自己也拿过鱼竿打算上鱼饵开始钓鱼,但青叶哪里会容许他自己动手?

    他的手,可以用来吃饭可以用来舞文弄墨,甚至做其他像指点江山这样的大事,但绝不是在这种时刻用来捉虫。

    他才刚弯,青叶便拿过他手中的鱼线,找准鱼钩快速将方才掰断的另一半蚯蚓挂了上去。

    接过鱼线扔进河里,余光瞄了瞄旁侧已经开始钓鱼的云惊华,半晌,诸葛无为状似随意地问:“刚才,你为什么要手下留?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

    青叶不会傻到以为他是在问自己,知道他是在问云惊华,起悄然退到一旁,靠着船舱在船板上坐了下来。

    刚才?眸光微动,云惊华明白过来诸葛无为指的是方才在街上与苏暮色相遇的事,神色淡淡道:“如果我真杀了她,你和那位范先生难道不会心生嫌隙?”

    范先生,原来昨的话她都记在了心里……

    有了这个认识,诸葛无为心甚好。

    “想不到你居然在为我考虑,真叫我受宠若惊。”

    “我不是在为你考虑,而是在为我自己考虑。我不清楚你和那位范先生究竟是何种交,也不知道苏姑娘和他是什么关系,但就我猜测,你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没那么简单。

    我担心的是,他若得知苏姑娘死于我手,说不定会从千里之外杀来找我报仇,到时,他若拿他和你的交威胁你,不准你出手阻拦他杀我,我想,即便那时我想求你帮忙,你恐怕也会选择你和他之间的交,而等着我的,便是被他取了命这条路。”

    诸葛无为悠悠一笑,“你该知道,我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负的,就如我刚才在街上时说过的那般,如今……你算是相府的人……”

    “你确实说过,但假设我真的杀了苏姑娘,范先生要来找我寻仇,到时,你会怎么做?真的撇下你们多年的交?虽然我们目标相同,但我想,我白木兰在你这里恐怕还没重要到超越一切的地步。

    毕竟,没了我,想必你也能清算你和宫家父子之间的过节。所以,我于你而言,应该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关于这一点,我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以免将来自以为是犯下不能弥补的大错。”

    诸葛无为面色沉了沉。

    可有可无?在她看来,她在他心里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她心里原来是这么想的?

    不!不是这样的!她于他而言怎么可能是可有可无?她很重要!

    重要到二十多年来他头一次在除了复国之外的事上花心思,不惜坑蒙拐骗将她骗进了相府,她这一生,都不要妄想从他的生命里离开!

    眸中有坚定的光芒闪过,诸葛无为淡淡道:“你错了,你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我诸葛无为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靠近的,你能靠近,那只能说明你不像别的人那般普通。

    如果下次再发生类似的事,如果苏暮色再找你麻烦,你无需再过问任何人的意见,你可以直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就算你失手杀了她,也有我诸葛无为在,没有人可以对你怎么样。”

    云惊华怔了怔,不可思议地扭头看去,便见诸葛无为神容恬淡,不似在说笑的样子,心头咯噔了一记。

    他这是在说什么?他这是在说她于他而言很特别吗?真的假的?

    想不明白,她淡淡地转过头,盯着河面的眸里闪过疑惑。

    青叶在远处看着二人,心里叹息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一个人这么笨,另一个人也是这么笨?他家英明神武的主子啊,说话怎么就不能说得更直白些?还有这个白木兰也是,他家主子都那般暗示了,为什么她就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家主子的心意?他这旁观者看得都急死了,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很想冲上去将事挑明,但青叶终是不敢这般莽撞,怕事会被他不小心搞砸,然后毁了他家主子的全盘计划。

    无奈的,他只得从船板上爬起来,去到看不见二人的地方眼不见为净,图个心里舒坦。

    ======

    很快的,白木兰入住相府,不会继续在云裳阁卖艺的消息传遍邺城,想象力丰富的人们,善于八卦的人们,传出几个不同的版本,可谓精彩多姿。

    有人说,丞相大人在不前从歹徒手中救下了被掳走的白木兰,还因此受了伤,白木兰无以为报,便进了相府为奴为婢,从此侍奉丞相大人的生活起居,以报丞相大人救命之恩。

    有人说,这位白木兰可厉害了,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实则怀绝技,在街上狠狠修理了一个幻想着能成为丞相夫人的泼妇,将其狠狠撂倒还赏了那泼妇几耳光,打得那泼妇一点还手之力也无。

    也有人说,白木兰实则心思歹毒,伺机勾引丞相大人爬上了他的,还蛊惑他赶走了自己的原配,而丞相大人绝寡义,竟然眼睁睁看着白木兰教训自己的原配。

    对于丞相大人无的传言,很快就有人出来为他辩护,说从未听说过他已娶亲,府中已有夫人。至于那位所谓的他的原配,只是他的乡亲,见他如今发达了便想前来攀龙附凤,妄称自己和他有婚约,企图让他娶自己为妻,他出于无奈才让白木兰赶走了那个死缠烂打无理取闹的疯女人。

    有传闻说,丞相大人独居惯了,如今白木兰既然能进相府,说不定在不远的将来真的会麻雀翻变凤凰,成为相府的女主人。

    墨子谦得知消息时已是事发后的第三天,当得知白木兰如今在相府,他震惊起,撞翻了前的桌子。

    “你说什么?她在相府?”

