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 他要给她一世安稳

    正准备端着托盘退出去,青叶猛然想起他忘了正事,转禀报:“主子,已经传来消息,沐严之和沐锦绣在辨认死者后都说那人是沐挽卿,至于太子下,已经对外宣布说有人害死了他的太子妃,他誓要找出这个幕后凶手,为他的太子妃报仇。”

    满室有片刻的安静,过了须臾,抬眸看了云惊华一眼,诸葛无为神色淡淡地挥了挥手,示意青叶退下,青叶收到他的吩咐,静静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二人。

    执起筷子,诸葛无为淡淡道:“意料之中的事。”

    “是啊,意料之中的事。”云惊华似是呢喃地重复了一遍,随即轻轻笑起来。

    那笑凝在她唇边,有点儿自嘲,有点儿讽刺的意味,诸葛无为瞧着,心里疼了一下。

    他最喜欢看见她笑,虽然到目前为止他所见到的都不是她发自内心的笑,但至少她的笑容里没有悲,没有痛。

    当她与他还有宫冥夜等人周旋时,她的笑是那般的自信和精明,甚至隐隐间还会透出些许狡诈的光芒,是那么的耀眼迷人。

    可此刻,他宁愿她哭,也不想看见她笑,因为她的笑太过苍凉,仿佛凝结了世间所有的悲。

    他没有她这样的经历,没有在新婚之夜经历自己另一半的背叛,痛失双亲,满门被灭,最后还落得个葬火海的下场。

    也没有经历抱着满心欢喜奔赴朝堂,最终等来的却是从小定亲的未婚夫当解除婚约再将她赐婚他人,落得个心灰意冷撞柱亡的结局。

    他不知道,如今的她究竟是沐挽卿呢,还是云惊华,但他猜测,她如今的灵魂是云惊华的,大抵是在朝堂上时附到了沐挽卿的上,还继承了沐挽卿的记忆,所以才会有撞柱倒地后,起时那一刹的气息变动。

    算起来,她活了两世,但无论是沐挽卿还是她,都是在痛苦与悲愤中死去,最后,兜兜转转,却发现,她两世的仇人,竟然是同一人。

    两个人的仇与恨,如今都由这一副躯体装着,扛着,她心里到底有多痛,有多恨,他无法体会。

    他只知道,她一定很痛,痛到将自己的心用层层坚冰包裹,冻住,将所有的人都拒之于千里之外。

    这样的她让他心疼,想要怜惜,想要竭尽所能破开包裹着她的坚冰,用自己的温融化她,化去她眉间的冷,心中的寒,给她一个暖花开的繁华盛世,那里,不再只有报仇。

    不管她是谁,是人是鬼还是世人们所认为的妖孽,他都想将她纳入怀里,做那保护她一世的羽翼,给她一世安稳……

    凤目里流淌过暗色,运起内力推动轮椅来到云惊华的旁侧,诸葛无为替她盛了碗鸡汤,像是没发现她的异常那般道:“快尝尝看,刘婶炖的鸡汤可是一绝。这么多年来,除了她炖的,其他人炖的我都喝不惯。”

    说着为自己也盛了一碗。

    “最近天气不错,很适合游河,我听人说,昨儿个在青碧河里,有人钓上来一条十斤重的鱼,等明,我们也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钓上来二十斤一条的,到时候全府的人一起吃。”

    云惊华眸光闪了闪,这人……是在安慰她么?不得不说,安慰她的伎俩真差劲,青碧河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么重的鱼?

    见她似乎听进去了自己的话,诸葛无为这才道:“宫冥夜放出这样的话,大抵是想让藏在暗处的你听见后心里感动,以为他将你放在了心上,然后出来见他,如今,你既然知道他的意图,你什么也无需做,只需好好过你的子,一边逍遥一边看他急得直跳脚,纳闷消息都放出去了,你怎么还是没动静。”

    端起碗喝了一口鸡汤,似是回味地咂了咂嘴,诸葛无为继续道:“这才是聪明人该有的做法。”

    聪明人?云惊华愣了愣,心里有些失笑。

    看来,她还不够聪明,方才那一刻,她居然在同沐挽卿的遭遇,为沐挽卿遇上宫冥夜这样一个人而感到悲哀。其实,她应该为沐挽卿感到庆幸才是,因为最后,她摆脱了宫冥夜这个人,不用再亲眼见证宫冥夜的厚颜无耻,再受一次他的伤害。

    如今,她要做的,正如诸葛无为说的,逍遥自在地过自己的子,让宫冥夜自个儿在那儿唱戏,等到最后不过是一场空,因为这世上,再也没有沐挽卿这样一个人让他去伤害,去利用,这世上只有伺机报仇的她,云惊华!

    视线轻移,瞅了瞅那碗汤色明亮的鸡汤,她端起来喝了一口,顿时被那鸡汤的味道俘虏,温的汤汁流进脾胃,驱散了她心中的那些寒凉记忆。

    诸葛无为瞧着她眉间渐渐舒缓的神色,笑容温和地问:“如何?是不是觉得很好喝?”

    她又接连喝了半碗,点了点头。“确实很好喝,你府里的厨子似乎手艺都很好,你是从哪里请来的他们?”

    “这个……”诸葛无为眼珠子转了转,倏尔对她狡黠一笑,“……将来有机会再告诉你。”

    她扬了扬眉,目露鄙夷地扫过去,心想不就是问个厨子嘛,他还卖什么关子,世人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依她看,他可真够小气吧啦的。

    心里嘀咕着,她垂头吃饭,余光瞥见某双筷子替她夹来的菜,她也懒得去理会他为什么突然给她夹菜,权当他是在变相安慰她,连“谢谢”也懒得说,将菜夹到饭碗里便大块朵颐,一点也没有名门闺秀该有的矜持和秀气。

    诸葛无为见她已然将方才的事抛诸脑后,唇角向上扬起……

    ======

    翌清早,沐挽卿不幸亡,太子下称其为太子妃,为她报仇的事如惊雷一般炸响了繁华的邺城,满城哗然。

    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失踪一个多月的沐挽卿好不容易有了消息,传来的竟然是不幸遇害的消息,而曾经在金銮上解除了和她的婚约的太子下,竟然会称她为太子妃,还扬言要为她报仇。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太子下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竟是这位与他有十五年婚约,但他从来不屑一顾,被他得在金銮上撞柱的人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