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章 谋权之始1

    青叶浑一震,下一刻已然双膝跪地,声音里带一丝慌乱。“主子,属下没有那么认为。”

    听见他的动静,诸葛无为抬眸扫了他一眼,淡淡道:“起来吧,本相知道你没有,本相只不过是和你开了个玩笑而已。”

    青叶抖了抖,玩笑……他惊如天人的主子竟然会开玩笑?今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自行推动着轮椅前往房门,诸葛无为见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挑了挑眉,“怎么?有人规定本相不能和自己的属下开玩笑?”

    “没有没有……”青叶连声回答,心里却在想,是没人规定,但你以前从来不和属下开玩笑的,别说开玩笑,就连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和属下说,这能怪属下大惊小怪的吗?

    诸葛无为似是知晓他肚子里的腹诽一般,眸光幽深地睨了他一眼,随即幽幽地道:“推本相到院子里那棵木兰树下。”

    青叶一怔,知道自己的心思半点也瞒不过诸葛无为的眼睛,赶紧收起脸上的表来到诸葛无为后,推着他前往阳光明媚的院子。

    今天气晴好,天空万里无云一片湛蓝,是个适宜晒太阳的好子,青叶便没往深层含义里去想。

    直到来到木兰树下,一朵木兰花随风飘落至诸葛无为的右肩,诸葛无为先于他拍掉那朵木兰花之前拾过花放在手里细细把玩,他才恍然明白过来。

    木兰木兰,这……主子到这棵木兰树下乘凉是因为那个白木兰?当真是走火入魔,中了那个白木兰的毒了。

    青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希望他夜侍奉的英明主子受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影响太多,但转瞬,他叹了口气,开始无奈接受既成的事实,因为有些事,不是他能干预的,譬如他家主子的感问题。

    他心绪正转变着,把玩着木兰花的那人突然淡声道:“青叶,你是不是在想本相为什么吩咐你散播消息,还让管家亲自到云裳阁送礼?”

    青叶怔了怔,心里微惊,他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过前的人,但没想到诸葛无为居然会问这么直接地问他,真是破天荒头一回。

    他想了想,坦白回道:“是。”然后静等下文,他总觉得,他家寡言少语的主子,今可能会破天荒的多和他说几句话,因为那人从不轻易主动开口,一旦开头,必然是有要事。

    双眸紧锁手中的花,放到鼻息下轻轻地嗅了嗅,诸葛无为眸光轻闪,眸中闪过一丝迷离雾色。

    像极了某人上淡淡的幽香,清雅而不腻……

    放下手,眸中的光芒变换着,过了会儿,诸葛无为道:“从今往后,你若有什么疑问,直接问本相。”

    青叶有些受宠若惊,但诸葛无为接下来的话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本相希望边的人聪明一些,不需要每件事都要本相仔细解释一番才明白本相的用意何在。”

    那意思是自己现在太笨了?青叶颤啊颤的,好不容易才控制下来让自己不再颤抖。

    “本相说的是实话。”诸葛无为余光瞥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你是不是以为,本相最近被美色迷得晕头转向,忘记了复国大业?”

    青叶心头一震,“属下没有!望主子明察!”

    青叶确实认为自从认识那个什么白木兰后诸葛无为便有些变了,但他从未以为诸葛无为忘记了自己上肩负的责任!

    诸葛无为没有理会他的回答,继续道:“天盛虽然才立国百年,但根基已稳,而当今皇上不是个昏庸无能的昏君,太子,也是曾经名动三国的少年神童,他能在短短两个月里便拿下三路反王,证明他确实有勇有谋,本相要想复国,没那么容易。”

    “而且太子行事果决,心思缜密,手段利索且从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当初的三路反王,虽然确有谋反之心,却也是因为被他陷害走投无路才会奋力一搏,最终奔赴黄泉。整件事,心知肚明的人不少,但却没有任何人有他反三位藩王的证据。”

    诸葛无为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你说,面对这样一个人,本相能急吗?”

    青叶听得心头一跳,他以为三位藩王之所以造反,只是因为他们的狼子野心,没想到还有这个层面。

    皇家素来忌惮藩王权重,想来,当今圣上容不得权力落于旁人之手,太子便使计反了众藩王,面对太子这般厉害的人物,确实不能急。

    “本相一直隐忍不动声色,太子却从未放松对本相的警惕,今之事,他势必会趁机顺藤摸瓜,再次探查本相的底细。本相之所以明知他想抓本相的把柄却还这么大张旗鼓地与他作对,是因为本相觉得本相隐忍的时间已经够了,从今往后,本相不想再忍,你可明白?”

    青叶想点头,但他又有些想摇头,因为他还不是十分明白。

    诸葛无为也不急,耐着子问他:“云龙山庄灭门一案,想必你也觉得有诸多蹊跷之处,你可有想过这幕后之人是谁?”

    “这……”青叶微愣,片刻过后,震惊失色,“难道是……”

    诸葛无为点点头,“这件事,朝野众说纷纭,宫里今早已经下了旨意指派钦差大臣前往查案,但据本相估计,大抵什么也查不出,最终只会归咎为江湖仇杀,而凶手是谁,则会一直成谜,又或者,某个倒霉的江阳大盗会成为替死鬼。”

    青叶拧紧了眉宇,满肚子的疑问。“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那可是上百条人命。”

    “为什么?你自己多想想,一想不明白便多想几,若是连这件事都想不明白,你可以让另外的人代替你侍候本相,本相边不需要一无是处的蠢材。”

    青叶浑一颤,心头闪过一丝慌乱,因为他听得出来,诸葛无为此刻的语气不像是在说笑。

    从跟在诸葛无为边那一刻开始,他便知道诸葛无为上肩负着异常沉重的担子,而从第一天起,他便坚定了一定要守护这位世独特的主子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信念。

    他的命,是属于诸葛无为的,就算诸葛无为让他去死,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让他离开诸葛无为,他万万做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