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章 你的手怎么回事

    “呵呵!”墨子谦一向话多,此时也不例外。“真是巧,我和太子表兄见天气不错便决定出来走走,然后碰上了木兰姑娘,现在又碰上了诸葛兄。”

    诸葛无为神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径自推着轮椅去往船舱。

    “今天气确实不错,很适合出游,所以本相才吩咐青叶安排出来游河,顺道看看哪里风景不错,以便下次邀木兰姑娘同游,不成想,这般巧的遇上了太子下和世子你,而木兰姑娘也在你们的船上。”

    青叶很自觉地上前为诸葛无为挑起门帘,诸葛无为继续前行。“本相备了棋,却苦于无人与本相对弈,想着木兰姑娘和本相有过约定,便决定邀她过来,世子不会介意吧?”

    墨子谦紧随其后走了进去,道:“诸葛兄这是说的哪里话,自然不会。”

    云惊华走在二人后,心里想,这两人真假,装腔作势也该说得像些,不然别人怎么相信?还有,似乎她并不是他们的所有物,不该由他们来决定她该做什么。

    她去哪儿,凭什么某些人该介意?

    但她想不明白诸葛无为怎么就恰巧出现在这里,想了想只有一种解释,有人在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她心中微寒,很是不喜这种被人控的感觉,但并未当场发飙,只是在墨子谦坐定后选了一个离两人都远的位置坐下,正好是棋盘旁。

    诸葛无为不着痕迹看了她一眼,吩咐道:“青叶,上茶。”

    青叶随即出去。

    两个男人,只她一个女人,她微微有些不自在。

    视线轻扫过那副甚是精致的白玉棋,眸光微动,一丝怀念袭上心头。

    这棋……和父亲的好像……

    她这一闪神,诸葛无为立即察觉,清澈的眸子认真地凝视着她。“木兰姑娘,有什么不对的吗?”

    她一怔回神,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这副棋让我想到了家父而已。家父也酷下棋,而且他也有副白玉棋,平时十分宝贝,他什么东西都准许我乱碰,唯独那副白玉棋不行。”

    她这一说几人心思微动,墨子谦知她定然是再度想起了已经过世的亲人,想要出口安慰却是苦于不知道如何开口,该说些什么,只能在心里暗自怜惜。

    诸葛无为转眼便已明白背后的故事,微微一笑,“如果你喜欢,这副棋便送给你了,希望能及得上令尊的那副棋半分,留着做个念想。”

    墨子谦浑一震,看看诸葛无为又看了看云惊华,目光在两人之间快速流转,似要确定是否有证据表明这两人已经深上了彼此。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是知道内幕的,诸葛无为酷他的那副白玉棋,一直视为无价之宝,常人别说碰,就是想要看上一眼都难上加难,可如今他却打算拱手送人?

    过了会儿,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诸葛无为的地盘,而他的举动,太过大惊小怪了,忙让自己冷静下来,将从那晚后的所有事在脑海中再次梳理了一遍,唯恐遗漏了什么重要信息。

    云惊华眸中流淌过异色,仅从这副棋的光泽度,她便知道诸葛无为对这副棋很是珍,平时一定有悉心打理。

    而且她猜测,这副棋极有可能是他的某个长辈传给他的,还是传了几代人的,应该算是传家宝之类的东西,可现在他却说要送给她,这是为何?

    她还在猜测诸葛无为的心思,那人却已经先她一步做了决定。“青叶,等会儿下完棋后,便将白玉棋包好给木兰姑娘送去云裳阁。”

    青叶正好端着茶盘进来,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应道:“是,属下记住了。”

    云惊华微微惊诧,睇着诸葛无为的眸中有着明显的警惕,她敢肯定,诸葛无为一定能读懂她眼中的意思,可她不懂,那人为什么好像没看见她的防备一般,神色自如地推着轮椅来到棋盘旁,也就是她的对面。

    那人很是自觉,直接拿走了装着白色棋子的棋盒,语声清润地问她:“木兰姑娘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便开始吧。”

    她扬眉,目光在那人脸上流连了一圈,发现传闻中很是冷淡的某人,此刻竟然在对着她笑,唇角一弯淡淡的弧度,却比枝头琼花还要让人惊艳。

    她心头一紧,警惕级别瞬间升级,将诸葛无为设定为头号危险人物。

    诸葛无为将她的神色收于眼中,哪怕是掩在袖口处的双手下意识地想要握紧成拳但最终只是动了一下便算了的细微动作也未放过,淡笑道:“木兰姑娘,是你先还是我先?”

    这人……笑得好诈!绝对在打什么鬼主意!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云惊华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绪,从盒子里抓起一把棋子,当仁不让道:“我先!”

    干脆利落,铿锵有力!

    “呵!”诸葛无为轻笑出声,随即吐出一个字:“好!”

    自己在这人面前早已暴露,云惊华也懒得和诸葛无为装腔作势,直接利索地在棋盘上放下一枚黑子。

    诸葛无为清澈如琉璃的目光扫过棋盘,紧随她落下白子。

    想要速战速决,她用左手拉着右手的袖口,以免衣袖扫来扫去碍事,却忘了手腕处的青紫印记。

    那圈青紫此时颜色更深,在炫目的白嫩肌肤下显得尤为扎眼,被眼尖的诸葛无为和墨子谦撞见,舱内的空气一下子凝结起来。

    “你的手怎么回事?”诸葛无为原本淡笑着的脸霎时沉如冬雪,语气冷得像冰。

    ======

    另一条船上,奉了宫冥夜之命到沐府为沐锦绣取衣服的人飞快地赶了回来。

    将包袱递给沐锦绣,宫冥夜起道:“你先在这里把衣服换下,本宫在外面等你。”

    他转走,沐锦绣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太子哥哥……”

    他脚步一顿,回头,便看见沐锦绣那双盈盈水眸中闪动着的不安、纠结,一双小手,将手中的包袱抓出了些许褶皱。

    心中闪过疑惑,他语气生硬地问:“什么事?”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