    “是的,外面的人如今都是这么传的。”张梁答道。

    相府?她竟然在相府?墨子谦心绪翻滚着,半晌倏然抬起头来问:“她怎么会去那里的?她在那里做什么?”

    “具体做什么属下不是很清楚,属下只知道外面的人都在传她如今住在相府。属下还听人说,她在丞相大人前自称奴婢,想来应该是在相府侍奉丞相大人。”

    “侍奉?”墨子谦心头一紧,眸里有暗色的光在翻卷。“怎么个侍奉?”

    “这个……属下暂时不知,但想来,应该不是世子心里所想的那样。属下听人说,那在街头,白姑娘出手教训了一位姑娘,说如果那位姑娘和丞相大人没有任何关系,那便不是她的主子,她无需对她容忍。”

    “听说听说!”墨子谦忽然怒了,“怎么就只有听说?本世子需要确切的消息!如果不知道外面的谣传是真是假,就派人到相府去打探,看看她是否真在相府,又是以什么份在相府落脚,现在就去!”

    “是!属下这就派人到相府打探。”张梁说着便转大步走出书房,墨子谦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唤道:“不用了!不用派人前去打探!本世子亲自前去确认!”

    说着他人已经来到书房外,所经之处回廊附近的花枝乱颤。

    那回来后,他本来决定过两再到街上转转,看看是否能和云惊华再度相遇,可想了想,他觉得这样等下去实在太过难熬。

    那种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有缘遇上的感觉太过让人烦躁和不安,他需要知道她住在何处,在想见她的时候便能去到她家见她一面,而不是遥遥无期地等着她和他巧合的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方。

    是以,他派了几个人到那与她相见的地方打探,看看有没有人知道她住在哪里,是否在自家附近见过她,不曾想等到今,竟然等来她在相府的消息。

    诸葛无为何许人也?深不可测的丞相,连他的太子表兄对这个人都束手无策,这个人边从来没有寻常人可以接近,更是没有一个女人能靠近,如今这人却让她住进了相府,这能说明什么?他不敢想象。

    那人是聪明的,不知道比他精明多少,他断不能让她留在相府,留在那人边,以免她的心被那人偷走了,在他什么也来不及准备的况下。

    亲自前去?张梁怔了怔,随即赶紧抬脚跟上墨子谦,在他后提醒:“世子,不管白姑娘是不是在相府,不管你心里如何着急,在去之前你一定要平复下来你的绪,万不可鲁莽行事。

    若是你表现得太过急躁,只怕丞相大人会误以为你是上门找他寻仇的,到时,你只怕在他那里讨不了好处,恐怕见不到白姑娘。”

    墨子谦明明听见却是没有回话,脚下的步伐一点也没有减速的趋势,但周的气势却是慢慢地在收敛。

    张梁见他听进去了自己的话,又道:“世子你先在府门外等一等,属下这就去给你牵马过来。”

    如果就这么横冲直撞地飞过去,丞相大人心里会如何想?张梁想想就觉得不太妙。

    好在墨子谦听进去了他的话,点了点头。“嗯。”

    ……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过后,墨子谦的马在相府门外停了下来,动作利索地翻下马。

    这还是他第一次到相府登门拜访,不由停下来看了看朱门上方强劲有力昭示着权利的两个字。

    这两字,据说是出自诸葛无为之手,他还从未见过他的字,没想到是这般霸气毕露。

    垂眸一想,他心里明白这人远比他所知道的来得不简单。

    试着深呼吸了两次,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上石阶,叩响了厚重的大门,心里微微有些紧张,咚咚咚地直跳。

    有人应声:“谁呀?到相府来做什么?”

    他答:“在下侯府世子墨子谦,有事前来拜望丞相,劳烦小哥通报一声。”

    阿宝一听,立即道:“墨世子请稍等,小的这就去禀报我家主子。”

    听着门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墨子谦不由呼出一口有些粗重的气,心里忍不住想,若是知道自己来了,她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觉得惊讶?会不会有一些些的欢喜?她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呢?和诸葛无为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