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章 姑苏来信

    云惊华小心翼翼地将宫冥夜的神纳入眼底,难得善解人意地说:“今晚时候也不早了,下还是回府早些休息吧,下明还要早朝的。这里……我会去和红姨说清楚,修缮费用让她从我今后的酬劳里扣除。”

    宫冥夜倏然抬眸向她看来,眸子漆黑如夜,零星幽光跳跃其中。

    她扯嘴笑笑,作势揉了揉腰肢和胳膊,用动作暗示那人自己今晚伤得不轻,要打,她铁定输定了,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

    宫冥夜盯着她的凤目忽然眯了一下,尔后转大踏步走向房门,拉开门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一直守在屋外的何驰回看了她一眼,当看清房中混乱的形时明显怔了怔,但随即便一脸冷肃地跟在那人后走了。

    原本安静的回廊忽然间动起来,在一张张好奇或担忧但冲到房门前便生生定住眼露惊恐的脸上扫过,她扯扯嘴角,笑得冷漠。“暂时死不了,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众人惊愕,视线在她上上下一扫,找寻着想象中的皮鞭伤痕和道道皮开绽的血痕,却发现她除了衣衫有些乱头发很乱之外,竟然衣衫完整一点受伤的痕迹也没有。

    这房中的一地碎屑是怎么回事?她砸的?还是那个男人砸的?这两人一直在房里砸东西?花了钱却只是为了在青楼砸东西,那男人有病吧?

    见众人似乎还不打算离去,云惊华一瘸一拐地来到门前,神色冷淡地将门关了起来,待门关上,她的脚不跛了,双脚灵便地回到上,拉过被子便蒙头睡觉。

    刚才那一场架,她打得很爽,打得通筋骨舒畅,她甚至有种错觉,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这样痛痛快快地打过架了,虽然,前世和她重生后相差不过仅仅几天的时间而已。

    上前她是困了的,但躺在上过了会儿她却睡意全无。

    她闲来无聊地回想了一下第一晚在云裳阁遇见宫冥夜和墨子谦的形,她记得当时墨子谦明明确确有说过“别忘了我们今晚”,当时她没时间去细想,但将近几的事以及今晚的事联系起来,不难发现二人那晚就是为了打探沐挽卿的下落而来的。

    她忽然发觉,宫冥夜如此执着于沐挽卿,或者说执着于金凤凰,似乎没那么简单,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到底在筹谋着什么?

    想了想,她摇了摇头,这些事于她何干?她如今要做的便是休息好,然后等明找红姨拿了钱便开溜。

    在邺城找暗庄是不可能的了,这里到处都有那三人的眼线,她最好直接离开邺城,到武夷附近的地方再找暗庄查寻萧绝的下落,如此方能彻底避过那三人,不卷入三人无谓的纷争之中。

    打定了主意,困意来袭,她闭上眼便睡了过去,而在此时的相府,灯火通明,相府管家赵进神色急切地等在相府的大门外。

    眼看黑色马车进入视野缓缓驶来,那张映满急切的脸上黑色的眸子霍然一亮,还未等马车停稳便赶紧快步奔下石阶迎了上去,脸上隐隐有欣喜激动之色在跳跃。

    “主子,有你的急件,是姑苏公子寄来的。”

    青叶原本疑惑的脸色倏然一惊,当即拉紧了缰绳。“管家你说什么?姑苏公子寄来的?”

    还未等管家应答,他已经激动地转头对车厢里的人道:“主子,姑苏公子找到了……”

    声音里同样难掩兴奋激动。

    “嗯。”诸葛无为淡淡的声音传来。“东西现在在哪里?”

    “主子,就在客厅里,有人看着的。”赵进回道。

    “青叶,下车,管家,让人将马车牵到马厩里,好生喂养。”诸葛无为淡定地吩咐,没有因为那封大伙等了许久的函件而失了冷静分寸。

    “是!”青叶和管家同时应声,青叶赶紧下车打开车门将轮椅搬了出来,推着诸葛无为进入府邸,管家则是着人将马车牵了下去,自己跟在两人的后进了府,步子都带了一丝急切和欢快。

    来到客厅,里面的人对着诸葛无为行了个礼便安静地退了下去,青叶推着诸葛无为上前,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主子的腿……他终于可以看见主子站起来的那天了……

    他心里欢呼着,到了桌前赶紧停下,上前取过信件递给诸葛无为,随即打开了那个精致的盒子的盖子,顿时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鼻而来,闻之通体舒畅。

    只消一闻,屋子里的三人都知道那是出自姑苏公子之手的上好药品,也是他们一直在等的东西。

    诸葛无为镇定地拆开密封的信函,缓缓扫过上面潇洒飘逸的墨字。

    诸葛老弟,雪莲已找到,愚兄现已将它制成药丸送到你眼前。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开心?想要跳起来抱住你边的青叶木头蹦上几蹦?记得把你的感谢致辞准备好,等重逢的那天,愚兄可要见识一番你那让天下人折腰的文采。可别吝啬,如果你吝啬,你就等着愚兄将剩下的几味药丢给阿花吃。

    诸葛无为想象得到,这人写这些话时脸上那得意又欠扁的笑容,但随即,那人忽然换了很严肃的神色,像老夫子教导顽童一般眉宇紧蹙。

    诸葛老弟,你且记住好生保管此药,此药虽能祛除你上的顽毒,但愚兄历经千难万险才觅得一株雪莲,制成这一颗良药,你可莫要将它弄丢,否则你的双腿便要再等上二十年。

    听闻武夷有大案发生,愚兄知你定然会去一查真相,记得带上你的药,若时机刚好,兴许我们便能在武夷见上一见,你的腿那时便能治好。

    写这么多愚兄的手已经软了,就到此为止吧。你保重,不要太挂念愚兄,有空记得多心未来弟妹,啥时候如果能给愚兄造个侄儿出来,愚兄这一医术也就后继有人了,哈哈!

    青叶站在一旁偷偷瞅了瞅信上的内容,心肝儿霎时抖啊抖颤啊颤,恨不得把那个写信的人立时揪到眼前来臭扁一顿。

    敢说他是木头,他会用拳头来告诉他事实!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