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章 花灯节1

    青叶抖了抖,不自觉扭头看向诸葛无为,果见他一张脸瞬时冷了下来,黑得像锅底。

    只见诸葛无为将手中的信珍宝似地放进了怀里,冷着脸吩咐:“传令下去,从今起相府戒严,苏暮色如果来了,直接将府门关了,任何人不得放她进府!谁若胆敢违抗命令放她进来,一律逐出相府!”

    逐出相府?这可是大手笔啊,看来主子对范先生选的这个女人果然是讨厌至极,或者说用讨厌已经不能形容,他这分明是无论如何也不打算屈服。

    青叶心里想着,将这相府里的人从管家到负责扫地的全部想了一遍,估摸着大概没人敢违背丞相主子的命令。

    最后,他多看了管家两眼,管家接收到他的打量立时垂头以表忠心。

    “主子放心,奴才一定按主子吩咐行事,断不会让苏姑娘进府。”

    诸葛无为淡淡扫了管家一眼,轻描淡写道:“你心里明白谁才是主子便好。”

    管家不语,只是将腰弯得更低了,似乎他的忠心便如躬的弧度那般,他垂得越低,便表示他越忠心。

    ======

    午后,临近傍晚时分,邺城最为繁华的凤凰街,人来人往好不闹。

    今,是天盛流传已久的花灯节,众多善男信女早早地便出了门,打算在青碧河中放上一盏花灯,祈求上苍保佑他们今年秋试能够一举高中,能觅得她们心仪的如意郎君。

    凤凰街街头,慕名而来的皇甫嘉怡望着人头攒动的街道,有些打退堂鼓。“这么多人,等下会不会被踩扁?”

    她是喜欢闹,尤其喜欢这种灯火璀璨的夜市,但对于太过闹的地方,她向来是望而止步,因为份的缘故。

    为皇家公主,并不是一直高高在上,伴随着尊贵份而来的,是各种心怀不轨之人的刺杀和谋害,在人潮太过拥挤的地方,一不留神便会遭到毒手。

    所以,她纵使喜欢凑闹,对夜市这样人蛇混杂的地方却通常避而远之,尤其是还有她的皇兄在场的时候,她更不想因为自己的任给他带来任何危险或者麻烦。

    她说得极为自然,自认为一点破绽也无,皇甫圣华却是明白她的心思,莞尔笑道:“傻丫头,这里是邺城,是天盛,不是在大梁,你可以放心地玩。更何况,有皇兄在,何人敢对你不轨?”

    说着他人已经率先抬脚跨进了凤凰街的地界,在就近的一个摊贩那里买了两个面具,自己带上牛头,将月宫嫦娥扔给了皇甫嘉怡。

    皇甫嘉怡看看自己手中的面具,心里有些感动,她和皇甫圣华并非同一个生母,但皇甫圣华却视她如同胞皇妹,对她极是宠,比其他任何人待她都好。

    如果没有他,她想她大概早就被父皇随意指婚给某位皇亲国戚,断不会有今这样的自由,还能陪他一同来天盛,游山玩水,参加啸天帝即将举办的寿宴。

    她环视了一周,心想这里确实不是大梁地界,没有那么多看她不顺眼想要将她铲除的人,再说有皇甫圣华在,那些人就算想将她除之而后快,也会顾及他的存在,不敢妄自动手的。

    这么一想她放下心来,欢喜地将手中的面具戴上,快步来到皇甫圣华侧,与他一同走进拥挤人潮,二人后,王聪寸步不离地跟着,同样从摊贩那里买了个面具戴着。

    青碧河畔,云惊华一连放下九盏花灯,为三月九在云龙山庄死去的所有人送行,希望他们能一路走好,灵魂安息,早投胎转世。

    望着九盏花灯沿着河道顺流而下,最终化作水天一线间点点闪动的星火,她方才转离开河畔,打算返回自己的住处。

    一转,便是手里拿着各色花灯的人潮涌来,她因为不想被人挤,所以特意提前出门,很早便来到这青碧河畔,等夜市开始后便从卖花灯的商家那里买了花灯来放,没想到放完之后天便已经黑透,赶上了放花灯的高峰时期。

    看着人潮,她调转方向沿着河道往上游走,打算避开人群,等人群散后再走,不曾想耳里竟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太子哥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放完花灯马上就回来。”

    她浑一震如遭雷击,全的肌都紧绷起来。

    她僵着脖子扭头看去,果见那笑得艳的人儿欢快地奔到河边,在河里放下两盏做工极为精致的莲花灯后,闭上眼对着花灯许了愿。

    随着沐锦绣起,她的目光机械地跟着她移动,最终来到人群中乔装过后的宫冥夜侧。

    她挪动视线看去,那人,还是如从前那般冷峻倨傲从容不迫,一紫色华服包裹形,端的是玉树风流霸气外露。

    她心头骤然变冷,悄然攥紧拳头,掩在斗笠下的凤眸鸷地盯着那人,牙根紧咬很想直接撕碎那人的喉咙。

    只可惜她不能。

    方才那一扫,她已经发现隐在四周的暗卫,还有跟在二人后距离不到两步的近护卫,只要她稍有不轨动作,她定然会被这些个保护太子安然的人砍成碎片。

    凤眸一眯,将心中的恨意化作那吸入肺腑的空气咽下腹中,她缓缓松开了攥紧的拳头,扭头,不再关注那二人,而是走入人潮往繁华的夜市中心走去。

    何驰一直面无表地警惕着周围的动静,有一瞬,他觉察到空气中有异样气息流动,不由放开自己的感官搜寻潜藏在暗处的危险。

    但他搜寻了半晌,发现那股异样气息竟然忽然消失无迹可寻,他不由疑惑地蹙了蹙眉,警惕地往四周看去。

    宫冥夜发现了他的异样,在神色淡漠地对沐锦绣道了句“走吧”后,也警惕起来。

    转,发现有道有些眼熟的影快速淹没在人潮中,宫冥夜顿了顿,眉间一丝褶皱划过。

    是她吗?

    眸中的光明灭转换,宫冥夜抬脚走向人群,前行的方向赫然是方才那道白影消失的方向。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