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章

    诸葛无为反反复复扫了扫最后几句话,眼角抑制不住地抽了抽。

    只见他将信纸捏成一团握在手中,等过一会儿松开,只余一掌细腻的灰,早已不见信纸的踪迹。

    “将瓶子拿过来。”他淡淡吩咐。

    青叶愣了愣,赶紧上前将瓶子连同盒子一起递给了他。

    他接过,拿过瓶子在手中晃了晃,果然里面只有一颗药。

    倘若这颗药没了,也就表示他的腿没有救了……

    清亮的眸子沉了沉,握着瓶子的手收紧,他最终将瓶子放进了怀里,沉声吩咐:“管家,你收拾一下细软,本相明要启程去武夷。”

    “是,奴才这就去办。”

    赵进走后,诸葛无为推动轮椅缓缓来到门口,一双眸子望着空中的皎皎明月,眸里倒映着明月的朦胧轮廓。

    良久,只听他飘渺的声音飘来。“派人到云裳阁暗中保护她的安危,如有必要,可将她带到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不要被宫冥夜或者墨子谦找到。”

    青叶一怔。“是!属下等下会去安排好的,势必保护好白姑娘的安全。”

    “记得让人盯紧她的行动,看看……她是否会偷偷跑出云裳阁。”

    青叶又是一怔,心中有些惊讶诸葛无为的安排,但随即听那人似是带着笑意问他:“青叶,你说她究竟把本相当成了什么人?登徒浪子?满腹谋诡计的险小人?”

    “……”青叶有些傻眼,他家尊贵无比智慧无人能及超凡绝伦的主子,苍澜大陆声名赫赫的天盛丞相,居然也有不知道的事?居然要问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女人的心思?

    好吧,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心思确实比较复杂,难以捉摸,看来这回女人的心思也难倒了他谋略过人的主子。

    青叶心里无奈一叹,壮着胆子问:“主子,那会儿你为什么不出价压过太子爷?咱们又不是上缺钱,比不过太子。”

    青叶想,如果那会儿直接成为白姑娘的入幕之宾,直接将她推倒生米煮成熟饭,还用得着现在来烦恼这些有的没的?将来直接八抬大轿娶进门就成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呵!”那人笑了笑。“你那会儿难道就没发现是她自己走近宫冥夜的?她在防着本相。为了找个能与本相势均力敌的人做盾牌,所以她才选择了宫冥夜做入幕之宾。”

    “太子有备而来,她也想选他,本相出价又有什么用?”

    青叶吸气,是这么回事?他怎么就没看出来?好吧,他笨!他看不出来也正常。

    青叶焉焉地承认,随即脱口道:“可能白姑娘真的把你当登徒浪子了,可能,你给她留的第一印象不太好,那在桃花山……”

    青叶很想吐槽一把,将他家主子近来各种怪异但他本人却没有意识到怪异的行径一一数出来,他憋了很久了,今晚似乎是个合适的机会。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数,那人冷冷的话语就砸了下来。“你还不赶紧去安排人手到云裳阁守着?明一早就要出门的,到时可没时间忙活。”

    青叶嘴角抽了抽,一张脸黑得不行。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他闷着声道,离开的路上一边轻声嘀咕某人最近实在是喜怒无常晴不定,见到某人时却能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真是区别待遇。

    诸葛无为听着他的数落一边摩挲着下巴反省,他最近真的有喜怒无常吗?他一直就这样的,只是从前时机未到,什么事都不想多说而已,最近也就话多了一点点而已。

    他反省得出的结果是,他真的很冤,某下属的智力有待考究。

    周围太安静,诸葛无为无聊之余靠着轮椅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

    今晚月色很美,柔柔清辉下园中花草都度了一层柔光,他眼前忽然闪过那人一白衣踏着红绸轻如燕的画面,心微微一动。

    一武艺,气质不俗,才貌更是双绝,她到底是何人?为何来到这邺城?又为何要去云裳阁?

    诸葛无为忽然发现,他对白木兰有太多太多的不了解,而他现在很想了解他之前不知道的那部分。

    想到明要启程去武夷,而此次武夷之行回来后他便极有可能如常人那般站立行走,他忽然便打定了主意,等回来后,他再派人查清白木兰的底细,以全新的姿态,以让天下人都羡慕的姿态站在白木兰的侧,与她并肩而立,笑傲繁华。

    斗转星移,黑夜过去,白昼到来。

    下了朝后,诸葛无为去了养心求见啸天帝,将自己将要请假一段时的安排禀明,听得啸天帝和在场的宫冥夜微微一惊。

    “诸葛卿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请辞一个月?”啸天帝关心地问。

    “微臣认识的一位好友说是寻到了治疗微臣腿疾的药,微臣打算前去拜会。”

    “既是好友,何不派人将他请到邺城来?他来,应该比你去拜访方便一些。”啸天帝斟酌着用词,说得很是委婉,没有一个字提及他的腿。

    “好友千辛万苦为微臣寻来良药,微臣理应亲自登门拜谢,这一趟远行在所难免。皇上不必担心,有下在皇上边辅佐,微臣就是缺席个一年半载,天盛同样国泰民安,定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闻言啸天帝扫了宫冥夜一眼,甚是宽慰地说:“太子确实栋梁之才,有他在,朕确实放心,不过,卿才华卓著,同样是我天盛的顶梁柱,朕实在不习惯卿长期不在朝堂上的子,还不在便是一月。卿这次定要速去速回,勿要让朕挂念太久才是。”

    诸葛无为抱拳,“微臣定当尽快赶回来,希望下次回来,微臣可以给皇上行大礼。”

    “哈哈!好!卿一路保重。”

    “微臣告退!”

    青叶推着诸葛无为离去,宫冥夜望着二人的影消失在门外,墨色的眸子微微眯起。

    啸天帝瞧见他的神,笑容温和地问:“怎么?在想什么呢?”

    宫冥夜回头看向啸天帝,认真地问:“父皇,你就没怀疑过?”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