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章 巅峰对决

    “那好。”宫冥夜微微颔首,然后侧首看向诸葛无为,“丞相,可愿来上一局?”

    诸葛无为瞥他一眼,道:“乐意之至,能和太子下对弈,是本相的荣幸。”

    几乎如出一辙的话语,激出些许暧昧的火花在空气里流动,舱内的空气瞬时又变了味,染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色泽。

    云惊华扫了诸葛无为一眼,怀疑他是故意那么说的,只可惜没有证据。

    诸葛无为知道她在看自己,点点光芒闪耀在眼角,心中正欢。

    沐锦绣气得坐着的子都在发抖,她知道对面的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和她作对,故意和她唱反调留下来,她很想冲过去撕掉那人的脸皮,可惜她不能。

    她要竭力维持她在宫冥夜心中端庄贤淑、文静乖巧又聪明伶俐的形象,等到及笄后成为他的太子妃,待他即位登基后再成为天盛皇朝一人之万人之上的皇后。

    努力平息下去心中燃烧的怒焰,压制住躯的颤抖,她温婉笑道:“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是锦绣弄错了,木兰姑娘请随意。”

    云惊华笑看她一眼,不语,让她自个儿唱独角戏。

    墨子谦默默地在一旁观看着几人之间的暗流涌动,俊眉不着痕迹地轻拧了一下。

    两人要对弈,云惊华主动走开为宫冥夜让出来地儿,因为是宫冥夜而不是她,诸葛无为的三尺条约开始执行。

    在宫冥夜靠近之前,诸葛无为已经自发推动轮椅向后退去,前的空地加上桌子的宽度,离宫冥夜刚好三尺。

    对他的举动宫冥夜没有在意,而是抬手一挥,桌上的黑子便像长了翅膀一般飞回了棋盒里。

    云惊华瞧着这一幕,凤眸里闪过惊讶。

    拂云掌?宫冥夜居然会这种江湖上已经失传的掌法?

    眼看宫冥夜又一挥,棋盘上的白子便“嗑嗑嗑”飞进诸葛无为膝上的棋盒里,她眸里闪过诧异。

    所谓拂云掌,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一种掌法,出自于已经覆灭的崆峒派,此掌法虽然并无威震江湖的魄力,但其掌法精妙,可于一挥间将物什吸近挥远,可谓“吸吐自如”,宫冥夜到底是跟谁学的?又学了多久?他是怎么和崆峒派扯上关系的?

    诸葛无为低眸看了看盒里的白子,抬眸道:“多谢。”

    宫冥夜迎上他,“丞相大人先来还是本宫先来?”

    “无所谓。”

    “既然丞相大人不介意,那就本宫先来。”

    话落,一枚黑子落盘。

    诸葛无为拈起一枚白子,中指和拇指微微一弹,白子落盘。

    云惊华挑了挑眉,不由多看了诸葛无为两眼。

    她一直以为他是个弱不风的文弱书生,就会使他那满肚子的谋诡计,想不到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有一手!

    随着第一颗棋子落下,宫冥夜与诸葛无为的首次对决正式拉开帷幕。

    宫冥夜一直在寻找恰当的机会与诸葛无为来一次正面对决,不是武力上的,而是智谋上的。

    他自幼被称为天盛神童,在天盛,还未曾有人让他侧目,诸葛无为是第一人。

    这人到底藏得有多深,他不清楚,他想通过这样的对弈试探出诸葛无为的深浅,今正是时候。

    诸葛无为也想探一探宫冥夜这位天盛太子的实力如何,从前他是主动避开宫冥夜,不想和他有正面冲突,引来他的各种防范和设计陷害,但如今,是一试深浅的时候了。

    两人都存了探清对方底细的念头,所以一开始便没打算保存实力,全投入。

    宫冥夜神色沉凝,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形势逐渐演变的棋盘上,手中的棋子快而准地下子。

    诸葛无为神态从容,每当宫冥夜落下一枚黑子,微微一扫,他手中的白子下一刻便飞了出去。

    黑白棋子厮杀激烈,云惊华看看下棋的两人,一从容,一全神贯注,各有风华。

    这两人,都是站在世间巅峰的人,高高在上让人瞻仰,鲜少有人能及得上他们的才干半分。

    因为有这两人在,现在的天盛可谓如中天,无人敢挑衅侵犯。但倘若,万一有一天这两人站在敌对的战场上,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是两败俱伤生灵涂炭?还是其中一人能以绝对的优势压倒另一方?

    她脑海里忽然闪过两人对阵的画面,空旷的战场上,两人披铠甲寒光烁烁,在他们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刺鼻的血腥铺天盖地的涌来,激得她躯微颤。

    扫了一眼棋盘上杀气腾腾互不相让的局势,她心里明白,这两人,如果有一天真的成为对手,绝对是世人灾难的到来,没有两全其美这一说法。

    墨子谦静静看着两人的对弈,心里绪翻涌如潮水奔腾。

    这便是他与他们的差距吗?他一直以为他与他们差不了多少,可以和他们并肩而立,却不想,差距不只是一点点。

    与太子对弈时,他是全力以赴,太子却是手下留了的,没有将真正的实力发挥出来,刚才那局棋,如果太子竭尽全力来下,那输的,便会是他了,而不是他赢了一子。

    云惊华看着看着也发现了端倪,扫向宫冥夜的凤眸里幽光浮动。

    这人……刚才没有尽全力……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后,结局分晓。

    白子赢!

    宫冥夜盯着棋盘,墨色的眸子里光芒忽明忽暗,像暴风雨席卷黑夜而来,狂风大作,吞噬苍茫大地。

    他浑的肌绷至极致,好似轻轻一碰便会裂开,露出里面包裹的血

    须臾,他紧绷的肌放松下来,抬头露出一丝笑意。“看来,是本宫输了。”

    诸葛无为看他一眼,淡淡道:“太子下比本相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语气虽淡,狂妄却尽显,不动声色间将对手踩在脚底。

    宫冥夜瞳孔一缩,那一瞬怒意尽显,房中的其他人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

    随即,只见他墨色的眸子里幽光一闪,怒意无形中缓缓消散。“能得丞相一句赞美很是不易,本宫就收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