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章 那响亮的一巴掌

    “嗯……”压抑的闷哼声响起,两人狠狠相撞,云惊华的下巴磕在了宫冥夜的肩上,额头撞在了地上。

    过了好半晌,两人才缓过劲来,第一时间第一反应便是恼怒地瞪向对方,眸子里的杀气腾腾在两人的唇意外相触的那一刻消散于洪荒之外。

    时间静止了,空气安静了,世间的一切喧嚣好似都突然消失不见了一般,唯剩双唇相贴的两人。

    两人都愣在那里,一个躺地一个趴伏的姿势,云惊华只觉得意识突然飞离唇上有什么东西很凉,其他的她暂时什么也想不起来,宫冥夜只觉得入鼻是淡淡的馨香唇上是温软的触感,是他不曾有过的体会,尽管,他曾经有过其他的女人……

    直到过了一会儿,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响从外面传来,云惊华猛然惊醒。

    当反应过来两人眼下的处境,她浑一震后迅速从宫冥夜的唇上退离,下一瞬眸中蓄积起滔天的怒意,右手高高举起朝着宫冥夜的右脸便是一巴掌。

    “无耻!”

    “啪!”

    一声怒喝伴随着一记十分响亮的耳光,炸醒了迷茫中的宫冥夜,而这一醒,便似沉睡的雄狮爆发。

    他脸色黑沉地瞪着上的人,一双眸子幽暗得仿佛能喷出火一般,“白木兰!你竟敢打本宫!”

    觉察到他上的危险气焰,云惊华警觉地弹跳而起,一下子退开老远。“是你自己无耻,竟敢占本姑娘便宜,打你一巴掌算是便宜你了!”

    “你!”宫冥夜从齿缝间挤出一个字,气得子都在发抖,他自幼高高在上锦衣玉食,何曾被人赏过耳光?

    知道和这女人说不清楚他也懒得再说,从地上弹跳而起后直接干脆地再打。

    他此时坚信一个真理,一切用嘴解决不了的问题,直接用拳头搞定就成!他就不信他打不过这个女人!

    嘭!咵!

    桌上的花瓶落地,碎了!

    桌子挨了宫冥夜的一掌,垮了!

    一张凳子被宫冥夜拿来做挡箭牌,受了云惊华一脚,废了!

    房中的软榻……

    好不容易才安静一会儿的房间再度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在回廊里等着的姑娘们躯抑制不住地颤了颤。

    她们不知道云惊华会武的事,只道是外面这个黑衣男人的主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所以才会愿意出一万五千两的高价成为白木兰的入幕之宾,然后在里面大行其虐,在虐待白木兰。

    何驰依然岿然不动地立在那里,但眉梢忍不住动了动,心道那女人难道这么厉害?主子居然拿不下她,还吃了她一巴掌?

    但随即他便心中冷笑,一巴掌算是便宜那女人了,肯定是太子爷突然起了怜悯之心才让她有机可乘,这下好了,将太子爷惹怒,等下可有她受的,太子怎么可能打不过她?

    云裳阁的后院里,青叶听着二楼某间房里频频传来的巨响,眼角跳了又跳。

    看着里面晃动的影,他紧张地低头瞅了瞅前的人,很是担忧这人在这里看了这么久,等下会不会不顾行动不便的双腿直接飞上楼去,直接一掌拍碎了某人的脑袋。

    那房里忽然“咚”的一声闷响,似是**坠地,紧接着便是诡异的安静,四周的风簌簌地吹着,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一只鬼手给抓着,没谱得厉害。

    这么安静,这是怎么了?

    他担忧地瞅了瞅前的人,发现那人浑紧绷双拳紧握,一双眸子在暗夜里闪烁着惊心动魄的光亮,心中似乎同样担忧得厉害。

    直到听见那间房里再度传出的动静,诸葛无为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到实处,然,两道俊眉却微微拧起,眉间闪过疑惑之色。

    听完两人的怒吼,他恍然明白过来什么,双眸微微眯起。

    “回府!”

    “啊?”青叶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主子你说回府?”

    “回府。”诸葛无为淡淡地重复了一遍,眸里闪着不明的光。

    怎么就回府了呢?青叶心里想不明白,却是不敢多问,只能依言牵了相府的马车过来,将诸葛无为弄上马车,然后赶车离开。

    轱辘声里,那间房里的打斗仍然在继续。

    嘭!

    又一次两掌对接后,云惊华和宫冥夜迅速往后退去,直到抵住后的墙才停下。

    肺腑内气息翻涌,宫冥夜深吸一口气平复,盯着云惊华的眸子幽暗得让人心惊。“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功夫跟谁学的?”

    他虽只用了五成内力,但能与他打个平手,她的功夫料想是不低的!

    云惊华冷笑回道:“无可奉告!你是想继续打呢?还是想就此收手作罢?若想打,本姑娘奉陪到底!”

    她心里却在盘算宫冥夜到底有没有使出全力,若到目前为止他有所保留,等下再使出全力,她再打下去定然会吃亏,这场打斗不宜再继续下去。

    “你潜伏在云裳阁有何目的?”宫冥夜眸光冰冷地凝视着她,“你与沐挽卿认识对不对?她现在在哪儿?”

    “呵!”她嘲讽地嗤笑,“她曾经是你的未婚妻你会不了解她认识些什么人?你认为我会认识她?真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你笨。”

    “你!”宫冥夜气得膛再次鼓起,想着既然怎么问都是废话,他还不如直接将这人打晕了扛回府里慢慢审讯,挥起拳头便打算继续大战。

    云惊华瞧见他的阵势,赶忙道:“太子下,恕我提醒你一句,这里不是你的太子府,我也不是你的仇人,你不要仅凭你个人的喜怒便擅自决定将这里拆了或者毁了,有很多姑娘可是还指望着在这里谋生的。”

    宫冥夜抬起的手缓缓放下,顺着云惊华的眼神看去,只见入目之处遍地狼藉,桌椅碎屑乱飞,花瓶茶盏的碎片洒落四处,但凡所及之处没有一样家居物品是好的,唯剩那张完好无损。

    宫冥夜心中的怒火忽然便奇迹般地平息了下来,心里疑惑渐生。

    他是什么时候将这些东西给毁得不成样子的?他和白木兰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他如此大打出手?

    他今晚来这里,就只是想问问她和诸葛无为的关系而已,还有她知不知道沐挽卿藏在哪里,他何时竟然这般控制不住自己的绪?他是那种别人随便三言两语便能激怒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