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章 醉酒1

    诸葛无为推着轮椅在一张软榻旁停了下来,然后调转轮椅面对向她,神色温润。

    “不知木兰姑娘想吃什么?”

    “你这店里都有些什么?”她在附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问得随意。“你不如报一下名字,我看看有什么可吃的。”

    “我这店里东西很多,木兰姑娘可是听好了。”诸葛无为微笑开口,“有凤凰展翅,百鸟还巢,龙凤呈祥,糖醋荷藕……”

    云惊华听诸葛无为一口气报了许多菜名,掩在面纱后的秀眉轻轻拧了起来。

    这么多?她还以为这间酒楼不过是做做摆设随便赚点小钱的,没想到听起来菜色不少,好像很丰盛的样子。

    见诸葛无为滔滔不绝似乎打算说个上百种菜名,她开口淡淡地打断了他。“丞相大人,那些菜名太过诗意了,恕我听不太懂,你还是挑十个你们店里最受客人欢迎的菜色让人做好了。

    口味可清淡可厚重,但不要清一色清淡或清一色厚重,也不要全是类,我不大,最讨厌虾,然后可以上一个汤,就这么着了。”

    “就只要十个?”诸葛无为笑看着她。“不多点些?”

    “十个够了,多了吃不完也是浪费,万一那些菜太过精致分量不够,那就劳烦丞相大人再吩咐人做一下。”

    “那便先这样,若是不够,木兰姑娘再告诉我。”说着抬头对推门而入的青叶道:“青叶,让厨房做‘一品赞’,然后再来一坛状元红。”

    “是。”放下茶盏后,青叶便退了出去,临关门前小心翼翼地瞅了瞅云惊华,见她似乎没吸他家主子的阳气,他这才放心地掩上了门,去找书生让厨房的做菜。

    “什么是‘一品赞’?”云惊华捣弄了一下茶盏的盖子,淡淡地问。

    “一品赞是我对我喜欢的那十样菜色取的名字,符合木兰姑娘所要求的无虾,菜七分三分,口味清淡与厚重兼顾,外加一汤。”

    云惊华挑了挑眉,继续轻描淡写地问:“这逐风斋你是什么时候开的?”

    “四年前,入京的时候。”

    “你弄那个猜灯谜送琴,是因为你无聊了?”

    “不是。”

    “那是你黑心钱赚太多了,所以想要回馈一下京中黎民,以免良心不安?”

    “自然不是。”

    “你是想显摆你的才智,看看有没有人能比得过你?”

    “怎么会?”

    “那你是想借此找寻什么有缘之人?”

    “自然不……”

    话出口,诸葛无为便感觉自己似乎上当了,立即住了口,云惊华抬头向他看来,眸中有着笑意。

    “如此,我倒是放心了,我还担心丞相大人是在用凤鸣琴寻找意中人,然后这架凤鸣琴不小心被我赢走,将来若是那女子出现在丞相大人面前,丞相大人会觉得有那么些遗憾。”

    诸葛无为脸上的笑滞了滞。她知道那盏灯谜背后的意义?只是却拒绝他的那份心意?所以方才才拒绝他让人将灯一同给她送去?

    眼眸深处有光掠过,诸葛无为莞尔笑道:“不会有遗憾的,木兰姑娘大可放宽心。”

    要找的那个人,他已经找到了,不管她现在接不接受,早晚有一天,她会接受和承认他的。

    “呵呵!”云惊华轻笑,将茶盏拉近后又将其推远了些。

    “丞相大人老实说吧,请我吃这顿饭到底有何用意?是不是有事想让我去办?”算起来,她还欠他救命之恩的。

    “没有用意,只是想请而已。说起来,猜灯谜弄了四年,到今才被你猜中,怎么说也算是一种缘分。我既然连凤鸣琴这样的绝世之宝都能送给懂琴琴的人,区区一顿饭又算什么?你可以把这顿饭当成我为了委托你好生照看凤鸣琴的酬劳。”

    两人正说着,青叶端着酒进来了,动作麻利地掀开酒坛的盖子,为两人分别倒了一碗。

    本来有那种小坛子装的状元红,但他怀了鬼心眼地拿了大坛子装的,本来有和小坛子配的酒杯,他却偏偏拿了小碗,一碗便能顶十杯的那种。

    接收到诸葛无为投来的幽幽的眼神,他垂着头假装没有看见,躬了躬,“主子和白姑娘慢用,菜马上就好。”然后便退了出去。

    诸葛无为推着轮椅上前,将其中一碗推到云惊华前,另一碗自己端在手里。“青叶是个粗人,平时喝酒习惯了直接抱着坛子喝,不知道喝酒应该用杯子,这碗……你先凑合着用,等他回来后再让他拿杯子来换。”

    状元红很香,云惊华闻着,不由想起了以前在云龙山庄的子。

    云逍遥和钟毓秀对她的管教虽严,但却从来不拘束她喝酒,她以前经常和师兄师弟们一起抱着坛子畅饮,喝他个昏天暗地一醉不起,然后,她的父亲便会在众人醉过去后将她送回房,第二天对她直摇头。

    “喝那么一点酒便睡过去了,看来你的酒量还不行,作为我云逍遥的女儿,你可是要压过那些男儿才行,得多练。”

    凤眸微闪,她端起碗放到鼻息下,是她熟悉的香味,甚至比以前她喝过的那些更香醇。

    放到唇边,她先是抿了一口,是她熟悉的味道,甚至更甘醇,不由又喝了一口,紧接着喝完了一整碗,然后自己动手又倒了一碗,缓缓地饮尽。

    诸葛无为瞧着她的脸色,凤目暗了暗,默不作声地将碗中的酒也喝了个干净,末了才道:“如何?与你曾经喝过的相比是否醇厚一些?这可是我自己命人酿的,在别的地方买不到。”

    两碗酒下肚,云惊华觉得胃里暖暖的,好像还有些烧,抬眸看向一旁的人,她点了点头,“是你酿的?确实很好,没想……”

    头突然有些眩晕,她摇了摇头,然后眼前一黑,人就失去意识往前面栽去。

    诸葛无为见她往下倒,赶紧上前将她接住,同时伸手接住从她手中滑落的碗,搁回桌上。

    难道青叶在酒里下了药?

    俊眉拧着,诸葛无为抿着唇看着怀里的人,心里犹豫。

    他是将她唤醒然后送回她的住处,还是直接将她带回相府?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